愛去小說網 > 仙路至尊 > 第九十二章 碎石
     book chapter list     楊君山與楊君羨差了一歲半多,或許是因為年歲相差不大的緣故,兩人從小便經常打架,日后楊田剛與楊田雷二人相爭,連帶著各自的孩子也互相看不順眼,但在那之后兩人的爭斗反而少了,可每一次爭斗下手卻更狠了,兩人之間的關系也隨著每一次爭斗而由玩鬧變得越發的疏遠,甚至仇視。

    楊君羨比楊君山打了小兩歲,小時候打架自然是楊君山吃虧多,不過楊君山自己也有小聰明,偷襲、陷阱、群毆也令楊君羨吃虧不少。

    楊君山看著眼前的堂兄,哂笑道:“二哥,你多大了,小孩子的氣話都當真,我都替你臊得慌!”

    楊君羨聞言臉色一紅,楊君山離開青石鎮不過九歲,他也才十一歲,拿著當時玩鬧的話當真,他楊君羨自詡清傲,可若是不找一個借口今日還真不好出手。

    楊君山察言觀色,冷笑道:“是十二叔鼓動你來的吧?”

    楊君羨又是一怔,隨即便仿佛受了侮辱一般,臉色通紅道:“放屁,我要揍你還用別人挑唆?”

    楊君山一拍手道:“著啊,這就對了,要打就打,你楊君羨什么時候也學會冠冕堂皇這一套了,還找了這么一個蹩腳的理由,真真讓人笑掉大牙!”

    “你混蛋!”

    楊君羨兩步跨出,藏書閣前用三寸青石鋪就的地面在他腳下都開始“咯咯”作響,仿佛一頭蓄勢待發的野牛,人尚未接近,雙拳已經猛然向著楊君山凌空搗去,兩團靈氣從拳頭上噴吐而出,在三尺遠的距離隔空向著楊君山撞了上來。

    修士進階第四重,雖然無法徒手施展法術,但卻已經能夠熟練駕馭體內靈力外放,其實力相比于第三重已經有了長足的進步,楊君羨同樣是奠仙根的修為,可實力顯然已經勝過了楊田壽,根基要扎實的多。

    不等楊君山閃躲,兩團靈氣已經沖到了近前,楊君山并不慌張,同樣是兩拳打出,渾厚的戊土靈力直接撞散了這兩團靈氣,同時也實實在在的與緊隨兩團靈氣之后的楊君羨的雙拳撞在了一起。

    對拳!

    呼啦!一團氣浪從兩人拳頭中央向著四周爆散而出,將地上的灰塵直接擋開了一丈之外,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土環。

    楊君羨就感覺自己的拳頭當真撞在了一頭撞山牛的額頭之上,劇烈的疼痛令他的嘴角都不由的抽了抽,而對面的楊君山神色卻是絲毫不變。

    裝,真能裝!

    楊君羨可不信楊君山就一點事兒也沒有,他抽身一退,中途一個折返跳躍,人已經橫跨了一丈來到楊君山的側面,左腳前踏,一道道符紋光芒從腳底亮出,轟隆一聲,整個青石鋪就的地面就是一陣搖晃。

    不好,是震地術,這楊君羨居然將腳上的鞋子底面刻上了震地符紋,借助符紋之力施展出了法術。

    震地術震的不是地而是人,它可以借助地面將站在上面的人震得頭暈眼花,給對手以可趁之機;嚴重的甚至可以直接震散了修士體內的靈力,任人宰割。

    不過楊君山很快便知曉這楊君羨即便是借助符紋之力也不曾將這道法術完全修煉成功,楊君山腳步踉蹌而退,可體內靈力卻在法力入侵的剎那便已經將其打散。

    見得楊君山敗退,楊君羨得意一笑,腳步一搓,整個人腳下不動居然向著楊君山身前劃去,腳下傳來“沙沙”的響聲,赫然又是一道楊家家傳靈術的延伸法術“飛沙術”,不過很顯然依舊沒有修煉純熟,只能夠自己借助用以提升速度。

    眼看楊君羨一步追上就要趁著楊君山腳步踉蹌之際出手,不料這時楊君山卻是突然抬起頭來露出了一個嘲諷的笑容。

    楊君羨心中沒來由的一慌,暗道一聲不妙便想要抽身退走,可他將“飛沙術”施展成了“滑沙”術,原本就掌控的不夠純熟的法術如何能夠在短時間內消除,身子依舊急速向著楊君山劃去。

    就見楊君山的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枚光華的石子兒,右手拇指與食指一彈,那石子兒頓時迎面向著楊君羨射來。

    楊君羨極力扭曲身形試圖閃躲,不料那石子兒在飛到他近前之時突然“啪”的一聲炸開,一蓬碎石向著楊君羨劈頭蓋臉的打了上去。

    “碎石術!”

    楊君羨怪叫一聲,急忙用雙手護住了頭臉,可那些炸開的石頭顆粒依舊將他的兩只手臂打得生疼,一些鋒利的碎片甚至在他手臂的肌膚上劃開了一道道細小的口子,殷紅的血珠子點點滴滴的滲了出來。

    他得來的消息,那楊君山上次與十二叔較量的時候還分明是第三重的修為,如今也不過剛剛進階第四重,如今到了藏書閣也分明是在挑選本命法術,可楊君羨怎么也想不明白楊君山怎得這么快就將碎石術修煉到了這般地步?

    他卻不知道楊君山原本來這藏書閣也不過是為了做做樣子罷了,不要說“碎石術”等三種延伸法術,就是楊家家傳的“裂地靈術”他都了解的清清楚楚,只要他的修為足夠,完全可以隨時施展。

    那枚打出去的石子兒正是楊君山當初從西山靈泉洞穴的小水潭當中帶出之物,早已經在他修為只有第三重的時候,便已經在石子兒表面上刻畫出了簡單的符紋,只要仙根奠定便可以用來催發碎石術。

    唯一可惜的是,這個時候楊君山剛剛進階第四重,雖能夠借助外力施展法術,但因為還不曾將法術符紋刻印在仙根之上變成本命法術,這法術的威力就小了許多,楊君羨雖然吃了虧受損卻并未傷筋動骨。

    瞬間吃了這么一個暗虧楊君羨自然不會甘休,這個時候他已經重新控制了腳下的飛沙,這些沙粒嘩啦啦飛起來向著楊君山周身撞了過去。

    這些飛沙本身威力并不算大,可卻遮人耳目,落在高明修士的手中,甚至能夠無孔不入的滲入到修士鼻腔、肺葉之中把人嗆死。

    楊君羨雖然做不到這般精妙的掌控,但他卻可以借此迷惑楊君山的耳目,而后趁機偷襲致勝。

    眼見得楊君山被飛沙籠罩,楊君羨狠聲一笑,便要沖進飛沙之中要楊君山好看,不料隨著他的前沖,面前的飛沙居然也同樣在急速縮小,楊君羨急忙想要重新掌控這道法術,不料卻感覺到這些飛沙瞬間似乎都不聽了他的指揮,被一股奇異的力道盡數吸引了過去。

    楊君羨心中“咯噔”一聲,自己的法術居然被楊君山那小子破了!

    楊君羨抽身再退,不料眼前已經凝成了一團的沙球突然再次爆開,一蓬細沙再次迎面沖了過來。

    這一次楊君羨就算是護住了頭臉也無法抵擋密密麻麻的沙子了,整個人被搞得灰頭土臉,好不容易待他抹開了粘在臉上的沙土,睜開眼睛的剎那便看到一只拳頭在他的眼前越來越大。

    楊君山也是被這小子小時候總是欺負自己而勾起了火氣,鐵定要給他一個難忘的教訓,這一拳下去雖說收斂了幾分力氣不至于將他的眼珠子打爆,但至少也能讓他頂十天半個月的黑眼圈。

    眼看這拳頭就要砸實了,楊君羨已經做好了劇痛臨身的準備,不料卻拳頭卻是遲遲未曾落下來。

    楊君羨狐疑的睜開眼睛,卻見距離自己眼睛只有三寸遠的拳頭被橫伸過來的一只手握住了楊君山的手腕。

    “七姑父!”

    “七姑父!”

    兩人齊齊向著突然出現的安俠行禮,安俠瞟了兩人一眼,沉聲問道:“這是怎么回事,怎得在藏書閣前打起來了,難道就不怕別人見到了笑話嗎?”

    楊君山神色輕松,道:“他在這里堵我!”

    眼見得安俠周身的氣息和自己的父親都要差不多了,楊君羨暗自咂舌,口中卻是“嘿嘿”笑道:“好長時間不見,只是,只是找四弟切磋一下罷了。”

    安俠如何會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重重的冷哼了一聲,將楊君羨嚇得身上就是一個哆嗦,只聽他道:“一個堂兄,一個堂弟,都是楊家的子弟,見面卻如同仇人一般,連半吊子法術都用上了,真是讓人驚嘆呀!”

    兩人都是低著腦袋不說話,安俠沒好氣道:“還愣著干什么,等我走了繼續找你兄弟的麻煩嗎?”

    楊君羨渾身一顫,向著安俠告罪一聲,同時神色陰沉的瞥了楊君山一眼,轉身急匆匆離開了。

    待得楊君羨一走遠,楊君山笑嘻嘻的道:“恭喜七姑父修為大進,您什么時候回來的,上一次侄子我去家里看您,不料您一家都不在!”

    安俠瞪了他一眼,道:“少跟我在這里嬉皮笑臉,我問你,是不是你又給你爹出了什么壞主意,我剛剛進階武人境第二重,尚未來得及鞏固修為便被他急匆匆的從外地找了回來,說是關于靈谷的事情,還讓我去問你舅舅?”

    楊君山“呃”一聲,不好意思的笑道:“那您還是去問我舅舅吧!”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