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仙路至尊 > 第二百九十八掌 私心
     book chapter list     在五行雷光陣中的五行元氣被暫時驅散之后,這片石林難得擺脫了五行大陣的影響,一行人在楊君山的帶領下快步離開了雷光陣覆蓋的范圍,而就在他們走出這個范圍之后,身后那片石林的上空已經有五行元氣開始回流,而且增長的速度極為迅猛,甚至漸漸匯聚成了一條條五彩的絲帶,每當不同色彩的絲帶在半空之中相遇的時候,總會伴隨著一聲爆響而擦亮一朵朵電火花。

    “咦?”

    楊君山驚奇的望著開始恢復的雷光陣,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其他人在堪堪逃離雷光陣籠罩的范圍之后,正心有余悸的望著雷光陣在磨合成形過程當中不時砸落的一道道五行雷光,不過在聽到楊君山驚訝的聲音之后,還是不約而同的將目光轉向了他身上。

    楊君山沒有理會眾人的目光,之只是低聲道:“看樣子先前估算有誤啊,這雷光陣不僅僅是五行大陣凝聚五行元氣而成,看樣子似乎還有什么東西在不斷的吸引著先前被驅散的五星靈力,否則這大陣不可能恢復的這么久!”

    張玥銘心思敏捷,馬上想到了什么,凝聲到:“楊兄的意思是,這座雷光陣里面有寶物?”

    楊君山也不欲瞞他,點頭道:“應當是五行類的寶物!”

    (一)(本~讀(小說)ybdu..  “像楊兄先前以自身本命精元吸納的戊土精氣一般?”

    楊君山點點頭,道:“先前被在下吸納了一股戊土精氣,這附近的五行元氣平衡應當被打破才對,即便是能夠自行恢復也不可能這么快,除非這陣中藏有一件五行類的寶物,能夠補充減少的戊土精氣,使得五行重歸平衡,雷光陣自然馬上就恢復了!”

    五行之寶,眾人臉上都露出了意動之色,修煉界無論是修煉的功法,還是斗法的神通,哪怕是手中的法器、丹藥,也都十之七八都與五行有關,因此,五行之寶自然也大受修士青睞。

    所謂五行之寶,自然是五行齊聚之寶,也正因為五行齊聚之難得,因此,但凡有五行之寶出現,無論是其品質高低,基本上都是有價無市,而且大多數的五行之寶至少也都在真人境修士的手中。

    武人境修士雖曉得此物的珍貴,但多數情況下卻是無法使用,但也不是沒有例外,就像如楊君山這般的陣法師,若有一件五行之寶在手,若然再能夠得到有關五行陣法的傳承,那么他在陣法一道上的造詣畢竟引發質的飛躍。

    這個道理不僅僅只有楊君山這個陣法師懂,其他人無論是張玥銘、劉志飛,還是顏沁曦、顏忠,他們都明白的很。

    顏沁曦試探著問道:“如此,想來楊兄是想著要再次破陣了?”

    楊君山苦笑著搖搖頭,顏沁曦卻不解的問道:“怎么,先前有柳道友與忠叔相助,楊兄不是已經破過一次雷光陣了嗎?”

    “不一樣的,”楊君山臉上頗有一絲郁悶的神色,無奈道:“那一次我們是破陣而出,可真要找那東西,就是破陣而入了,之前的情境諸位也有經歷,在五行雷光的肆虐之下,我等自保尚且力不從心,又哪里有余力去找那寶物?”

    “唔,原來如此!”顏沁曦的臉上顯露出了一絲遺憾之色。

    倒是另外一側的劉志飛與張玥銘神色卻是一松,兩人對視了一眼,張玥銘便笑道:“既然沒有把握便不要冒險,何況劉師兄畢竟剛剛沖破瓶頸進階,修為都未曾穩固,先前抵擋雷光以及打破陣法便已經使得體內靈力動蕩受了內傷,要再進入陣法走一遭,恐怕連命都要搭上去!”

    楊君山也認同道:“寶物雖吸引人心,可那也要有命才能享受,除非如今咱們集齊了四位大圓滿修士,如今在下才有把握化解雷光陣的威能,將那件可能存在的五行之寶找出來!”

    劉志飛也趁機道:”既然如此,我等先離開這里吧!”

    楊劉志飛話音剛落,便聽得旁邊的顏沁曦突然冷笑道:“兩位居然這般輕易便對寶物放手,不會是先引我等離開,然后再將寶物據為己有吧?”

    劉志飛神色一冷,道:“顏小姐何出此言,在下師兄弟可是諸位一同進退,何來獨吞一說?”

    顏沁曦笑了笑沒有言語,倒是她身后的顏忠慢悠悠的說道:“貴宗的真人境修士應當快要來了吧?”

    二人沉默了片刻,張玥銘這才好笑道:“這件事情連在下師兄弟都不清楚,兩位又是如何知道的?”

    顏忠說了一句話便閉口不言,而顏沁曦卻只是含笑朝著楊君山瞥了一眼,這番話自然不是說給撼天宗的兩人聽得,而從一開始便注意著楊君山的顏沁曦,在顏忠說出撼天宗真人境修士就要到來的時候,果真發現了楊君山臉上那一閃而逝的凝重之色,臉上的笑意便更甚了。

    “那個天狼門的修士為何會偷襲我們?”楊君山冷不丁的問道。

    “什么?”不管是撼天宗還是潭璽派,眾人都不曾想楊君山的思維跳躍如此之大,顏沁曦更是有一種抓狂的感覺。

    楊君山冷冷的看了眾人一眼,道:“即使不算隕落的周兄,當時我等一行六人,一位大圓滿修士,一位武人境后期,張兄更有越階挑戰并戰而勝之的戰績,那天狼門的海嘯月不過獨身一身,正常情況下就算是暗中發現了我等,唯恐避之不及才對,又如何敢悍然出手偷襲?”

    楊君山之言說的眾人都是一愣,眾人沉默了片刻,張玥銘這才澀聲道:“不僅僅是那海嘯月,周師兄被殺那次,同樣只是一名修士偷襲,而那個時候我等還要多出來周師兄這位武人境后期修士,可對方不但還是出手了,而且擊殺周師兄后還能全身而退。”

    楊君山暗地里翻了一個白眼,鬼族的人行事原本就詭異,誰能曉得他們心里面是怎么想的,他雖懷疑海嘯月,可卻并沒有懷疑那位鬼族修士,不過張玥銘現在提出來倒也是證明自己猜測的一條重要證據,于是便也樂得默不作聲。

    “難道在這五行大陣之中,還有人能夠知曉我們的行蹤不成?”

    “知道我們的行蹤不太可能,”楊君山循循善誘道:“真要有人能夠不受大陣影響,那也應該聚集幾位大圓滿修士,在取得絕對優勢的情況下再謀算我等才是正途,而事實上那海嘯月憑什么單槍匹馬就敢對我們這么多人出手?”

    事實上那海嘯月之所以敢出手,是因為他試圖借用雷光陣陣殺眾人罷了,只不過最后卻是連他自己也折了進去,眾人明白楊君山所言的道理,但卻只當他顧忌張、劉二人的顏面,不愿提周必成被殺之事,只得拿海嘯月來說事兒。

    進入大陣之后一只便拿自己當透明人的長孫星突然開口道:“這五行大陣雖然能夠隔絕眾人,但卻未必沒有辦法傳遞消息!”

    眾人神色都是一振,劉志飛仿佛想到了什么,凝神道:“你想說什么?”

    長孫星猶豫了一下,望了顏沁曦一眼,這才帶著一絲嘲諷道:“我等進入五行大陣之后,一路行來頗有收獲,但若論收獲最大的一次,無疑便是石窟丹房那一次,而且還與他人照了面,想來事后那些人也曾進了石窟查看,定然是猜到了什么,起了貪嫉之心,這才將消息放了出去!”

    長孫星能想到的事情,其他人沒有理由想不到,只不過無論是楊君山還是顏忠、顏沁曦二人都不愿直接提起熊希英等三人,免得給了劉、張二人挑撥離間之嫌,至于劉志飛與張玥銘二人恐怕也是心知肚明。

    不過其他人有顧忌,長孫星卻不會理會這些,他與撼天宗有著破家滅族的仇恨,逮到機會不去冷嘲熱諷,挑撥離間一番,反而才奇怪。

    至于在大陣之中透露消息的手段,卻也算不得什么難事,五行大陣困得住人,難道還能困得住只言片語?在場的眾人哪個都能馬上想到兩三種方法。

    眾人你來我往,夾槍帶棒一般斗智斗勇,為的不過就是爭取主動,然而楊君山知道,再這樣下去,六人組成的這個小隊便有分崩離析的可能,至少現如今眾人還身處大陣之中,尚未脫離險境,這個隊伍暫時還需要團結。

    “走吧,想來現如今我們已經接近了石林的中心地帶,就算無法沖破這五行大陣,但至少也應當看一眼這石林中心到底有什么,而且我等現如今都不可分道揚鑣,否則一旦之前的猜測屬實,那么我等恐怕就要被人各個擊破了!”

    眾人表面上雖偃旗息鼓,可內里卻是心思各異,楊君山卻也顧不得那許多,只要能夠保持著隊伍不散,至少對于接下來的偷襲者也是一個威懾。

    過了雷光陣之后,大陣中的情景已經越發的惡劣,五行元氣幾乎凝成了實質,眾人走過的時候,渾身上下就如同被刀子刮過一般,整個人的肉身就像是一塊被不斷擠壓的爛肉,要將里面殘存的點滴靈力盡數壓榨出來。

    顏沁曦的太白金光斬已經顧不得別人,在五行靈光的沖刷之下,能夠將她自己護住就已經是萬幸,也只有楊君山與張玥銘還能夠勉強出手,以元磁靈光和極光盾隔絕五行靈光的沖刷,可奏效的時間卻是大大縮短,甚至連劉志飛與顏忠二人也不得不開始借助這兩人的靈光神通來阻止體內靈力的流失。

    劉志飛大聲笑道:“眼前這等情景,不但靈識全無用處,視線不出十丈就要被陣霧阻隔,況且有這五彩靈光沖刷,體內靈力散逸,怕是連自己都顧不過來,哪里還有心思斗法殺人,就算能夠到這里的人,這個時候恐怕想的也是如何退回去!”

    便是楊君山自己也覺得在如此情境下,大可不必再像先前那般謹慎,可不等他放松了心中的一口氣,便聽得十余丈外的石林中有腳步聲傳來,隱隱間還有人語聲傳來,眾人心中都是一緊!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