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仙路至尊 > 第八百七十四章 景陽
     book chapter list     景陽宗是瑯郡三大宗門之一,不過近幾十年景陽宗卻是時運不濟,在幾次大戰之中本派高階修士折損嚴重,之后整個宗門幾乎處于封山狀態之中,為的就是避開修煉界的紛擾,一心一意延續宗門傳承。

    為此,景陽宗的勢力范圍一縮再縮,不但退出了懷瑜縣,便是在瑯郡固有的勢力范圍也開始被玄極門和諸葛家族不斷蠶食。

    然而這數十年來,景陽宗的境況不但沒有好轉,反而每況愈下,后輩子弟遲遲無法獨當一面,宗門傳承陷入青黃不接的階段,掌門鐘藩真人固然是天罡高手此時卻也是一籌莫展。

    “掌門師兄,……”

    正在沉思當中的鐘藩真人被打斷了思緒,抬起頭來看了一眼,嘴角微微掀起一絲微不可查的嘲諷,道:“荀師弟,怎么,又是林滄海派的人來了么?”

    這些年景陽宗境況不佳,玄元派實力卻是日益擴大,景陽宗當初在懷瑜縣的勢力范圍已經盡數落入到了玄元派的手中,然而玄元派擴張的腳步仍舊不曾停下,景陽宗如今已經是首當其沖,不過玄元派自詡玉州第一宗門,且也不想用過激手段引得玉州各門派敵對,便用出了勸降的手段。

    荀真人嘆了口氣,道:“師兄,形勢比人強,如今本派可謂內外交困,玄元派有道人老祖坐鎮,林滄海真人也算頗有誠意,允諾師兄只需前往玄元峰便以副掌門之位相托,到時候兩派相并,本派傳承不絕,師兄太罡有望啊!”

    鐘藩真人冷笑道:“并派?怕不是吞并吧?”

    荀真人還待要說些什么,卻聽得鐘藩真人目光凜冽,冷聲道:“你不必多說了,宗門傳承不能至我手中而絕!”

    荀真人被鐘藩真人瞪得心中發虛,但仍強自道:“這其中的道理不用師弟我多言,師兄心中清明自有判斷,只是師兄縱有傲骨,可也要為門下弟子多想一想,景陽宗終不能因師兄一人之故而至窮途末路。”

    說罷,荀真人不理鐘藩真人怒視轉身而走。

    鐘藩真人望著荀真人的背影幾次鼓動殺機,卻最終無奈一嘆,整個人的精氣神仿佛傾瀉一空,一下子蒼老了百歲。

    “荀師兄!”

    一道聲音攔住了從景陽殿匆匆而出的荀真人。

    荀真人身子一頓,臉上掛了笑容道:“原來是歐師弟!”

    “師兄,又去見掌門師兄了?”

    歐真人語氣平淡,從語氣之中聽不出半分嘲諷之意。

    兩人朝著景陽殿遠處行走,荀真人嘆了口氣,道:“如今宗門上下人心惶惶,掌門師兄又是個只懂發號施令的,整個宗門上下便只有師兄我是個勞碌命,師弟這兩年在外逍遙歷練,如今已經進階聚罡境,可算是這多年來本宗唯一的好消息,有時間師弟也幫著勸一勸吧!”

    歐真人神色間帶了幾分認真,道:“荀師兄,說真的,如今宗門上下已經有大半弟子已經準備追隨師兄你了吧?”

    荀真人神情間得意之色一閃而過,故作肅容嘆道:“唉,這也是不得已啊,只是為宗門找一條出路罷了,人總不能在一棵樹上吊死吧!”

    歐真人突然湊到了荀真人近前,道:“荀師兄,不如我也為宗門找一條出路吧!”

    “哦?什么出路?”

    荀真人驚訝的轉過頭來,卻正迎面看到歐真人的一雙眼睛突然變成了血紅色。

    荀真人大驚失色,正要運轉體內真元,卻突然感覺周身氣機一泄,他張口欲呼,卻猛然看到一張大手捂住了他的嘴,緊跟著他兩側的腮幫急速的向內收縮,仿佛有什么東西被從他的口中抽出來一般,他的雙目露出恐懼之色,可緊跟著眼珠子也被抽的泛起了眼白,他原本就不算魁梧的身材此時身上的衣衫更顯肥大,伸手雙手想要撥開歐真人捂在他嘴上的手掌,卻發現他的手掌早已經變成了皮包骨頭,皺巴巴的肌膚宛如枯樹皮。

    歐真人臉色紅潤非常,起色正佳,而雙目之中的血色卻在漸漸退去,他的雙手一松,手中的干尸掉落在地摔得七零八落,天罡境巔峰的氣勢在他的身上一閃而沒。

    歐真人整了整身上的衣衫,朝著遠處的景陽殿望了一眼,目光之中浮現出一片貪婪之色,自言自語道:“解決掉了你,應該就能突破了吧!咦,什么氣息,難道這景陽宗還隱藏著什么秘密?”……

    景陽殿中,荀真人離開之后,原本盤坐在地的鐘藩真人突然長身而起,他坐下的云床自行開啟露出了一條斜向下的通道,一股陰寒之氣從通道之中泛起,這時才注意到那云床居然是一整塊暖玉。

    鐘藩真人鼓動周身真元,沿著通道向著景陽殿下的地宮之中走去,片刻之后便沒入了黑暗之中。

    “汩汩”的水聲從黑暗之中清晰的傳來,前面漸漸有淡淡的光芒浮現,這才看清楚整個通道周圍居然都已經被厚厚的寒冰覆蓋,那淡淡的光芒居然是沾染了靈光的寒冰所發出。

    通道的盡頭,鐘藩真人神色復雜的望著地面一汪青綠色的泉水,半是感嘆半是抱怨道:“本派所傳功法品階終究太低,否則陰陽相濟,以老夫近百年如一日的苦修,又何至于止步天罡而不得寸進!”

    “地陰寒泉?景陽宗居然還藏著這等天地至寶?”一道驚訝的聲音突兀的從鐘藩真人身后傳來。

    “什么人?”

    鐘藩真人猛然轉過身來,卻只看到眼前有一片黑暗向著他撲了過來……

    三日之后,魔云南來,無邊的魔氣席卷了瑯郡西南,天地都為之色變,而后有黑芒從天而降落入景陽宗內,俄而狂笑之聲不絕,景陽宗上下數百修士無一人得存。

    與此同時,璽郡、懷瑜縣、瑯郡之中有大批域外魔修現身,并開始大規模朝著景陽宗駐地匯聚而來,沿途無論凡修一概殺戮殆盡,瑯郡西南遂成人間地獄,消息傳來,整個玉州震動……

    楊君山有過數次進出空間秘境的經驗,原本以為再次經歷這種空間轉換應當不算什么,然而事實卻是通過遁空大陣遠距離空間傳輸,所付出的代價遠不是他所經歷的進出秘境那么簡單!

    變幻莫測的空間之力輕易瓦解了他的護身罡氣,甚至于他體內的真元都受到了遏制,只能憑借肉身來抵擋從四面八方紛涌而至的壓力。

    好在楊君山肉身之強橫可以完全無視這種空間之力的壓迫,這使得他在腳下著地的剎那卻并沒有產生什么其他的不適之感,而是很快便恢復了意識,并抬頭向著四周打量。

    “唔,有新人來了啊!”

    一道懶洋洋的聲音傳了過來。

    楊君山聞聲望去,卻見一個三尺高的小孩正站在身前幾丈之外仰頭望著他。

    楊君山見狀卻是神態恭敬,道:“敢問可是接引使者前輩?”

    小孩聞言神色卻是鄭重了一分,道:“呦,看來還是個懂行的,那么進入仙宮的規矩想來也已經聽人說過了?”

    楊君山道:“的確曾經聽兩位前輩說起過一些,不過那兩位前輩也曾說過,若有疑惑也可以像接引前輩詢問。”

    楊君山說著手中已經摸出了一只玉盒,打開之后里面卻是只有兩顆赤紅色的果子。

    小孩見得果子眼睛一亮,道:“不錯不錯,新鮮采摘的赤精果,好久沒人給我送這果子吃了!”

    小孩似乎已經迫不及待,一邊說著一邊已經在赤精果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楊君山聞言笑道:“若有機會,晚輩會再帶一些水果給前輩嘗鮮。”

    小孩連忙點了點頭,笑道:“不錯不錯,看在這果子不錯的份兒上,你有什么不懂得可以問我老人家一下,先說清楚,一顆果子可以問一件事。”

    楊君山心中一喜,暗道當初從觀濤老祖那里得來的消息看來果然不錯,連忙道:“晚輩第一次前來,想要求一套丹爐火種,不知該從哪里著手。”

    小孩三口兩口已經將第一枚赤精果吃完,聞言道:“你這小子不老實,丹爐火種分明是兩件東西嘛,不過誰讓我老人家今天看你小子順眼呢,去天工坊吧,聽說那里最近新到了一批貨,那里的東西品質或許不是最好的,但卻都是適用的,關鍵是價格還不貴,順便說一句,去那里挑東西記得長眼,別選了不該要的東西。”

    楊君山躬身謝過了,然后想了想又問道:“晚輩想要尋找一道靈術神通,喚作‘點靈術’,不知前輩可有指教?”

    第二枚果子吃到一半的小孩嘴巴一頓,神色詭異的瞅了他一眼,道:“點靈術?哼,換一個問題!”

    楊君山微微一愣,他也不敢詢問原因,先道了一聲歉,沉吟道:“晚輩正在收集品質極好的陰陽之氣,不知前輩可有指教?”

    小孩將最后半顆赤精果一股腦吞進口中,然后又將手指在嘴里吮_了吮,咳了一聲,道:“一千晶幣!”

    楊君山聞言一喜,連忙掏出了十塊晶磚交給小孩。

    小孩伸手在晶磚上一撫,楊君山手中一空,十塊晶磚已經不見了蹤影,然后就見他不知道在身上哪里掏摸了一下,手中多出了一張皺巴巴的布帛,道:“喏,傍晚時分跟著這塊布帛去就是了,記得隱藏一下身份,還有,那里也不一定就有你需要的東西,但肯定是你最有可能得到所需之物的地方。”

    楊君山接過了布帛,便見得小孩不耐煩的擺了擺手,道:“走吧走吧,又有新人要來了,今天居然來了兩個。”

    楊君山拱了拱手轉身向外走去,卻感知到身后有空間波動傳來,隨即一道空間門戶開啟,一個身影踉踉蹌蹌的從里面走了出來。

    ——————————

    今天白天有客人造訪,耽誤了碼字時間,抱歉!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