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仙路至尊 > 第九百一十二章 兩儀
     book chapter list readx();    “骨髓與血脈不同,血脈通暢全身各處,五臟六腑自然也不會例外,五臟六腑不圓滿,那么換血的過程就不會徹底,可以說洗髓是獨自進行的,它最多只是以鍛骨境作為前提;可換血卻是以前面的鍛體七境為前提,如果前面七境的強化不達到圓滿,那么換血就永遠也不會徹底,不過事實上修煉界絕大多數修士,包括道境老祖在內,幾乎都不曾在換血這一關達到過圓滿境界。”

    楊君山想了想,道:“是因為五臟六腑的緣故?”

    東流道人點了點頭,道:“不錯,除非有人有著天大的地緣,或者靈丹妙藥,或者秘術神通,又或者其他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發生,總而言之,五臟六腑的強化達到圓滿境界的修士或者有,但從來沒有誰聽說過。”

    “一個也沒有?”楊君山有些不甘心的問道。

    東流道人聞言愣了一愣,沉吟道:“或許有一個吧,如果真要有一個的話,那么此人無疑是最有可能的。”

    東流道人搖了搖頭,似乎并不想在這件事情上多言,楊君山察言觀色也沒有多問。

    東流道人的解釋令楊君山頗有醍醐灌頂之感,他抓住機會繼續問道:“那么第九境的不滅呢,難道鍛體術只要修煉至第九境就能達到不死不滅的長生境界么?”

    “當然不可能!”

    東流道人笑著解釋道:“所謂‘不滅’指的只是一個前提,那就是修士若想要從道境一躍而達到金身仙人的境界,那就必須要以肉身強化的大圓滿境界作為前提,只要達到金身仙人,才算是真正抓住了長生的命運。”

    “仙人啊!”

    楊君山目光之中浮現出憧憬之色。

    東流道人這個時候終于正色到:“君山小友,老夫與你說這么說,其實便是要告誡你,修為提升的不要太快!”

    東流道人接著道:“事實上老夫能夠猜得出來,你似乎想要在老夫與紫苑道友迎來雷劫之前沖擊道境,可事實上這并不是什么好事,你還年輕,壽元充足的很,為什么不再多花幾十年鞏固根基?肉身的強化絕非一朝一夕之事,特別是五臟六腑的強化更是難上加難,若是在你進階道境之前,能夠將五臟六腑十一個器官中的一兩個強化至圓滿境界,那么日后對于你修為在道境的晉升,乃至于渡過雷劫,都有著絕大的好處。”

    談的越多,他便越發的不敢透露“六腑錦”和“五臟圖錄”的秘密,但東流道人所言卻絕對出自好意,楊君山只是恭恭敬敬的朝著東流道人行了一禮,道:“晚輩受教了,多謝前輩!”

    或許是因為楊君山的虛心令東流道人很是滿意,他并沒有看出楊君山此時真正的心思,于是道:“你能記得老夫所言那是最好,既然如此,老夫便也不在這里多呆了,你自己且好自為之。”

    說罷,站起身來便要離開。

    楊君山連忙站起身來,不料東流道人卻又突然轉過身來,問道:“你可曉得大地胎膜?”

    楊君山愣了一愣,不曉得東流道人為何會突然問起這個。

    東流道人見得楊君山發愣,卻以為他并不是的此物,于是解釋道:“大地胎膜又被稱之為‘地衣’,乃是一種土行至寶,你若有機緣不妨找上一找,此物用處頗多,特別是用在防御之上更是效果顯著,若是七寶道友當真用那一雙銀手煉成了上品寶器的手套,日后你若再想要將這件法寶更進一步,或許就會用得上這大地胎膜。”

    東流道人轉身離開,楊君山卻念叨著大地胎膜目光若有所思。

    大地胎膜楊君山自然是知曉的,在《土行譜》所記載十八種土行至寶當中,大地胎膜排名第十。

    從仙宮返回后不久,楊君山便聽得消息,老楊從瑜城回來了。

    楊田剛自從得到瑜城有一位來自海外的煉器大師游歷路過后,便第一時間趕了過去,說是要為他手中的法寶斷魂槍進行提升。

    楊君山卻是猜得出老楊的心思,他的那條靈階下品的斷魂槍早不提升晚不提升,偏偏在這個時候跑去了瑜城,提升法寶品階是假,想要拉攏那位煉器大師才是真。

    楊家的器坊如今也算小有成績,在家族長時間的大力支持下,如今器坊之中的煉器師數量也有三五個,每年也能打造出一些法器出來,可真正能鎮得住腳拿得出手來的煉器大師卻是一個也無。

    煉丹和煉器,乃是一方勢力能否鞏固的根基之一,如今楊氏丹房已經培養出來了彭士彤這樣一位煉丹大師,盡管她受限于自身修為,煉制寶丹的成丹率還很低,但如今楊家已經開始全力支持她沖擊真人境,一旦成功,那么這位煉丹大師的真正能力就將顯現出來。

    楊君山見到老楊的時候,楊田剛的神色略微有些失望,楊君山笑問道:“怎么,失敗了?”

    老楊鼻腔之中哼了一聲,道:“怎么可能,看吶,靈階上品!”

    老楊說罷將法寶放了出來,斷魂槍化作一條流光在廳堂之中盤旋流轉,赫然已經是靈階上品的品質。

    法寶既然已經煉成,老楊神色卻并沒有顯得高興,楊君山心中已經有了計較,笑道:“怎么,那位何鐵生大師是不是覺得咱們楊家廟小,容不下他這尊大神?”

    老楊不滿的哼了一聲,很明顯是被楊君山說中了。

    事實上這并不難猜,那位海外的煉器大師來到玉州便直沖著瑜城去了,那目的就已經很明顯了,雖然放出風來是游歷路過此地,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對方真正想要投奔的是玄元派,只不過不愿主動投靠折了煉器大師的架子罷了。

    老楊未嘗沒有看清楚這一點,但他還是趕了去,存了一絲想要靠誠意感動對方的心思。

    那何鐵生大師也果真看重老楊,對于老楊的到來極為熱情,親自花了三個月的時間精心煉制,將斷魂槍的品質一舉提升到靈階上品,著著實實在瑜城打響了自家的名號。

    而在斷魂槍煉成后的第二天,林滄海便親自上門延請,何鐵生大師回頭便婉拒了老楊的請求,然后高高興興的跑到玄元派執掌煉器堂去了。

    說來說去,老楊是被人利用了一把,那何大師借著他的勢大大的在玉州露了一把臉,好在他也將自己的法寶提升到了靈階上品,好歹不算虧。

    顏沁曦與楊君秀、包魚兒三人進入白金之地,按照嘗醴真人的估算,短則三月長則半年就會從白金之地返回。

    然而楊君山先是煉化地陰濁氣,之后又往返仙宮數次,早已經超出了半年期限,然而潭璽派仍舊沒有消息傳來,這一次白金之地開啟之后的時間似乎遠超以往。

    白金之地,這里到處充斥著金行元氣,仿佛呼吸之間都有一把把匕首往人的鼻孔里面鉆。

    在這片寸草不生的所在,可能走在路上隨腳踢起一塊石頭,都可能是一件不錯的金行靈材。

    顏沁曦將金光遁施展到了極致,卻仍舊無法擺脫身后一道遁光的追蹤。

    “潭璽派的小姑娘,把你手中的東西放下,老夫或許發發慈悲放你一馬,否則這白金之地便是你的葬身之所,待得你身軀腐爛成一軀白骨,受這無處不在的白金元氣的滋養,或許數百年后還能凝結成一具白骨金人也說不定,嘿嘿嘿嘿!”

    顏沁曦咬著牙將自身真元源源不斷的注入到遁光之中,然而與身后追擊之人的距離不斷沒有拉遠,反而再次近了幾分。

    身后那道聲音再次帶著一絲邪氣,得意洋洋的傳來:“沒用的,你修為太低,真元即將耗盡,如今已經是強弩之末,還能逃到哪兒去,看來這一次本真人不但能夠得到一塊金斑銀光珠,還能一品美人芳澤,實在是好運氣,哈哈,好運氣!”

    沖散了一片庚金之氣凝結的金色云霧,一座山谷突兀的出現在顏沁曦飛遁的方向前方,短短的山谷盡頭便是一座入云巨峰擋在了她飛遁的方向之上。

    “哈哈哈哈,看來老天都在幫著本真人,這一次看你往哪兒逃!”

    身后那道聲音再次傳來,追在顏沁曦身后的遁光也再次拉近了幾分距離,卻不料一直都在前面竭力飛遁的顏沁曦突然轉過身來,伸手一斬,一道精光兜頭便朝著身后追來的遁光劈來。

    “好烈性,困獸猶斗么,本真人就喜歡你這樣的!”

    來人遁光一閃,渾身抖著一片金芒擋下了顏沁曦的飛斬一刀。

    不料卻突然有一聲震天巨吼從顏沁曦身后的那座入云峰之上傳來!

    來人神色一驚,抬頭望去時,卻正看到一頭斑斕巨虎沖破山頂的白云跳下,卻是直沖著他撲來。

    片刻之后,顏沁曦望著已經化為人形的楊君秀,喜道:“你進階了?”

    楊君秀點了點頭,道:“還好成功沖破了天罡境的屏障,否則恐怕還幫不上你忙,走吧,我能感覺到白金之氣的金行元氣正在衰弱,恐怕白金之地的門戶要開啟了,到時候怕是還有一場惡戰。”

    顏沁曦聞言神色也是一凝,吸了一口氣,道:“走吧,點金門的人恐怕在到處找我們,這一次又殺了一個金光派的人,想要脫身怕是不易!”

    楊君秀點了點頭,然后朝著山谷中的某處揮了揮手,兩人一同架起遁光離開了山谷。

    白金之地位于某地的出口之處,楊君秀化為原形暴吼一聲從中沖了出來,隨即一道金芒從她身后緊跟著飛斬而出,配合的極為默契,看得出來這種應敵的方法兩者已經不止一次施展了。

    然而預料之中被圍攻的場景并沒有出現,空空曠曠的出口處只有一個人的背影正懸浮在半空,而在此人的身周正有著一層層青茫茫的光華在流轉,在這片青光流轉所籠罩的范圍之內,數件品質不一的靈器橫七豎八的胡亂丟棄在地面上,顯然在她們出現之前,一場大戰才剛剛結束。

    “哥!”

    猛虎身形收縮化為人形,楊君秀甜甜的朝著懸浮在半空中的人叫道。

    楊君山緩緩的轉過身來,看了看楊君秀,笑道:“不錯,居然進階天罡了。”

    說罷,朝著隨在楊君秀身后出現的顏沁曦點了點頭,然后目光又轉向了右面一片空曠之地,笑道:“魚兒,你的動靜太大了!”

    包魚兒在楊君山的目光之中憑空出現,頗有些抓狂道:“怎么被你發現的距離更遠了!”手機用戶請訪問http://m.piaotian.net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