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仙路至尊 > 第九百五十八章 蟠龍
     book chapter list <!--go-->    點靈指,一指點靈,一指滅靈!

    點靈不易,可滅靈卻是容易得緊!

    當柳葉刀被楊君山鎮壓之后,蘊藏在寶器之中的劉巽清道人的一縷元神被點靈指輕易重創,緊跟著器靈也受損,直接從寶器上品消磨到了中品。

    要知道相比于將一件法寶提升到寶器上品,器靈的孕養可要艱難的多!

    楊君山手上的“銀空”本體品質已經是寶器上品,然而其器靈且只是寶器下品,這還是在楊君山練就了點靈指之后,器靈靈性一再增加的情況下。

    “小輩,你怎么敢!”

    劉巽清驚怒交加的咆哮聲從虛空傳來,可偏偏此時周圍的空間通道已經被兩位道祖封鎖,劉巽清便是想要趕來也是有心無力。

    事實上無論是紫苑道人還是東流道人,都沒有想到楊君山居然有如此膽量來報復一位道境老祖,他們可是清楚的知道這件柳葉刀對于劉巽清道人的意義有多么重要。

    不過這在楊君山眼中卻不算什么,人家都已經出手要殺他了,難道說放過了這件法寶,人家就會跟他講和?

    既然不可能,那還不如就此毀掉了這件法寶,至少也能將對手的實力削弱一籌。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楊君山卻是心中一動,點靈指收回之后,掌心向著刀面上一貼,兩儀微塵青光和元磁寶光發動,青金兩色的靈光開始相互勾連,然后一層層的結成符印,向著刀面上蓋了上去,將這件法寶徹底封印了起來。

    如果一開始法寶被楊君山削靈的時候,劉巽清還能清晰的查知到本命法寶的變化,可當楊君山用兩道神通將柳葉刀封印起來之后,劉道人卻是徹底失去了對自己本命法寶的感應。

    這一下劉巽清卻是有些慌了!

    這件本命法寶于他干系甚大,劉巽清道人雖然是慶云境修為,但距離華蓋境卻也不遠,他雖然自忖比毫無本命道術神通傍身的紫苑道人強一籌,但也遠遠比不過紫苑道人手中的身外化身,更何況紫苑道人手中尚有中品道器紫云幡,他若比照紫苑道人,至少也要將本命法寶提升為道器才行,可要是沒了本命法寶,他想要度過雷劫無異于癡人說夢。

    “小子,你做了什么,快將本道祖的法寶交出來,否則本道祖必要讓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劉巽清道人的神識如同狂風海嘯一般向著楊君山涌來。

    楊君山冷笑道:“那好啊,反正在下自忖也逃不出閣下之手,那索性大家一拍兩散,沒了本命法寶,就不信閣下能夠從容渡過雷劫,到時候以某家區區太罡之身,換一位道境老祖,怎么都不虧啊!”

    楊君山嘲諷的語氣一時間令劉巽清有些失聲,片刻之后,劉巽清沉凝的語氣透過神識才緩緩在楊君山的魂念感知當中響起:“小子,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楊君山嘴角微微向上一掀,頗有一種陰謀得逞的意味,道:“楊某知道,破山锏尚有三分之一的本體在紫風派手中,很簡單,只要劉前輩將破山锏剩余的三分之一本體交出來,那么在下就將柳葉刀完璧歸還,以一件道器本體的三分之一部分來換取一件有著成就道器潛質的寶器,怎么看劉前輩都不虧啊!”

    劉巽清心中郁悶的想要吐血,什么完璧歸還,自己的本命法寶早已經被削弱到了中品寶器!

    至于破山锏在紫風派的另外三分之一件本體,這在普通修士當中或許算是一個秘密,但在道境修士當中,當初燕山老祖隕落于蕭巽乾之手卻并算不上什么秘密,那么破山锏的另外一截本體最大的可能自然是在紫風派的手中。

    劉巽清沉默了片刻,道:“破山锏的殘片并非老夫之物,而是在蕭師兄手上,你應該換一個條件!”

    楊君山冷笑一身,道:“那是劉道祖您的問題,在下只要破山锏另外三分之一的殘片!”

    劉巽清惱怒道:“小子,你這根本就是無理取鬧!”

    楊君山干脆不再理會,而是與東流和紫苑兩位道人商量離開天憲孤島的打算,任由劉巽清道人在虛空的另外一側暴跳如雷。

    “小子,敢訛一名道境老祖,而且還是一名即將進階華蓋境的道境老祖,本尊都不得不說你小子有種!”

    紫苑道人笑著大為贊賞,她與紫風派仇深似海,楊君山能夠讓對方道境老祖吃癟,她心中自然暗爽。

    相比于紫苑道人的調笑,東流道人神色卻閃過一絲憂慮,囑咐道:“此番你得罪劉巽清,紫風派的道境修士雖不至于前往玉州尋仇,但卻未必不會在中途對你下手,此番從天憲孤島突圍之后,你莫要獨自行動,還是與老夫等人一同返回玉州吧!”

    楊君山也知道自己這一次玩得有些過火,不過對方都已經在對他下殺手了,楊君山自忖也沒必要做縮頭烏龜一聲不吭,唯一可慮的便是對方不要面皮,跨州越境朝楊氏家族下手,不過如今既然已經有了東流道人的保證,楊君山便放下了一半的心。

    至于剩下的危險,楊君山咂了咂嘴,這不眼瞅著兩位道祖的雷劫臨頭么,或許這就是他的一次絕佳機會也說不定。

    “沒想到你小子居然來海外找天憲府!”紫苑道人笑道。

    “前輩卻是不夠意思,天憲府名垂海外數千年,如此好事兒,卻也不通知晚輩一聲?”楊君山卻是笑著反問了一句。

    旁邊的江心真人驚疑不定的目光在他身上游走,楊君山居然能夠與這種極為平等的語氣與道境老祖交談,這讓他感到極度不安。

    或許是因為接連數次與道境老祖交手,楊君山對于道境修士原本的敬畏卻是少了許多,此時與紫苑道人交談卻是顯然從容了許多。

    紫苑道人聽得楊君山如此語氣也是略微有些驚訝,不過很快她的神色間便又多了一絲欣賞,道:“你小子不要不知道好歹,本尊與東流道友圖謀的可是五行源石,此物原本就是承載天憲洞府之物,若是一旦成功,天憲府必然崩潰,到時候進入天憲府反而是害了你!”

    楊君山點了點頭,紫苑道人說的不錯,而且無論是紫苑還是東流都不曉得他手中有著能夠克制空間神通法寶“銀空”,更不曉得他曾經得到過桑無忌的指點,可即便如此,在天憲府崩潰的時候,楊君山還是遭遇到了極大的危險。

    而事實上紫苑道人甚至都用不著跟他解釋這些,可她還是很明白的解釋了,楊君山知曉這是對方給了自己很大的臉面,而另外一旁,江心真人臉上的表情就顯得更加精彩了。

    “那么五行源石想來兩位已經拿到手了?”楊君山問道。

    紫苑道人得意的笑了笑,道:“天憲府崩潰之后,拿到了最大的一塊!不過你們兩個后輩這一次卻也出力不小,沒想到你們兩個居然有膽量沖進道境老祖的戰團之中,否則本尊與東流道友也不可能找到破綻突圍。”

    在楊君山與紫苑道人二人交流的時候,東流道人的聲音插了進來,道:“兩位,我們的麻煩還沒有過去,而且看樣子還不小呢!”

    紫苑道人聞言詫異道:“怎么,角蚩妖王難道當真還想要將我們留下來不成?”

    紫苑道人隨口一言,卻見得東流道人神色嚴峻,曉得事情有變,抬頭看去,卻正看到天空之中原本凝聚的厚厚的靈光云層,此時卻已經幻化成了一條條奇異的與長蛇有些類似的法相,在孤島的上空蜿蜒飛舞。

    十二條奇異法相雖然看上去相差不大,可實際上卻各不相同,在孤島上空看似無序的游走飛舞,可實際上每一條法相游走的路線都帶著奇異的軌跡,就如同在孤島的上空編織著一張巨大的網,將整個孤島籠罩在其中。

    “看出什么來沒有?”東流道人苦笑著問道。

    “龍族的蟠龍大陣?”紫苑道人有些不太確定的說道:“我在域外的見識自然是比不得東流道友的,這蟠龍大陣當初也只是遠遠的看到過一次,并不太確定!”

    東流道人苦笑道:“道友看的沒錯,的確是龍族的蟠龍大陣無疑,不過域外的蟠龍大陣多是以真龍主陣,角蚩妖王修為雖高,但到底還是妖王,而不是龍王,而且此時角蚩等人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天憲孤島之上,這或許也是我等的機會。”

    紫苑道人一聽是蟠龍大陣也有些吃驚,忙道:“即便如此,怕也難辦,誰能想到那角蚩妖王居然是距離妖仙都只剩一步之遙的黃庭妖修!”

    東流道人隨口道:“他恐怕隨時都能邁出這一步,之所以仍舊停留在黃庭境,應當是他不愿只成就一尊妖仙,而是想要蛻變為神龍。”

    紫苑道人好笑道:“你還有心關心這個?”

    東流道人苦笑道:“單憑你我兩個怕是沖不出十幾位道尊妖修不下的大陣,這一次大家恐怕要聯手了!”

    似乎在印證東流道人所言一般,就在他話音剛落之際,一道神識便遞了過來,道:“兩位,要破這蟠龍大陣,恐怕要聯手了,否則一旦角蚩功成,整個天憲孤島落入他的手中,我等便只能是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了!<!--over-->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