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四十一章 進入
     book chapter list 下一頁

    與其他海洋巨舟相比,定海舟看上去更像是一艘完全被封閉起來的巨梭,盡管它也有桅桿,也有風帆,但金舟道人當初在煉造這艘巨舟的時候,或許是因為考慮到要深入深海洋底,使得定海舟既可以在海面上敞開上層甲板,同時也能在潛航之時將風帆桅桿之類收回,封閉整個船體。

    整座定海舟長大約在一百二十丈左右,最寬之處也不超過三十丈,不算桅桿的話,最高處也不過四五十丈,看上去與海外修煉界所擁有的遠海巨舟相比還遠有不如,然而金舟道人卻是學究天人,他將整個定海舟船體都構建成了一座空間秘境,里面的每一座艙室幾乎都自成獨立空間,能夠容納更多的東西在其中。

    有傳說,建造整艘定海舟上最差的一塊甲板材料都是法器級別,每一顆鉚釘都有可能是靈器,總而言之,那定海舟上的每一件物事幾乎都是一件寶貝。

    而此時的定海舟呈現在眾人面前的便是一種完全封閉的模式,整座巨舟就像是一只巨大的飛梭,一頭扎進了遠處巨大的冰山之中,只剩下三分之二的船身露在外面。

    “在整座定海舟的周圍,存在著一層龐大的空間屏障,這一層空間屏障將整個定海舟包裹在其中,而如今便正是這一層空間屏障擋住了各方勢力試圖進入定海舟的企圖。”

    蘇約道人向著楊君山介紹著眼前的情況,而一旦說起了正事,通常對誰都是一副笑模樣的蘇道人終于顯得嚴肅了許多,也讓人看到了一位華蓋道人應有的氣度。

    “那么這一層空間屏障波及的范圍有多大?”楊君山問道。

    其他幾位海外修煉界的道境修士顯然對此早有了解,只有楊君山對此卻是一無所知,但楊君山仍舊旁若無人的將所有人都已經知道的情況從頭到尾問了一遍,而其他幾位道人對此臉上也并未顯露出不耐之色,甚至有頗有期待之色。

    “三百丈!”

    蘇約道人說出了一個令楊君山咋舌的距離,接著道:“除開最外圍的一層空間屏障的阻擋之外,三百丈范圍之內,到處都是空間陷阱,在這個范圍內,修士幾乎不敢施展道術神通,面對到處存在的空間裂縫的吞噬,空間碎片的切割,甚至空間風暴的吹拂,只能被動的抵擋鎮壓,一旦想要利用神通道術之類反沖,便極有可能引發大規模的空間洪流,這可比道陣之中經常出現的禁制洪流厲害數十倍。”

    楊君山拍了拍自己的腦門,嘬著牙花子道:“這根本沒法進去呀,至少楊某自己可不敢嘗試。”

    蘇約道人笑了笑,道:“一個人的確是沒法進去,但要是有許多道境存在同時從不同方向進入,那么就必然能夠分散整個屏障之中的空間之力了。”

    楊君山頓時明白過來,為什么此時海外修煉界和龍島的道境存在加起來已經匯聚了超過十人,卻仍舊在這里躊躇不前,不去抓住進入定海舟的先機,卻原來是在等更多的道人前來。

    就在這時楊君山猛然有所感應,抬頭看去時,卻見得在這片冰原的另外一個方向,一行三位道境修士出現,卻并非是料想當中的飛流劍派諸人,不過這三人當中卻有一人正是楊君山的老熟人,靈溢宗真傳弟子徐天成,而此時的徐天成毫無疑問已然進階道境。

    就在楊君山在看向徐天成一行三人的時候,這三人當中一位身著藍衣的道人突然有所感應,猛然轉過頭向著楊君山看來,雙方的目光于半空之中相遇,楊君山便感覺對方的目光有如針刺,心中頓時大為凜然。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位藍衣道人卻是轉頭朝著徐天成說了一句什么,那徐天成猛然一愕,迅速轉頭向著楊君山所在的方向看來,目光之中閃爍著不懷好意的陰狠之色。

    “靈溢宗的人居然也來湊熱鬧,而且還是藍葵親自來了,他難道就不怕在這里引來雷劫化為灰灰么?”

    海天道人的話語之中帶著一絲驚詫,但更多的顯然是凝重。

    藍葵道人,華蓋境巔峰的存在,現為修煉界頂尖勢力靈溢宗的掌舵人,而且楊君山還知道這位與桑無忌應當還有著一段不可化解的仇怨。

    “遁空葫蘆!”

    楊君山只說了一句話便令在場的幾位海外修士恍然,同時看向靈溢宗一行三位道人的目光也更加充滿了警惕。

    “另外一個看上去有些面生,怕不是靈溢宗的吧?”望鯨樓樓百川道人問道。

    修簾道人這時突然開口道:“此人叫做秋冉,乃是來自桑州的一位散修,修為應當是在慶云境,不過卻與靈溢宗向來走得很近,曾經來過海外幾次,因此識得此人。”

    就在眾人隨口_交談的時候,又有幾位道人先后趕到,有的是結伙而至,有的則是獨身一人,還有的干脆行藏了身形在冰原某處,盡管在眾多道人老祖眼中根本就是多此一舉,但至少無法讓人揣摩其身份以及接下來的行動打算。

    而且這些前來的道境存在也并非只有人族,至少楊君山便感覺到了巫族的氣息,很顯然已經有大巫級別的存在來到了冰原之上。

    飛流派的人也已經到達,不過楊君山卻只看到了江心道人和一位慶云境的飛流派劍修,盡管劍修一脈向來強橫,這二人聯手便是華蓋道人也不敢輕言取勝,但飛流劍派若當真想要謀算定海舟,單憑這兩位的力量多么也顯得單薄了許多。

    “人已經來的差不多了,不能再等了,龍島的人已經要準備強闖空間屏障了!”海天道人說道。

    目前單論人數來言,無疑是海外一方勢力最為龐大,連同楊君山在內已經匯聚了八位道境存在,而這一次行動顯然又是以海天道人為首。

    蘇約道人馬上附和道:“那么便按照先前我等商議的來吧,蘇某與君山道友、修簾道友三位合力向前,其余諸位殿后。”

    楊君山有些驚訝的看向了所有人當中修為實力明顯最低的修簾道人,卻見得修簾道人仿佛早有所料一般,向著楊君山笑了笑,道:“在下手中有一件法寶,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感知到空間陷阱的存在。”

    楊君山點了點頭,便聽得海天道人又囑咐道:“諸位都聽好了,最后誰也不要掉隊,里面的空間陷阱變幻莫測,可能前一腳還是空間門戶,后一腳便是一道空間切割,一旦應變出錯,可能就要被空間陷阱卷得脫離了隊伍,當然,即便是掉隊了也無需驚慌,這空間陷阱也未必都是致命的,即便是單獨一個人也可能會走出屏障之外,不過最大的可能還是把你卷到了空間屏障的某一個角落,到時候如果有人能夠進入定海舟,破掉這片空間屏障,那么你便得救了。”

    說話間,楊君山等三人已經率先接近了空間屏障,感受著身前充斥著的空間之力,楊君山有些狐疑道:“楊某怎得感覺眼前這空間屏障有些熟悉?”

    海天道人不動聲色的笑了笑,道:“是嗎?那感情好,或許這一次破開空間屏障的希望就在君山道友身上了。”

    “走吧,龍島的人已經動手了!”

    蘇道人的手掌已經撫摸到了身前的空間屏障之上,他能夠清晰的感知到從另外一面傳來的劇烈的空間波動,這是龍島的道境存在正在暴力破壞他們所在方向的空間屏障。

    楊君山有樣學樣,也將手掌貼在了身前的空間屏障之上,便聽得旁邊的修簾道人輕蔑道:“這群莽夫,難道他們不知道越是這樣,在穿過空間屏障之后越容易觸發空間陷阱么?”

    三位道境之力開始在空間屏障的表面滲透,俄而便已經聯合一處,楊君山瞬間便已經取得主導地位,一處微不可查的空間縫隙被他敏銳的捕捉到,然后三位道境之力在他的引導下瞬間將其撐開,一個空間門戶便逐漸撐開擴大顯現在空間屏障之上。

    “好,不愧為是陣道宗師!”海天道人見狀大喜,在三人身后高聲說道。

    這里的動靜很快便引起了冰原之上其他勢力的矚目,楊君山卻低聲對蘇道人和修簾道人道:“兩位先過去,排出并鎮壓空間陷阱,然后海天前輩等人跟著過去,楊某最后!”

    “全靠君山道友撐著了!”

    蘇約道人說了一句,便率先鉆進了空間門戶之中。

    原本開啟的空間門戶在通過一個人之后便開始出現動蕩,有著縮小的趨勢,卻被楊君山隨手一拂便再次穩定了下來。

    “厲害!”修簾道人贊了一聲,緊跟著也鉆了進去。

    之后,海外幾位道人也一一穿過空間門戶,每當有一人進入其中之后,便會給空間門戶帶來越來越沉重的負荷,若非有楊君山精湛的陣道造詣以及“銀空”的支撐,這條空間通道根本無力支撐這么多人通過。

    當海天道人朝著他點了點頭最后一個通過之后,楊君山的目光向著身后掃了一眼,嘴角浮現出一絲嘲諷之色,隨即便頭也不回的鉆進了即將崩潰的空間門戶之中。

    就在楊君山的身影消失的剎那,冰原之上突然有兩三道光芒向著正在崩潰消失的空間門戶射來。

    “這一下子便是三十丈距離,君山道友果然厲害!”

    見得楊君山最后一個出現,蘇約道人第一個贊道,其他幾位道人也是臉有喜色。

    四周的空間之力正在不斷的產生幻滅,奇詭的空間之力正在試圖吞噬、切割、扭曲海外一方修士所存身的這一處空間,卻被眾人聯合起來形成的空間領域被動的阻擋并抵消著。

    “在下卻是更想知道,在我們身后有幾個傻瓜想要跟著占便宜!”

    海月閣的月無華道人一句話說出,卻是令眾修齊聲笑了起來。

    就在此時,隱隱間從他們身后突然傳來劇烈的空間震蕩,眾人回頭望去時,卻正看到有一位道人正站在空間屏障之外跳著腳大罵,另外一位似乎心有余悸,又還想頗有慶幸之色,還有一位卻不知道被空間陷阱卷到了何處。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