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稷土
     book chapter list     事實上這座空間秘境的面積并不算大,除了秘境入口處的一片樹林之外,就是眼前這一片長滿了天材地寶的靈植園,再有便是靈植園對面的一座被禁制包圍起來的小木屋,總共加起來占地也不超過百畝,而且入口處的那片樹林都至少占了一半的面積。

    而且培育靈草可不同于種植靈谷那般,只管將種子密密麻麻的撒入地下,靈草的培育要復雜的多,同時也精貴的多。

    便如眼前這五十畝將土行至寶稷土都摻雜進去的極品靈田,雖然說剛剛里面種植的多種靈草幾乎晃花了九駟道人等人的雙眼,可實際上這些靈草總共下來的數量也不超過三百株,平均下來一畝靈田種植的這些天地靈珍也不過在六株。

    這些靈草的植株其實也并不大,最大的也不過就是與一株月季花一般大小,小的也不過一指長短,可為何偏偏每一種靈草要占據如此大的面積?

    這片靈園中的三百株靈草大約有百種,平均每個種類的靈草數量不過三株,可毫無疑問的是,每一種都是在修煉界,哪怕是在星空宇宙之中,都是極為少見的天地靈珍,而且還是火候足夠用來煉制道階丹藥的天地靈珍。

    而但凡天地靈珍的生長,哪一種不需要極為特殊的生長環境?

    靈園不同于靈田的最大所在,不是因為靈園中匯聚的靈氣更濃,土壤中蘊含的靈力生機更足,而是靈園中能夠適當的為各種靈草模擬出事宜其生長的環境特色。

    然而靈園的面積總是有限,且越是將靈草生長環境營造的相似,所需要占用的靈園面積便越大,這也就引發了一個矛盾,那便是想要大規模種植各種靈草,那么對于各種靈草生長環境的營造水平便越低;而要是將靈草的生長環境營造的越是逼真,那么勢必就會占用更大的靈園面積,從而降低靈草的種植種類以及數量。

    于是為了解決這個矛盾,修士要么將靈園修建的極大,大到可以足夠營造多種靈植生長環境的地步;要么就是減少靈植種植的種類,營造一種或者幾種適宜靈植生長的環境,將生長特點類似的靈植盡可能的種植在一起。

    可這兩種解決方式也并非沒有弊端,前者勢必會投入更多的修煉資源,而且會造成靈園品質的降低;而后者則會形成靈園出產靈植種類的單一。

    不過這也正是眼前這個面積僅有五十畝的靈園真正令人嘖嘖稱奇的地方。

    在小小的五十畝靈園面積當中足足種植了多達百種的靈植,而且每一種都是天地靈珍,那也就是意味著這里至少要營造出百種以上的事宜于不同靈植生長的環境,而且這種環境還必須要營造的極真,甚至可以說是以假亂真!

    這對于曾經親自著手建造楊家靈植園的楊君山來說,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可偏偏眼前這一小片靈植園便活生生的展現在了楊君山面前,讓他深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做鬼斧神工,什么叫做奇跡展現。

    一百種用陣法隔離出來的不同生長環境的空間,井然有序的排列在這小小的五十畝靈園當中,饒是楊君山在修復仙陣的過程當中極大的提升了自己的陣法造詣,甚至他已經自忖自己的陣道修為已經在無限的接近陣道仙師,眼前的這一切也足夠令他瞠目結舌,自愧不如。

    然而在慚愧之后便是滿腔的興奮,因為眼前這一切為他展現了一個全新的陣道境界。

    說實話,眼前這百座精巧小陣,每一座的境界水準其實并不算高,也只不過就是法階陣法罷了。

    可真正高明的是將這百座法陣精妙的安置在這里,并令它們彼此之間互不干擾。

    而在這種陣法的超小型化以及集中布置的方式,再次讓楊君山聯想到了他所掌握的陣道秘術“嵌陣秘術”,同時還有七星蹊蹺連環仙陣能夠在極小的面積當中布置成功的原因。

    楊君山曾經考證過七星仙陣籠罩面積小的緣故,除了陣基隕星的存在之外,便是七座寶陣的布置頗有許多地方與“嵌陣秘術”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他甚至有直覺,若是能夠參透其中的奧秘,或許他便不止是修復,就算是不借助仙陣的遺址以及殘陣,讓他在另外一個地方重新布置一座七星仙陣,只要他修為足夠,也不是沒有可能布置成功。

    也就是說盡管七星仙陣是一座取巧的仙陣,但一條直通陣道仙師的路子已經能夠被他清晰的看到了!

    然而在此之前,楊君山盡管已經看清了道路,卻一直苦于無法無法踏足這條道路,因為七星仙陣的仙陣體系就像是一座空中樓閣,它實在是太高了,高到哪怕是楊君山,只能還原原有的建造過程照貓畫虎修修補補,其實卻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可現在這一百座集中布置的法階小陣卻是給楊君山活生生的展現出了七星仙陣體系的構筑基礎,也就是說只要他能夠搞清楚這百座微縮法階小陣的構筑原理,那么原本那條直通仙陣的道路已經不止是看得見,更是能夠親自踏足其中了。

    此時秘境中的四人,沒人能夠理解楊君山此時內心中的激動,包括九駟道人在內,他們此時更為關注的只是靈園另外一頭的那座小木屋。

    或許是因為這座秘境靈氣充裕的緣故,不知經歷了多少歲月的小屋,盡管不曾被陣法禁制之類保護,卻絲毫不看出有任何腐朽的痕跡。

    “吱——呀——”

    隨著小木門被九駟道人推開,小屋里面的一切展現在四人面前,卻多少令人有些失望。

    簡陋的不能再簡陋的陳設,絲毫沒有那種走進寶庫,遍地都是奇珍異寶、靈丹妙藥的喜悅。

    不過倒也不完全是!

    至少拜訪在小屋正重要的那座巨大的青銅丹爐,讓人一看便知道是絕頂的好東西。

    這可是一尊品質達到了寶器上品的丹爐!

    按理說單只這一件東西,便已經算得上是價值巨大了。

    可這七星連環陣畢竟是仙階陣法,這里面留下的東西又豈容小視?

    更何況剛剛被三百株天地靈珍洗禮,眼光已經被大大提高了的眾人,對于只有這一尊丹爐自然有些失望。

    不甘心的眾人又將小屋里里外外看了一遍,赤星道人甚至將小屋里面本就不多的陳設再次翻找了一遍,最終仍舊還是失望而退。

    “真是只有這一尊丹爐?”赤星道人無奈道。

    這時卻見九駟道人突然上前走到丹爐旁邊,伸手輕輕的在丹爐上拍了拍,丹爐上面的蓋子頓時飛起,卻見九駟道人伸手在丹爐內部一陣掏摸,最終拿著兩樣物事出來。

    “這回應當真是什么東西都沒有了。”九駟道人一揚手中的東西道。

    赤星道人沉不住氣,當即興沖沖的開口問道:“老師,您手中兩樣東西究竟是何物?”

    九駟道人一揚手,一樣東西向著楊君山飛了過去。

    楊君山伸手接住,卻見是一塊不到拳頭一半兒大小的五色土壤。

    卻聽九駟道人開口道:“這塊稷土便送給小友你了,畢竟我們四人當中便只有小友你一人走的土行一脈的路子。”

    楊君山卻早已經大喜,向著九駟道人和墨崖、赤星拱手道:“多謝前輩,多謝兩位道友!”

    便是這一塊稷土,便足夠楊氏家族的靈植園進行改造升級,至少也能令楊家的靈植園擁有不弱于修煉界二流宗門經營數百年的潛力。

    不過九駟道人一開始便贈楊君山如此至寶,那潛藏的意思也很明顯,那就是這座秘境當中其他的東西,便與他楊君山無關了,不過九駟道人卻也未必向楊君山隱瞞另外一物的用處。

    墨崖和赤星二人似乎也明白老師此舉的意思,雖說艷羨那顆土行至寶,不過最終卻也沒說什么。

    只見九駟道人一揚手中一張獸皮紙,道:“這上面記載的是一張丹方!”

    九駟道人故意停頓了一下,眼瞅著眾人目光中的焦急之色,卻聽她“呵呵”笑道:“這上面記載了一種上品道丹的丹方。”

    “上品道丹?”赤星道人驚呼道。

    “敢問老師,究竟是什么道丹?”就連墨崖道人也忍不住問道。

    九駟道人直接將手中的獸皮紙交給了赤星道人,道:“這種道丹叫做‘道韻丹’,聽著名字倒是跟道韻石相差不離,這功效嘛,也是極為強勁,事實上外面那五十畝靈園中的奇珍靈植,大多便是為這中道丹準備的。”

    說到這里,九駟道人微微嘆了一口氣,道:“可惜老夫不日即將成仙,這顆奇丹哪怕是煉制出來,老夫卻是用不上了。”

    這時赤星道人在看過了獸皮紙之后,驚呼道:“什么,能一舉提升三十年修為而不損根基?”

    不等赤星道人驚呼完畢,他身旁的墨崖道人已經劈手搶過了他手中的獸皮紙仔細的查看了起來,甚至連手掌都開始輕顫起來。

    便是楊君山在聽到之后,也是心神搖曳,一舉提升三十年修為,這一顆道丹難不成比清靈葫蘆中的那一口仙靈氣還厲害?

    要知道,同樣提升三十年修為,清靈葫蘆用在道境以下,可道韻丹提升的卻是道境修士的修為,兩者幾乎不具備可比性。

    墨崖道人在將手中的道韻丹丹方看完,再次確定了這種道丹的功效之后,正要將手中的丹方交還給老師,卻見得老師朝著楊君山抬了抬下吧,道:“把丹方給楊小友,讓他也抄寫一份吧,只是這丹方的靈草想要備齊實在是太難了。”

    ...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