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仙訣 上
     book chapter list 

    玉州西南地域,因為靈溢宗的介入,也使得整個局勢變得越發的撲朔迷離起來,也正在這個時候,原本因為楊君山的回歸而引發的波瀾,卻因為他突然宣布閉關,而讓原本有所期待的各方勢力變得興意闌珊起來。

    隨著楊君山的閉關,楊氏也隨之停止了在瑤郡的攻伐行動,在以胡瑤縣作為前進基地的基礎上,西山楊氏又將勢力范圍擴展到了原本屬于齊楚派的半個岳瑤縣,原本楊君昊還帶著人攻進了齊瑤縣與開靈派展開競爭,不過在得到了從西山傳來的消息之后,楊氏主動退出了齊瑤縣,雖然楊君昊有些不滿,可他卻不敢違抗楊君山的意志,在將手頭上的事物同楊君平交接之后,便返回了西山。

    此番楊君昊在瑤郡征伐齊楚派收獲頗豐,唯一可惜的就是齊楚派的道場最終被靈溢宗的人偷襲攻破,齊楚派千年的底蘊積累相當一部分卻是便宜了靈溢宗和開靈派,否則的話,單憑這幾年在瑤郡的收獲,都幾乎快要讓他再次做好沖擊道境的準備了。

    而占據另外半個岳瑤縣的流火谷卻是并未與楊氏爭奪那另外的半個岳瑤縣,而是轉身攻略了半個楚瑤縣,同樣所得頗豐,然而在靈溢宗中途攻破齊楚派道場摘了果子之后,卻是毫不猶豫的轉頭開始驅逐流火谷進入楚瑤縣的勢力。

    縱然流火谷這些年因為接受了部分來自桑州金烏派的殘余勢力而實力大漲,又怎么敢同靈溢宗這樣的龐然大物叫板?

    更何況如今的形勢也很明顯,開靈派與靈溢宗明顯串通一氣,在西山楊氏都選擇沉默的情況下,流火谷縱然再有不甘,也乖乖的將自家勢力撤出了楚瑤縣,之前一番努力卻是白費。

    而開靈派與靈溢宗兩家勢力卻是顯得極有默契,在分別瓜分了齊瑤和楚瑤兩縣之后,兩家勢力聯手攻入了被域外勢力占據的袁瑤縣。

    至此,瑤郡的形勢已經基本塵埃落定,北部西山楊氏占據了整個胡瑤縣和半個岳瑤縣,流火谷占據著另外半個岳瑤縣,而中南部,長時間沉寂的開靈派后發制人,一舉占據了黃_瑤縣、齊瑤縣、半個袁瑤縣以及璋郡的符璋縣,這已經是超出了半個瑤郡的地域。

    至于突然出現在瑤郡的靈溢宗勢力,卻是一舉拿下了楚瑤縣和半個袁瑤縣,而且與開靈派有著明顯默契的這兩家勢力,背后究竟在謀劃著什么,卻是令玉州各大小勢力實在想不明白其中的緣由。

    瑤郡的紛爭突然陷入沉寂,而流火谷的七陽道人卻是在第一時間派人前來西山,試圖強化兩家勢力之間的關系。

    靈溢宗突然出現在玉州,而西山楊氏卻幾乎在第一時間選擇謹守門戶,這讓七陽道人有理由相信,如果說現如今整個玉州修煉界有誰對靈溢宗與開靈派的目的有所了解的話,那么這個人一定就是楊君山道祖,更何況靈溢宗突然出現在瑤郡,而最是讓與之毗鄰的流火谷如芒在背。

    然而流火谷的人最終還是失望而歸,因為當他們去的時候,楊君山已經宣布閉關修煉去了。

    實際上楊君山的確是封了修煉密室宣布閉關,可實際上他現在可沒有一丁點沉心守思,運煉真元的樣子,反而是滿臉的亢奮激動,就差在這密室之中手舞足蹈,大吼幾聲來宣泄心中的驚喜了。

    丹田之中,穿山甲在破天锏的锏身之上一會兒跳上跳下,一會兒如同陀螺一般轉來轉去,顯得甚至比他還要興奮,甚至比起往日那副懶洋洋的樣子,也顯得活潑靈動了許多。

    楊君山的神識沉入丹田之中,元神在插天巨峰之上顯化,笑問道:“怎么樣,這一回可是靈性盡復了?”

    穿山甲跳上破天锏的護鍔,臉上錯愕的表情惟妙惟肖,道:“什么盡復?差得遠了呢!”

    楊君山聞言不解道:“在凌霄殿之中我觸摸到了鎮仙碑,你不是已經將所有的東西都想起來了么?”

    穿山甲不屑道:“器靈的靈性與記憶可不是一回事兒,你搞混啦,我是從鎮仙碑上得到了九仞道祖留下的傳承,可靈性卻往往與法寶本體息息相關,破天锏如今本體殘缺,我的靈性怎么可能恢復?”

    “殘缺?”

    楊君山驚呼一聲,大惑不解道:“怎么可能殘缺,不是已經修復好了么?”

    隨即,楊君山又仿佛意識到什么一般,道:“可是因為補天泥的緣故?畢竟比真正的補天石差了一籌,無法與破天锏本身的品質相匹配。”

    “那倒不是,是你多想啦!”

    穿山甲從護鍔上跳下來,道:“破天锏本就因九仞訣而制,因為九仞真元的滋養,你現在手中的破天锏本體是沒有問題的,可這卻并不意味著破天锏本身就是完整的。”

    穿山甲說的有些含混,但楊君山卻是明白他的意思,道:“你是說破天锏還缺了一截?在哪里,咱們去尋回來。”

    穿山甲搖頭道:“不必啦,你已經見過最后那一截了,而且現在也不可能將它尋回來的。”

    楊君山先是疑惑,可緊跟著想到了什么,臉上卻完全被驚愕所代替,甚至連說話都有些不太連貫,道:“什,什么,你,不會是說……”

    見得楊君山結結巴巴,穿山甲“嘿嘿”壞笑,忍不住調侃道:“你想的沒錯,鎮仙碑本身就是破天锏本體的一部分,你能從凌霄殿將它弄出來嗎?”

    “這怎么可能?”楊君山搖搖頭,道:“我是說,鎮仙碑怎么可能是破天锏的一部分?如果破天锏真的是不完整的話,那么撼天宗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穿山甲反問道:“為什么就不可能?撼天宗就一定要知道九仞道祖的一切嗎?那么你現在所修煉的‘為山九韌訣’又怎么說?”

    楊君山張了張嘴,不知該怎么反駁,想了想便又問道:“那么如果,我是說如果,將破天锏恢復完整的話,那么完整的破天锏品階又會達到什么程度?會是上品道器么?”

    事實上楊君山對于破天锏的真正品質也早有所懷疑,要知道楊君山現如今身上可是有著兩件中品道器,甚至作為他的本命道器的山君璽,它所誕生的器靈坐山虎雖然同樣極為通靈,可與能夠有著一定的自我意識且能夠開口與人交流的穿山甲相比,坐山虎就如同尚未開化的野獸一般。

    然而任憑楊君山如何懷疑,破天锏的確是中品道器無疑,而且似乎也不存在著什么地方能夠更進一步的可能,甚至他還曾親口向穿山甲詢問,奈何那個時候的穿山甲本身同樣懵懂,關于自身的蹊蹺同樣也說不出個所以然,最終楊君山也只能作罷。

    如今在得知破天锏事實上同樣不完整,凌霄殿的那座鎮仙碑居然也是破天锏本體一部分的時候,心中雖然驚訝萬分,但一個令他長久以來不解的困惑似乎也讓這種驚訝顯得理所當然起來。

    不過這會兒輪到穿山甲沒好氣了,道:“這我哪里知道,你到時候從凌霄殿將鎮仙碑搶回來不久可以了么?”

    楊君山奇怪道:“你不是已經恢復記憶了么?”

    穿山甲道:“是恢復了一部分,而且那些東西你也已經知道了,不過我且問你,你這一次域外之行最大的收獲是什么?”

    楊君山怔了一怔,這十余年在域外的經歷對于楊君山而言可謂是收獲頗豐,可真要是從中挑選出一項堪稱最大收獲,一時間他也顯得有些不決。

    而穿山甲卻不會任由他仔細斟酌,直接便道:“我跟你說,你最大的收獲不是修復了半座殘缺仙陣,找到了晉升陣道仙師的途徑;也不是那兩顆道韻丹,更不是五臟六腑臻至圓滿,即將修成法天象地神通,更不是得了那株什么不知名的用稷土和赤霞金光催生的靈根,哪怕是你已經得知作為破天锏一部分的鎮仙碑,與之相比都要相形見拙。”

    楊君山下意識的問道:“那你說是什么?”

    穿山甲聞言大有恨鐵不成鋼的意味兒,道:“笨,你怎么就不明白,是那道傳承,你觸摸鎮仙碑的時候從中得到的傳承總綱。”

    從楊君山見到鎮仙碑的一開始,穿山甲便明確告知他一定要與鎮仙碑進行實質性的接觸,而在返回凌霄殿的時候,借助自身被拋飛的巨力,楊君山一頭撞向了鎮仙碑,甚至后來在紫苑道祖緊急拉他離開的時候,還故意拖延了片刻時間,為的便是方便作為器靈的穿山甲有時間從鎮仙碑進行更長時間的接觸,而接觸之后的結果也沒有令他失望,器靈穿山甲的靈性得到了極大的提升不說,似乎連記憶也恢復了許多,

    然而所有的這一切都比不上當楊君山接觸鎮仙碑的時候,如同流水一般涌入他記憶當中的一道傳承。

    或許是因為體內九仞真元的觸動,饒是楊君山神識穩固,被這一道傳承記憶涌入腦中,在這一道完整記憶涌入腦海當中的時候,也有很長一段時間處于眩暈當中,一度讓紫苑道人以為他是被撞暈了。

    而這一道完整的傳承總綱,記載的正是九仞道祖當初一身修為的集大成之作,同時也是九仞道祖當初打破天地束縛,成就金身仙人的最大依仗,名字便叫做“撼天仙訣總綱”。

    雖然僅僅只是一道傳承總綱,但如果當這一道傳承總綱結合兩道道術神通傳承,分別是撼天道訣與天誅道訣的時候,便能夠有機會練就真正的仙術神通,撼天仙訣。

    撼天仙訣,仙術神通榜上排名第七位,乃是修煉界中萬年以降,有確切證據記載的,能夠且有過打破天地束縛記錄的仙術神通。

    ...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