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危局
     book chapter list     葬天墟之外,兩位仙尊放水卻給玉州修煉界各方勢力帶來了沉重的壓力。

    翡翠仙尊這個時候卻是疑惑道:“九駟道友何不將剛剛那一股撞入葬天墟的隕石打散?”

    九駟仙尊先前的小手段自然不可能瞞得過翡翠仙尊。

    九駟仙尊連忙道:“這卻是老夫的失誤,老夫之過也!”

    翡翠仙尊自然不相信堂堂一位仙尊會出現如此低級失誤,隨即朝著葬天墟之下掃了一眼,漫不經心道:“看樣子那一股隕石雨怕是要砸到西山楊氏身上了。”

    九駟仙尊笑道:“楊氏有道階大陣守護,又有雷劫妖王和一位神秘的黃庭道祖坐鎮,這一股隕石雨想來還不會傷及楊氏根本。”

    說到這里,九駟仙尊語氣一轉,狀似喃喃自語一般,道:“不過若是能夠因此見到那位神秘的黃庭道修,老夫此舉也算值得。”

    翡翠仙尊知曉這恐怕才是九駟仙尊的真正目的,心中一動,口中卻道:“素來聽聞道友與楊氏親善,今日怎得會有如此凌厲手段?”

    九駟仙尊打了一個哈哈,隨便找了一理由搪塞了過去,翡翠仙尊卻也沒再深究,終歸在這些長生者的眼中,沒有了楊君山的西山楊氏還入不得他們的法眼。

    忽然之間,九駟仙尊感覺后心之處有一股涼意直透心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降臨在了他的身上。

    身為堂堂長生仙尊,九駟仙尊在這一刻禁不住打了一個冷顫,急切間轉身回頭望去,卻見得身后一片虛空空無一物。

    “九駟道友,發生了何事?”

    九駟仙尊這等舉動卻是讓翡翠仙尊一時間也疑神疑鬼,連忙開口問道。

    剎那之間,九駟仙尊的神識已經在身周來回掃了三四遍,卻仍舊不曾察覺到剛剛那一股心悸的感覺來源于何處,聽聞翡翠仙尊詢問,神色凝重的搖了搖頭,道:“老夫卻也不知,只是剛剛一股殺意臨身,卻是令老夫好生緊張,讓道友見笑了。”

    翡翠仙尊卻是神色凝重,修為到了他們這般地步,一時間的心血來潮往往預感便極為準確,九駟仙尊不可能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那便只有一種可能,在他們的周圍察覺不到的地步的確有著致命的威脅在潛伏。

    翡翠仙尊的神識同時在周圍逡巡,同樣一無所獲,不由狐疑道:“難道已經離開了?”

    九駟仙尊神色凝重道:“應當是有域外仙人盯上我們了,覆蓋在位面世界之外的仙階大陣崩潰,周天世界已經徹底暴露,不曉得有多少域外勢力試圖進入解體當中的周天世界,周天世界解體的過程恐怕還要持續數十甚至上百年,你我如今已經成了這些存在的眼中釘肉中刺。”

    翡翠仙尊深以為然。

    且不提兩位仙尊疑神疑鬼,周天世界之中,雖然各州域之間已經開始分離,可實際解體卻是一個長期的過程。

    而在整個位面世界的解體過程當中,伴隨著的便是空間風暴、外域的隕石流星,以及域外勢力的大規模入侵,而其中又以后者為禍更烈。

    在接下來將近兩年的時間當中,盡管玉州有兩位仙尊坐鎮,但卻不可能將玉州所面臨的一切災難都消除在萌芽狀態,不少域外修士繞開了兩位仙尊把守的區域,從千瘡百孔的世界屏障滲透入周天世界之中。

    這些域外修士出現在玉州各地,雖然規模極大,卻大多都是零散進入,雖然各自為戰,卻給玉州修煉界造成了極大的損失,而這其中損失最大的大約要數西山楊氏。

    楊氏所掌控的勢力范圍,核心區域位于瑜郡中南地區,包括瑜城地域在內,而這里恰巧又是在葬天墟的正下方,再加上九駟仙尊有意無意的用些手段,無論是域外隕石流星,還是域外大小修士的潛入,瑜城周圍毫無疑問都成為了重災區。

    在這兩年當中,整個楊氏的家族力量便在楊沁瑜的主持下,分成幾個部分,每一部分至少由一位道境存在帶領,在所掌控的區域內來回絞殺或驅逐新出現的域外修士。

    在此期間甚至先后兩次有雷劫境以上的域外大神通者降臨,還是仰仗楊君秀兩次出手,才將兩位域外大神通者驅逐。

    周天世界的解體過程剛一開始,西山楊氏雖然損失嚴重,但勉強還能將自家的勢力范圍掌控在手中。

    然而很快突如其來的噩耗便令整個楊氏宗族上下措手不及。

    楊田靈,這位楊氏宗族唯一僅存的二代修士,突然在百雀山隕落,待得楊君琪匆忙趕去的時候,卻又在百雀山外圍察覺到了有人暗中埋伏,在退回西山的途中又遭到追殺。

    楊君琪雖然僥幸逃過一劫,然而其他人便沒有這么好運了。

    盡管楊沁瑜在楊君琪遭到埋伏的第一時間便察覺到不妥,立馬發出緊急傳訊符通告在外的其他楊家修士小心,然而接二連三傳來的遭遇伏殺的消息還是令楊沁瑜一時間焦頭爛額。

    先是楊君昊在錦瑜縣遭到了張玥銘截殺,雖然憑借著元磁山上的陣法禁制的阻擋,楊君昊燃燒本源施展化虹遁術勉強逃走,但回到西山之后已然是元氣大傷。

    張玥銘在將元磁山破壞一通,造成了數十名低階修士死傷之后揚長而去。

    緊跟著丁如蘭在胡瑤縣遇到了一位釋族修士的截殺,丁如蘭最終不敵輕傷敗逃,而跟隨她的數十名手下也在潰逃當中死傷了三分之一,其中便有一位被她收為記名弟子的真人境修士。

    一日之后,又有兩位隸屬于楊氏的真人境修士隕落在外。

    然而這還不是結束,就在這一日傍晚,周毅道人在返回西山的途中突然失蹤,緊跟著在魂燈堂灑掃的弟子慌慌張張的前來稟報,周毅道人的魂燈熄滅了!

    這明顯是一次有預謀的,針對西山楊氏的大規模狙殺行動!

    楊沁瑜甚至都不知道暗中的敵人有多少,究竟來自于何處,他只能盡快的催促楊家在外的高階修士盡快返回西山,憑借著五行雷光道陣的守護而自保。

    自從執掌西山楊氏宗族之后,楊沁瑜表現可圈可點,然而此番面臨突如其來的大變,經驗的缺失讓他表現的有些慌亂,只能在第一時間選擇收縮家族力量以防局勢進一步惡化,而楊君山卻從始至終都不曾置喙其中,仿佛他真就是已經在域外失蹤了一般。

    第二日,楊君秀在曲武山洞府遭遇圍攻,楊君秀與巴武、巫碩、九離聯手且戰且退,掩護曲武山上的化形妖修退往晨瑜縣,最終巫碩因為掩護九離被重創,楊君秀大發神威,在兩位倀鬼的掩護下擊退來敵,但曲武山最終失守,無奈之下退回西山。

    楊君秀在第一時間見到了楊君山和楊沁瑜父子。

    “是灰狼、刀間,張玥銘,還有一位黃庭鬼王,鐘九說他肯定姓呂!”

    楊君秀臉色蒼白,她雖然幾乎憑借一己之力擊退了來敵,實際上卻是消耗極為嚴重,幾乎要到了油盡燈枯的境地。

    “爹,我們該怎么辦?”楊沁瑜無奈之下只得向父親問計。

    不僅僅是楊沁瑜,便是楊君秀也看向了自己的義兄,希望他能夠拿個主意出來。

    很顯然,目前針對楊氏所發生的一切已經完全超出了楊沁瑜的能力范圍之外,這應當是各方勢力暗中聯合,一場針對楊氏精心布置的陰謀已經在有條不紊的進行當中。

    楊君山神色古井無波,淡淡的說道:“這對你來說是一次難得的歷練,身為楊氏宗族的族長,接下來的一切應對自然也該由你來負責。”

    說罷,楊君山轉頭看了楊君秀一眼,說了一句“好好養傷”,而后便在兩人驚愕的目光當中消失不見。

    楊沁瑜苦笑道:“看來我爹還是不打算出手。”

    楊君秀雖然也很意外,但她還是拍了拍自家侄子的肩膀,道:“雖然姑姑我也很意外你爹的反應,但以我對他的了解,他斷然不會對此無動于衷,之所以放手讓你去做,一來仍舊不愿暴露他已經回歸的秘密,二來也定然是有著更大的圖謀算計,目前的一切看似糟糕卻仍舊在他的掌控之中,所以你不要有其他的顧慮,有什么想法只管付諸實施,也好讓我等這些做長輩的看一看楊氏新一代族長的手段!”

    楊沁瑜先是苦笑了一聲,緊跟著卻又鄭重的點了點頭。

    楊君秀見得楊沁瑜又重新拾回了信心,行為的站起身來,道:“放心,姑姑不會眼看著你孤身奮戰的,待我恢復兩日便助你一臂之力。”

    楊氏的勢力仍舊在不斷的向著晨瑜縣境內收縮,而在晨瑜縣之外,一場針對楊氏宗族的大網正在緩緩編制而成。

    三日之后,有流星天雨直接穿過葬天墟進入玉州境內后,并非有絲毫分散,直奔晨瑜縣的西山上空而來。

    在距離西山尚有十余里的時候,虛空之中突然有靈光匯聚,而后便有五色雷光憑空生成,一道道如同電蛇一般在半空之中狂舞,與迎面飛來的流星天雨轟然相撞。

    無數的雷光電火在虛空之中迸射,渲染了整個晨瑜縣的北部虛空。

    這一幕就像是一個訊號,拉開了各方勢力暗中聯合覆滅西山楊氏的一戰。

    然而便在此時,楊君山在西山之上卻是一副悠閑的姿態,仿佛根本不關心接下來楊氏可能面臨的險惡處境一般。

    而在他身前的石桌之上,一枚來自炎州的秘密傳訊符剛剛被他隨手丟在了那里。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