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沁瑜失蹤,君琪留駐
     book chapter list         “……瑜哥兒給我的守護項圈雖然替我接下了歐陽佩林的一擊,但那一擊力量遠超我能承受的極限,當時就覺得腦子一懵,整個人在飛出去的時候便已經暈了過去。”

    巴山悄悄抬頭看了看眼前之人,接著道:“就在飛出去不久,一陣劇痛從頭上傳來,將我從暈厥當中疼醒了過來,卻看到我原來居然是一個雷劫境的魔修給偷襲了。”

    “似乎是因為事起倉促,那雷劫魔修也并未盡全力,或許只是下意識所為,而且俺們巨猿一族傳承的鍛體術也還不錯,所以這里雖然被打破了,卻沒傷到腦袋里面。”

    巴山說著指了指自己的鬢角處,那里原本的傷口已經愈合,如今看上去只剩下一些紅腫。

    “金毛兒,說重點,你到底看到沁,楊沁璋沒有?”楊沁瑯有些焦躁的問道。

    “稍安勿躁!”

    坐在旁邊的楊君琪先是看了楊沁瑯一眼,然后才和顏悅色的看向巴山,道:“不要著急,你慢慢說!”

    在經歷了元磁山一戰之后,楊君琪又在瑜城以東的地域與魔族修士大戰了一通,期間還曾以千年雷擊桃木劍斬斷了一位元神仙境魔修的胳膊,給這里與魔域血都那些魔羅修士大戰的楊氏修士提供了很大的幫助,這也讓她重新得到了楊氏家族上下的尊敬,特別是楊君山的肯定。

    這也是為何此番楊沁瑜與巴山返回魔域血都帶回關于歐陽佩林和楊沁璋的消息之后,由楊君琪代替楊君山問詢經過的緣故。

    “謝十姑姑!”

    巴山先是向著楊君琪謝過了,然后接著說道:“我因為當時體內仙元渙散,無法反擊,但好在神識還勉強可用,而正好本命法寶五金棒隨后飛來,于是我便在中土勉強改變了其軌跡,從身后將那個雷劫魔修給一棍捅死了。”

    “不過因為神識的強行調動,我又再一次陷入了昏迷當中,當我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大約已經過了半個時辰,在收攏了體內渙散仙元勉強能夠行動已經是在一個時辰之后了。”巴山又道。

    楊君琪點了點頭,道:“你的意思是說,你也沒有看到楊沁璋?”

    巴山點頭道:“沒有,不過我在取回五金棒的時候,發現那個被我干掉的雷劫魔修的身上似乎被人動過,上面的儲物法寶以及有用的東西都已經被搜走。”

    “之后我又在一顆隕石之后發現了一處斗法亂戰的痕跡,還發現了一具被一種詭異神通腐蝕了大半個身軀的尸體,這具尸體身上也沒有留下任何有用的東西,應當也被人動過。”

    “那這具尸體是不是楊沁璋的?”楊沁瑯忘記了剛剛楊君琪的告誡,再次心急的問道。

    巴山很肯定的搖頭道:“不是,我認識他,那具尸體雖然只剩下了一半,但我還是能夠肯定那不是楊沁璋。”

    “那后來呢?”楊君琪看了楊沁瑯一眼繼續問道。

    巴山道:“后來我便去了瑜哥兒與那歐陽佩林大戰的地方,卻發現他們兩個早就已經不見了,不過我很快又找到了歐陽佩林手下兩位仙境魔羅的尸體,不過那兩具尸體上的所有東西也被人搜走了。”

    “我擔心瑜哥兒與歐陽佩林斗法會出意外,便繼續向著周邊一帶星空搜索,但最終還是沒能找到二人,倒是在距離這里百余里之外再次發現了一具華蓋魔修的尸體……”

    “他身上的東西也已經被搜刮干凈了?”楊沁琰笑問道。

    巴山聞言一怔,可隨即又點了點頭道:“呃,是的。”

    楊沁琰笑道:“十姑姑,看樣子這楊沁璋非但沒有受到損傷,反倒是漁翁得利,成了最大的贏家。”

    楊君琪“嗯”了一聲,看向楊沁瑯笑道:“這下,你放心了?”

    楊沁璋神色一下子變得有些尷尬,不管怎么說,楊沁璋已然叛出了楊氏家族,他先前所表現出來的擔憂和焦慮卻是不合時宜的。

    楊君琪倒也沒有在這一點上過多苛責,而是道:“這些人從魔域血都逃跑之前,先行潛入大羅魔尊宮潛的寢宮盜走了不少寶物,如今除了歐陽佩林,其他幾個魔羅修士身上的寶物怕是盡數集中在了楊沁璋一個人的身上,聽你們說他如今修為也才不過華蓋境,這意味著什么想來你們也已經明白了?”

    說罷,楊君琪的目光看向了在場的所有楊氏族人。

    楊沁琰笑道:“十姑姑放心,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只要我們不將這些消息透露出去,想來也沒人知道他的身上帶著從宮潛魔尊那里盜走的大量寶物。只不過……”

    楊君琪低低“哼”了一聲,道:“想說什么就說,這里沒外人!”

    楊沁琰收斂了臉上的笑容,道:“只不過這么多寶物集中在他一個人身上,現在肯定躲到什么地方不敢現身,只要不出意外,怕是用不了多久他的修為便會有突飛猛進的增長,如有機會再次相見,說不定他就是元神境的魔尊,甚至是金身仙境的魔尊也說不定,他在魔修的道路上走得越遠,恐怕就越發的不能回頭了。”

    楊沁琰說罷,在場幾位楊氏族人各自沉默不語。

    楊君琪的神色倒是古井無波,但也沉默了片刻這才再次看向巴山,開口問道:“那些尸體你是如何處理的?”

    楊沁瑯等人聞言頓時一震,齊齊將目光看向了巴山。

    巴山心中一動連忙答道:“十姑姑放心,那些尸體都已經被我用妖火化成了灰燼,再不會有人從尸體上看出什么。”

    楊君琪這一次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笑容,道:“嗯,不錯,還算機靈!”

    巴山被人夸贊,頓時咧著嘴笑了起來,旁邊的楊沁瑯等人也齊齊松了一口氣,也跟著笑了起來。

    楊君琪咳了一聲,又道:“那瑜兒呢,你當時可找到了什么跡象?兩個金仙交手是何等聲勢,怎么可能會平白無故的失蹤?”

    眾人聞言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不見。

    巴山連忙小心道:“回稟十姑姑,金毛兒我在將那些魔修尸體焚毀之后,將那片星空方圓千里都找遍啦,可就是沒有找到瑜哥兒的蹤跡,原本我向著瑜哥兒是金仙,再怎么也不大可能吃虧,他找不到我已經先回了魔域血都也說不定,所以我便先趕到這里來啦,哪里想到瑜哥兒居然沒回來!”

    “會不會是返回了西山大陸?”

    一道聲音突然傳來,說話之人卻是先前一直坐在角落不曾開口的歐陽旭林。

    此番征伐魔域血都,作為西山楊氏的煉器大宗師,歐陽旭林原本是不用參與的。

    但作為當初玉州歐陽家族的幸存者,歐陽旭林執意要前往魔域血都,最終還是在楊君山點頭同意之后,這才上了西山大舟。

    楊君山與楊君琪等如今楊氏家族第一代的修士,自然明白歐陽旭林如此執著前往魔域血都的原因。

    但在聽到歐陽佩林事先早已逃脫的消息之后,歐陽旭林在失望之余心中卻不知為何多少又有那么一點慶幸。

    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復雜感覺,讓歐陽旭林很是有些無所適從,但在聽到巴山趕來,并帶來了關于歐陽佩林的消息之后,他還是第一時間趕到了這里。

    楊君琪搖頭道:“并未收到瑜兒返回西山的消息。”

    楊沁瑯擔心道:“不會出什么意外吧?魔族之人想來殘忍狡詐,那歐陽佩林更是其中的佼佼者,真要一對一公平較量,沁瑜自然不怕,怕就怕對方施展出什么盤外招。”

    巴山聞言一下子跳了起來,一頭黃毛炸立而起,神情激動道:“瑜哥兒肯定不會有事的,他雖然進階金仙不久,可他身上有多少保命護身之物?等閑兩三位金仙聯手也不可能傷他分毫。”

    “金毛兒別急,我只是說說而已!”楊沁瑯連忙勸道。

    楊君琪也點頭道:“瑜兒真要有什么意外,你們四伯現在也不會忙著與江心仙尊、龐竺道友二人遷移地陰寒泉。”

    巴山聞言這才緩緩的平靜下來,其余幾位楊氏修士也各自松了一口氣,眾人間的氣氛也變得輕松起來。

    楊沁琰笑道:“地陰寒泉雖然非同小可,但江心前輩有仙器控水旗在手也不算什么難事,有龐竺先生他們相助便已經足夠了,四伯又何必親自動手。”

    楊君琪臉色一沉,責道:“江心仙尊修為雖然與你四伯相差甚遠,但到底是你等前輩,他又與你四伯同輩至交,你四伯怎可在好友面前自持身份?”

    楊沁琰聞言連忙老老實實道:“是,侄兒知錯了。”

    幾人正猜測著楊沁瑜此時去了何處,又為何直到現在都不曾返回,忽然間有一道雷光炸開,上官雷的身形從中顯露了出來,見到眾人在此,大聲道:“你們在這里做什么?江心仙尊已經將地陰寒泉的整條水脈都遷移到了西山大舟之上,家主大人就要先行啟程返回元磁山了,家主大人讓我問你們是一起跟著回去,還是留在這里駐守?”

    楊君琪聞言一怔,道:“地陰寒泉要遷移到元磁山嗎?”

    上官雷理所當然道:“還能遷到哪里去?丁小姐可不就被禁錮在了那里?”

    楊君琪點了點頭,道:“你回去告訴四哥,我代表西山楊氏留駐魔域,哦,留駐瑯郡星域。”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