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仙路至尊 >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幕后推手,希望大增
     book chapter list     “我那大侄子失蹤了,你這個當爹的難道就一點也不擔心?”

    整個楊氏家族上下,敢以這種口氣與楊君山說話的,也只有楊君秀一人了,哪怕是楊君琪在面對楊君山的時候,往往都會多出幾分拘謹。

    楊君山站在西山大舟船頭,聞言笑道:“有什么好擔心的,他的身上有著我的附身秘術,又有你們這些長輩送給他的諸多保命之物,等閑大羅仙尊都未必能夠殺死他,況且以我與他之間的血脈感應來看,這小子如今非但安然無恙,甚至于血脈氣息都活躍了不少,看樣子應當是得了什么機緣讓修為得以提升。”

    “你這當爹的心可真夠大的,別忘了跟他一塊失蹤的還有一位修為實力以及心智手段都不在他之下的歐陽佩林!”楊君秀又道。

    楊君山不以為意道:“正因為那歐陽佩林心智高絕,才更加不會加害瑜兒,如果他有這個能力的話。”

    楊君秀聞言若有所思。

    楊君山見狀也不再多言,而是出神的看向了前方的星空深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話說,哥,你為何只將君琪妹子一個人留在瑯郡星域?”楊君秀有些不解道:“魔域血都初平,星域之中應當還有不少魔羅余孽流竄,且瑯郡星域之中原本也不止魔域血都一家,尚有一些本土宗派殘存,再加上玉州星宮其他各派的瓜分,單憑她一個人和幾個家族子弟,想要保證楊氏在瑯郡星域的利益,恐怕有些勢單力薄吧?”

    說到這里,楊君秀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笑著補充道:“不明情況的族人,恐怕還會以為你對她仍有成見,在變相流放她呢。”

    楊君山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道:“事情沒有你想象的那么簡單,收復魔域血都這件事情,表面上看是由西山楊氏牽頭,可實際上背后的推動者卻是普元天尊。”

    “他?”楊君秀滿臉驚奇道:“難道不是因為丁師侄還有……”

    說到這里,楊君秀也不由語氣一頓說不下去了:是呀,收復魔域血都這樣大的事情怎么可能僅僅只是為了給一個弟子解除禁錮?而玉州各家宗門的響應似乎也太過順利了一些,別的且不說,玉霄閣和玉劍門怎么可能動員的比潭璽派還要快?更不要說在魔族的合道天尊出手之后,還是普元天尊出手攔截的。

    “可他這么做的目的是為什么?”楊君秀有些不解。

    “作為一座星界的掌控者,普元天尊怎么會任由這些外域的實力長期駐扎,并在周天星界劃分自己的勢力范圍?”楊君山理所當然的說道。

    “那他以前為什么不著手驅逐這些外域異族之人?”楊君秀想了想,又接著道:“而且嚴格來說,我也該算作是他要驅逐的人吧?”

    楊君山看了氣鼓鼓的義妹一眼,笑道:“別擔心,你不是,你是本土妖修,自然也是道族一員。”

    楊君秀有些不太相信,指著自己道:“我也算?”

    “為什么不算?”楊君山反問了一句,接著道:“作為一方界主,卻是沒有海納百川的心胸氣度,又怎么可能有底氣去問鼎仙路至尊?”

    “仙路至尊?混沌境仙尊?”

    楊君秀若有所思,道:“他在幕后推動驅逐外域異族勢力,是否也與此有關?”

    楊君山笑著點了點頭,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普元天尊恐怕距離真正的仙路至尊已經越來越近了,甚至可能已經到了隨時可以進階的地步,否則他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推動這件可能會觸動星空多方勢力之事。”

    楊君秀歪著腦袋想了想,道:“那也未必,或許是還可能是因為他發現驅逐這些外域異族修士,才是他能夠進階混沌境的關鍵。”

    楊君山聞言愣了片刻,這才緩緩道:“這一點我倒是不曾想到的。”

    楊君秀則道:“不過我大約卻是已經明白了哥哥你只將君琪妹子一個人留在瑯郡星域的緣故,想來也是不愿給普元天尊留下一個貪心不足的印象,畢竟普元天尊才是整個周天星界的界主。”

    “嗯,”楊君山微一點頭,繼續道:“不過還有一個原因則是,周天化界之后,作為一座大型星界至今仍處于不斷的擴張之中,以西山楊氏的力量,如今哪怕是連整個西山星宮都還遠不曾完全掌控,再想要貪圖瑯郡星域的地盤,實在是有些力不從心,君琪留在那里便是西山楊氏的一種態度,這樣將來便可以視事態的發展而做進一步的調整。”

    楊君秀聞言則取笑道:“哥,你好狡猾!”

    楊君山搖頭失笑,正待要說些什么的時候,卻突然聽得身后有家族子弟大聲喊道:“快看,西山星宮到了!”

    兄妹二人聞聲向前望去,果然見得遠處西山星宮的輪廓已然出現在眾人的視野當中……

    楊君山雖然重塑了元磁山,可在經過先前一場劫難之后,元磁山本身卻已元氣大傷,以前那般仙氣繚繞的仙家氣象已然消失不見。

    雖然在重新接續靈脈,再加上整個大五行雷光連環仙陣的體系反哺,元磁山本身已然在恢復,可實際上沒有百余年的積累,很難恢復原本的模樣。

    不過這一切在江心仙尊從瑯郡星域帶回了地陰寒泉,楊君山將寒泉水脈融入到元磁山的地脈體系當中之后,便漸漸有了很大的改觀。

    水脈之中散逸出來的寒煞被楊君山以陣法禁錮在泉眼周圍,但寒氣卻向外擴散出來,先是令整座元磁山的山頂之上蒙上了一層白霧,緊跟著山體之上開始有寒霜凝結,前后差不多僅僅七天的時間,元磁山的山頂之上已然覆蓋了一層冰雪,遠遠看上去就像是帶了一頂白色的帽子。

    元磁山山頂之上寒風徹骨,然而當江心仙尊從泉眼所在的山洞之中出來的時候,卻是滿頭大汗,雙目充滿了血絲,看上去疲憊異常。

    見到楊君山的時候,江心仙尊勉強一笑,道:“幸不辱命,水脈本身并未受到太大的影響,現在已經可以使用了。”

    從地陰寒泉的水脈遷移到元磁山的這七天當中,楊君山并未急著解除丁如蘭身上的陣衣禁錮,而是首先讓江心仙尊穩固水脈本體,助他將水脈與元磁山自身地脈融為一體。

    因為地陰寒泉本身的特殊性,哪怕是楊君山與江心兩位仙尊聯手,也不得不在這七天當中小心翼翼,生怕出了一絲差錯。

    楊君山倒還好,江心仙尊這七日不眠不休,神識、精力消耗卻是不小。

    “有勞江兄了,且先去休息幾日,待得楊某為小徒解了禁錮,而江兄也養足了精神,便可嘗試借助地陰寒泉重塑仙軀,沖擊金身仙境了。”

    聽到楊君山之言,饒是江心仙尊事先早已知曉,此時卻也不免心頭火熱,連帶著原本神色間的倦意都消散了不少。

    待得江心仙尊先行離開之后,楊君山沉聲道:“龐道友,你的方法當真萬無一失么?”

    楊君山身后傳來龐竺的聲音,道:“屬下哪里敢保證萬無一失,但我天蓬一族曾多有前輩族人借助此秘術重塑、穩固仙軀,并得以進階金仙,卻是不會有假!”

    楊君山聞言點了點頭,看向山頂另外一側,道:“蘭兒,江道友和龐先生的話你也聽到了,為師再問你最后一次,你可愿意行險一試?”

    丁如蘭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出現在了山頂的白雪之上,遠遠看上去就像是一朵雪蓮在冰雪之中遺世獨立。

    “老師盡管放心出手便是,徒兒知道該怎么做。”丁如蘭的笑容看上去很是恬靜,似乎并沒有因為其中的風險而浮現出絲毫的情緒波動。

    楊君山微一點頭,轉頭向著身后的龐竺示意。

    “地陰寒泉難得,我天蓬一族多是得到一瓶,甚至只有一杯,然后一口飲入腹中,讓其中的泉水精華由內而外擴散,再輔以我天蓬一族的秘術緩慢煉化。”

    龐竺緩緩說道:“不過如今元磁山上卻是有著一整條水脈泉眼,倒是可以用更為奢侈的方法,丁小友在飲下泉水之后,不妨再將全身浸入泉池之中……”

    龐竺的天蓬秘術早已告知了丁如蘭,如今不過是楊君山不放心,讓他再次叮囑而已。

    丁如蘭耐心聽龐竺講完,點頭表示明白,轉身便要向著泉眼所在的山洞之中走去。

    “丁小友,”龐竺忽然想到了什么,再次開口大聲道:“千萬記得,在飲下泉水和浸入泉池的時候,千萬不用動用體內絲毫仙元,否則這秘術便無從施展了,當然,這也是最為兇險的地方。”

    丁如蘭聞言原本古井無波的臉上卻是慘然一笑,道:“龐先生或許并不知道,被地陰寒泉冰封對于晚輩而言實則并不陌生。”

    說罷,便沒有再理會目瞪口呆的龐竺,丁如蘭向著楊君山輕輕一拜,轉身便走入了山洞之中。

    望著丁如蘭的身影消失在山洞深處,龐竺仿佛忽然想到了什么,看向楊君山略帶激動道:“仙尊,丁小友脫困希望大增啊!”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 新城控股股票今日股 *明天股票大盘走势 爱玩捕鱼大圣归来外挂 河北排列7开奖查询 燕赵福彩排列七走势图 白小姐中特四肖必选一肖 22选5开奖号码走势图 今日股票股行情 遇乐棋牌app下载 为什么大盘涨股票跌 今天打麻将坐哪个位 马竞拿过欧冠冠军吗 大唐麻将下载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 豪利棋牌送9元救济app 怎么买股票新手入门

新城控股股票今日股 *明天股票大盘走势 爱玩捕鱼大圣归来外挂 河北排列7开奖查询 燕赵福彩排列七走势图 白小姐中特四肖必选一肖 22选5开奖号码走势图 今日股票股行情 遇乐棋牌app下载 为什么大盘涨股票跌 今天打麻将坐哪个位 马竞拿过欧冠冠军吗 大唐麻将下载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 豪利棋牌送9元救济app 怎么买股票新手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