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山海一念 > 第二章 演技
    姜昊站在原地,腦中飛快地讀取著記憶:原來這孩子上面還有兩個姐姐,家中好不容易添了男丁,使得所有人都對這孩子格外寵溺。姜震平日里雖然嚴肅一些,但也從未打過,導致了這孩子小小年紀便借著自己父親的威名在鳳鳴城惹是生非,弄得雞犬不寧。

    “沒想到這小子這么調皮,不過好在沒做過特別出格的事兒。”

    “少爺,咋辦吶?”身后王三一臉擔憂地說道。

    姜昊:“還能咋辦?走吧。”

    二人來到姜家祠堂,姜昊對王三悄聲囑咐:“你就在門口守著,有人來了記得叫大聲點啊。”

    “小的記住了。”

    姜昊剛走進寬大的祠堂便被不遠處密密麻麻的靈牌吸引。走近一看頓時倒吸口冷氣。好家伙,放在正中間位置的靈牌上竟然刻著‘供奉先祖神農氏之靈位’!

    “啊!挖槽!”姜昊感覺自己的魂在這瞬間出現了一絲震顫。

    “神農氏?難道是炎帝?”姜昊深吸口氣,強忍著心中的震驚與激動看向下一個靈牌:‘供奉老祖姜尚之靈位’。

    “汪德發克!這么牛批嗎?”隨著一連串粗鄙之語爆出,姜昊已是目瞪口呆。

    后面的靈牌姜昊雖然不知道是誰,但就憑那兩個‘牌面’便能知道這姜家的過去足以令人聞之膽顫。

    過了一會兒,已經將紅玉粥熬好的涂山玉見姜昊不在屋中便四處詢問下人。在得知被姜震罰跪之后當即暴怒。差點將手中瓷碗摔在地上。咬了咬牙轉身朝祠堂走去。

    “夫人!”

    聽見王三高聲吶喊,回過神來的姜昊連忙跪在地上,裝出一副異常虛弱的樣子。

    “昊兒,昊兒快起來。”涂山玉滿臉心疼。

    姜昊知道姜家最疼愛自己還得是娘親,有她在,自己就是姜家的‘話事人’。

    “娘,爹讓我跪的,他沒發話,我不敢起來。”姜昊可憐巴巴地望著涂山玉,演技非常到位。

    “昊兒別怕,先起來。”涂山玉抱起姜昊,如玉的臉上掛了一層寒霜,“看娘一會兒怎么收拾他。”

    很快就到了晚飯時間。來到廳堂的姜震見桌上菜已上齊卻不見涂山玉的身影,轉頭對廳堂門口站立的王三吩咐道:“三兒,去叫玉兒來吃飯。”

    王三聞言并沒有轉過身來,聲音帶著哭腔:“老爺,小的剛才就去叫過夫人了,夫人說少爺不吃她也不吃。”

    “小的勸阻一番還被夫人扇了一耳光。”

    “哦?”姜震有些詫異,“你轉過身來。”

    看見王三左臉清晰的五指印,姜震眼皮莫名一跳,急匆匆地朝姜昊所在的別院走去。

    “夫人少爺,老爺來了。”門口的丫鬟碧兒探出腦袋對涂山玉說道,見姜震走來,水汪汪的眼中閃過一絲竊喜,神情卻愁眉苦臉:“老爺。”

    “嗚嗚嗚……”

    哭泣聲傳來,姜震立馬加快了步伐。來到屋內便看見姜昊閉著眼躺在床上,一旁的涂山玉哭得梨花帶雨。見姜震進屋,哭聲又大了不少。

    “玉兒。”

    “別叫我!”涂山玉哭著打斷姜震,不停地抹著眼淚,“你看看你做的好事,是不是昊兒不出事你這個做爹的心里反倒不高興?嗚嗚嗚……”

    “我。”姜震語塞。

    “昊兒未過舞夕之年(十三四歲),身上的傷還沒好,你竟然還罰他下跪,你這個做爹的好狠的心吶,嗚嗚嗚……”涂山玉哭著便將姜震衣服扯過來擤了一把鼻涕。

    姜震有些擔憂地問道:“昊兒又暈過去了?”

    “你還好意思說,要不是你讓他去祠堂下跪他能暈嗎!?”

    “你給我出去,我不想看見你,嗚嗚,出去。”涂山玉說著便站起身子把姜震推了出去。任其在門外敲門吶喊。

    躺在床上的姜昊見這‘新晉娘親’演技如此高超,內心不得不暗嘆一聲:“老戲骨。”

    “昊兒,怎么樣?”涂山玉坐到床沿朝姜昊笑道,眼角此刻還掛著淚珠。

    姜昊睜開眼微笑著點了點頭。隨后涂山玉突然大喊:“啊!昊兒醒啦!”

    “轟”

    誰料此話一出姜震竟然將房門一腳踹碎沖了進來,臉上興奮之情溢于言表。站在床前盯著姜昊看了許久,眼眶有些紅潤:“昊兒,是爹的錯,但爹原本想讓你記住,以后不要再出去與人斗狠,姜家如今只剩下你一根獨苗,出了事你讓爹如何向先輩們交待?”

    看著姜震一臉關切的樣子,姜昊心中有些感動,恍惚間又想起了遠在另一個世界的父母:誰還不是父母的心頭肉呢。

    “爹,是昊兒有錯在先,惹您生氣了,您放心,以后不會了。”姜昊說著便下了床向大廳走去。

    席間姜昊在其父口中聽到了一則消息:前些日子人族至尊風天行為了阻擋入侵山海界的夜魔族(山海世界之外的強大種族)族長夜冥,不惜自爆元神與其同歸于盡。風天行手中的軒轅劍和定塵珠在其死后不知去向。

    傳言若是集齊了盤古魂魄所化的三件至寶(軒轅劍、封神榜、定塵珠)便能一統三界,成為整個山海界的界尊。強大的誘惑令整個山海世界的種族都開始蠢蠢欲動起來。各族都派遣了不少修為高深的族人前往地界各處尋找線索。原本還算安寧的山海世界頓時暗流涌動。

    飯后,回到屋中的姜昊開始細細打量其這具身體。發現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傷竟然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這孩子小小年紀身子骨居然比我原來的身體強了數倍不止!”姜昊隨意揮了揮拳頭,盯著鏡子細細打量起這張稚嫩小臉,“這小子倒是生的俊俏,嘿嘿。”

    “既然短時間內找不到回原來世界的辦法,不如在這里開始新的生活。”困意襲來,姜昊首次在另一個世界進入夢鄉。

    翌日一大早王三便來到了姜昊屋內。

    “少爺,少爺”

    “呼啊……”睡眼朦朧的姜昊伸了個懶腰,轉頭看向床邊的王三,“嗯?三兒,你進來干嘛?”

    “嘿嘿,少爺該起床用膳了。”王三笑道,昨日臉上的巴掌印早已散去,想來那手印定是用了什么障眼法。

    “我爹和我娘呢?”

    “回少爺,夫人和老爺一大早就出門了,小的可不敢問。”

    姜昊點了點頭:“一會兒你陪我出去轉轉,家里太悶了。”

    “是。”

    ……

    “小少爺。”

    “小少爺。”

    走在鳳鳴城寬敞的街道上,感受著城南百姓略帶懼意的尊稱,姜昊心里竟然有一種說不出的痛快感。的確,在原來的世界,這小子不過是別人眼里四處碰壁一事無成的廢材,突然高高在上,若是沒有這種感覺反倒有些不正常。

    “三兒。”

    見姜昊呼喚自己,王三立馬跑到其身旁:“少爺。”

    姜昊伸出拇指往身后指了指:“剛才叫過我的,免一年租金。”

    “啊!少爺,這……”王三愣在原地一臉蒙逼。

    姜昊嘴角微微上揚:“怕什么,你沒看見這些人多辛苦嗎?”

    “是,是。”王三連忙轉身大喊:“都給我安靜!少爺說了,凡是剛才與少爺打過招呼的攤販和商鋪,全部免去一年租金。”

    此言一出,眾人當場愣住。短暫的安靜之后爆發出洪水般的喊叫聲,攤販和商鋪老板接連對著姜昊鞠躬感謝,更有甚者竟跪地叩拜。各種感激贊美之詞撲面而來。

    “這混世小魔王為何突然發出善心?”街上行人中一中年婦女正與同行的男子私語。

    男子聽后急忙捂住婦女大嘴,眼神已是驚恐萬分,低喝道:“瞎說什么,要是被他聽見有你好果子吃。”

    姜昊停下腳步回頭看了兩人一眼便繼續大搖大擺地往前走。但僅僅是這么隨意一瞥便令二人慌忙轉身回避。男子使勁拍了下婦女胳膊:“死婆娘,差點讓你害死。”說罷,急匆匆地拉著婦女離開了街市。連購買的物品也忘了拿。

    “三兒,我真有那么可怕嗎?”

    聽姜昊這么一說,王三立馬奉承起來:“少爺別聽那兩人胡說,您是豐神俊秀天縱之資,這蒼茫大地試問有誰敢與您比肩?”

    “哇,你小子真惡心。”姜昊瞥了一眼王三,隨后補充一句,“不過我喜歡,哈哈哈。”

    一上午的時間,姜昊幾乎將城南所有自己在原來世界沒吃過的東西嘗了個遍,弄得只管付錢的王三一頭霧水。

    回到姜府時,姜震與涂山玉正巧站在院中。在二人身旁還立著三位中年男子。

    “夫人,少爺回來啦。”碧兒嬌聲道。

    “爹,娘。”

    “昊兒快來。”涂山玉朝姜昊招了招手,指了指身旁三人對姜昊說道:“這三位是明珠城請回的客卿(相當于現在的保鏢),往后你的安全便由他們負責。”

    “嗯。”

    隨著涂山玉介紹,姜昊也開始對三人打量起來:三人中最左側的男子名叫李穆,穿著一襲黑白相間的長袍,身材修長、眼神凌厲,手持一柄三尺利劍;中間的男子,哦不,若更為準確應該叫壯漢,壯漢名叫楊霸,赤著上身,穿了條灰色長褲,濃眉大眼、虎背熊腰,水桶粗的手臂上暴起的青筋如螭龍纏繞極具力量感;最右側的男子則顯得正常了許多,男子名叫楊凡,一襲白衣,中等身材,手持折扇,樣貌正如名中那個凡字,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不過與李穆和楊霸相比,楊凡帶給姜昊的感覺更為舒服。

    “見過少爺。”三人齊齊抱拳。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