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山海一念 > 第三章 離別之前
    深夜,鳳鳴城上空早已掛滿了繁星。

    姜震站在庭院望著璀璨星河不知在想些什么。

    “哎……”許久之后發出一聲長嘆。

    “震哥。”

    “玉兒。”見涂山玉走來,姜震趕緊調整面色強行擠出一抹笑容。

    涂山玉將手中大氅(外套)搭在姜震肩上,柔聲道:“在想什么呢?”

    姜震理了理衣角:“啊,沒,鳳鳴城難得有這么美的夜色,無人欣賞豈不可惜?”

    涂山玉白了他一眼:“在想明珠城的事吧?”

    “看來,什么事情都瞞不過你。”

    見姜震搖頭苦笑,涂山玉神情溫柔了許多:“不管回不回去,我都支持你做的決定。”

    姜震握著涂山玉纖細的玉手,眼中滿是柔情:“這些年跟著我,讓你受委屈了。”

    涂山玉微笑著搖了搖頭:“能陪伴震哥身旁在哪兒都一樣。”

    姜震聞言深吸口氣:“當年父親遭人陷害被逐出姜家,老人家臨走之際仍對此事銘心鏤骨,自是不能讓昊兒回去。”

    “天行至尊隕落,修羅族必定虎視眈眈,人族大旗還得有人扛起來。”

    “那震哥是何打算?”

    姜震沉思片刻說道:“昊兒心性頑劣,自然不能留他一人在這鳳鳴城,我打算將這孩子送往宗門磨練一番。”

    涂山玉聽姜震這么一說,神情有些低落:“玉鳳和靈兒都已嫁人,咱們一走,以后有人欺負他都沒人給他撐腰。”說著眼中便泛起了淚花。

    姜震將涂山玉摟在懷中,眼神堅定:“我姜家男兒乃是圣主炎帝直系血脈,父親若非當年被逐出家門如今亦是一方豪強。”

    “咱兩不可能護著昊兒一輩子,若任由他這樣下去反倒是害了他。”

    ……

    此時的姜昊正盤腿坐在床上運行著姜震所傳授的姜家練氣功法‘大荒經’。

    隨著體內元氣順著筋脈游走,姜昊感到一種莫名的舒爽。就在其專注修煉時,突然從其丹田處傳來一股狂暴的吸引力,原本還平穩運行的元氣被瞬間吸入氣海穴。

    “哇……”強大的力量令姜昊吐出一口鮮血,倒在床上蜷縮著身體抽搐起來。

    待筋脈元氣被氣海穴盡數吸收,姜昊才停止了抽搐。心中對這大荒經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恐懼。

    暗自怒罵:“次奧,就這么修煉下去,那孩子不被人打死也被這功法害死。”

    “咦,不對。”姜昊努力地想了想,“這孩子記憶里并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啊?”

    百思不得其解,姜昊只得鉆進被窩,等著明日詢問姜震。

    次日天還沒亮,姜昊便來到了大廳。卻見涂山玉已經坐在了大廳中央,左手托腮望著屋外。

    “娘。”

    “誒,昊兒今天怎么起得這么早?”知道陪在姜昊身邊的日子不多了,涂山玉聲音比往日更加輕柔。

    姜昊:“我睡不著,爹呢?我有事找他。”

    “你爹出去了,餓了沒?娘去給你做點吃的。”涂山玉說著便往廚房走。

    姜昊連忙跑上前將其攔下:“娘,不用,你就坐著,以后這些事讓下人做就行了。”

    涂山玉一聽此話愣了愣,隨后竟趴在桌上哭了起來:“嗚嗚嗚……”

    姜昊一頭霧水,不禁心中自問:“我哪里做錯了么?”

    見涂山玉哭得厲害,姜昊輕輕拍了拍其肩膀:“娘,你怎么了?一大早的。”

    “是不是爹欺負你了?等他回來我收拾他。”

    “哇啊啊啊啊啊……”這不說還好,一說涂山玉哭得更厲害,如同小孩兒一般。

    “臥槽,這么難伺候嗎?”姜昊已感覺無能為力。只得轉身離開。

    “昊兒。”涂山玉抬起頭,袖子已經濕了一大片。

    剛走到大廳門口的姜昊立馬又返了回來。被走過來的涂山玉一把抱進懷中。

    “咱昊兒越來越懂事了。”涂山玉將臉貼在姜昊頭頂,眼里充滿了幸福。

    “哎,都說這女人一天一個樣,我算是領教了。”姜昊腦子里滿是疑問,只得無奈開口:“娘你去做吧,多做點。”

    “昊兒想吃什么?”

    “都行,只要是娘做的我都愛吃。”

    涂山玉聞言忍住想哭的沖動,放開姜昊朝廚房快步走去。

    “哎……”姜昊望著涂山玉離去的背影發出一聲長嘆。

    “少爺。”

    “少爺!”躲在大廳門口的王三朝姜昊悄聲喊道。

    姜昊聞言轉頭呵斥:“你小子一大早鬼鬼祟祟的想干嘛?”

    王三跑到姜昊跟前:“昨天夜里小的聽見了一些不該聽的話,不知道能不能說?”

    姜昊:“怎么,你小子昨晚跑出去偷看別家姑娘幽會去了?”

    王三有些著急:“哎呀不是,小的昨夜聽老爺說要把您送去宗門。”

    姜昊一聽此話頓時來了火氣:“什么?我剛來沒幾天就要把我送人?”

    “啊?”王三呆在原地。

    見自己又說錯話,姜昊連忙圓場:“哦,我是說我剛醒來沒幾天我爹就要把我送走?在家里多舒服啊!”

    王三點頭說道:“可不是嘛,宗門規矩繁多,吃住更是比不上府里,少爺要是去了,指定待不住。”

    “那我娘怎么說?”

    王三撇了撇嘴:“您又不是不知道,家里只要老爺做出的重大決定,夫人從來不會反對。”

    “挖次奧。”姜昊頓時無語,走到桌前坐下,琢磨起來。

    過了大概半個時辰,丫鬟碧兒跟隨涂山玉端著熱騰騰的菜肴走了過來。

    “三兒,廚房還有一盤‘青丘新翠’,你去給少爺端過來。”涂山玉吩咐道。

    “好嘞。”王三回了一聲,立馬蹦跳著朝廚房跑去。

    姜昊對著桌上香氣四溢的菜肴猛吸了口氣,朝站在一旁的涂山玉說道:“娘,您不吃嗎?”

    “這些都是娘為你做的,娘不餓,你快吃吧。”

    怕說多了一會兒涂山玉又哭起來,姜昊立刻埋頭吃了起來。

    “昊兒,味道如何?”涂山玉見姜昊大快朵頤,忍不住問道。

    “嗯嗯嗯。”此時的姜昊哪還有心思說話,隨便敷衍幾聲又開始大口大口地吃起來。分分鐘便將五個大盤子吃個精光。看得一旁王三連連吞咽著口水:這少爺如今怎么這么能吃了?”

    涂山玉自然是滿心歡喜,轉身對碧兒吩咐道:“你們倆把這兒收了吧,我帶昊兒出去走走。”

    “是。”碧兒與王三立即行動起來。

    走在街上,姜昊明顯發現不管是路人還是攤主、商鋪老板,在見到涂山玉時都極為恭敬,同前日遇見自己時完全不同。這點從其眼神便能看出來。

    “自打你出事那天起,娘就一直待在家里,算起來也有些時日沒出來轉過了。”涂山玉撫摸著姜昊小腦袋柔聲道。

    見姜昊不吭聲,便轉移了話題:“昊兒,你有沒有想過若是有一天娘和爹離開你去了別的地方,自己該怎么生活?”

    “昊兒!?”

    “啊。”姜昊回過神來說道:“娘就放心吧,昊兒已經長大了,好男兒志在四方,若是有一天昊兒想你們了,自然會來找你們。”

    “那若是娘和爹離你很遠呢?”

    “嗯……”姜昊撇了撇嘴:“那就到時候再說唄。”

    涂山玉聞言眼中贊賞之意甚濃:“我家昊兒始終是姜家直系血脈,骨子里和你爹一模一樣。”

    說罷,便從懷中掏出一塊墨色令牌塞到姜昊手里,眼里柔情無限:“娘把這塊令牌交給你,以后在外若是遇到自己無法應對的困難,就拿著令牌去青丘山。”

    姜昊握著手中略微沉重,不知是何材質的古樸令牌,心中感動得不要不要的:“當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吶。”

    傍晚,回到府上的姜震徑直走向了姜昊房間。

    “咚、咚、咚。”

    “昊兒。”

    正在思考人生的姜昊聞聲連忙將門打開。

    “爹,您這是去哪兒了,一天沒見你有些想你啊。”

    剛走進屋的姜震被姜昊一把抱住,這從未有過的體驗令其一時間手足無措:“昊兒,你,你這是作甚,成何體統,快松開,傳出去惹人笑話。”

    “兒子抱老子天經地義,有誰敢笑?”

    姜震佯怒:“你松開說話。”

    “嗯……”誰知在姜昊松開之后,姜震原本想要說的話卻怎么也說不出口。

    “爹,你怎么了?”

    “呃,沒事,你早些睡吧,咱們明日再談。”姜震說完便轉身離去,唯獨那微微上揚的嘴角顯示著其此刻的心情。

    姜昊關上門回床上躺下,心里莫名地煩躁起來:“這臭小子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深夜,姜震輾轉反側難以入眠,回想著姜昊的舉動,心中除了感動剩下的便是詫異。

    身旁的涂山玉為其理了理被褥:“怎么了?”

    “玉兒。”

    “嗯?”

    “你有沒有覺得咱兒子自從醒來之后整個人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涂山玉細細想了想:“是有一點,怎么了?”

    “沒什么,我回來時去他房間那小子竟然抱我,還說什么兒子抱老子天經地義,你說這……”

    “噗嗤。”涂山玉聞言立刻笑出了聲:“這還不好?昊兒性子雖然同之前變化很大,但這都是往好的方向變化,你應該高興才是。”

    “嗯,是啊,只是覺得哪里出了點問題,一時間又說不上來。”

    涂山玉聞言翻過身去,語氣略帶幽怨:“別多想了,待你明日將事情告訴昊兒,你看他還抱不抱你。”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