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山海一念 > 第五章 前往明珠城
    此時的姜昊腦中一片空白,強烈的求生本能令其緊閉著雙眼不斷嘶聲叫喊:“我可以學,我可以學啊!”

    姜震聞言快速揮出右手,掌中爆射出一股元氣柱,將身體離地面已不足五尺的姜昊定在了半空。

    “學?心中若無堅定意志,你又能學到什么?”

    “我次奧。”姜昊睜開眼見姜震竟已站在地面皺眉盯著自己,被嚇了一跳。言語急切:“爹你先放我下來,咱們有話好好說嘛。”

    “砰!”

    “哎喲。”

    摔到地上的姜昊連忙爬起來,低著頭來到姜震跟前。

    “爹,咱們就這樣平平淡淡的生活下去不好嗎?為什么非得修煉?”

    姜震聞言沉默了許久,神情頗為感慨:“昊兒,你可知道咱們如今的安穩日子是無數先輩用生命換來的?若這世間之人皆同你的想法一樣,人族早已被趕盡殺絕。”

    “今亂世將至,你既是圣主之后,便要主動肩負起這份責任。”

    見姜昊埋頭沉思,姜震臉色漸漸緩和了下來:“你此刻年紀尚小,若有一日能登臨絕頂,便可明白為父方才所言。”說罷,轉身朝姜府走去,身影在月色下被拉得很長,很長。

    “得盡快找到回去的辦法才行,這里太他娘的兇險了。”

    “可回去之后那具身體的癌癥還是沒辦法治好,豈不死的更慘?說不定這個時候那具身體已經不在了。哎”姜昊站在原地望著姜震略顯孤獨的背影,心中有些凌亂。

    ……

    “給昊兒說過了?”涂山玉看向進屋的姜震,見其點了點頭,為其倒了杯茶水輕聲問道:“那咱們何時離開?”

    姜震走到桌前將杯中茶水一飲而盡,神色平淡:“就今夜吧。”

    “啊!?”涂山玉猛地從椅子上站起來,滿臉驚訝。

    姜震端詳著手中精致的白玉茶杯,臉上不見一絲波瀾:“提前出發便能早日回來,如今事情皆已安排妥當,咱們多留幾日也毫無意義。”

    “可我還想再陪昊兒幾天。”涂山玉搖晃著姜震胳膊,眼中帶著一絲懇求。

    “嗯,就依咱們玉兒。”姜震微笑著轉頭看向涂山玉,星目飽含柔情。

    涂山玉被姜震這么一看,臉上竟浮現出一抹紅暈,佯怒著拍打姜震胸口,低下頭害羞地說道:“都老夫老妻了,也不嫌害臊。”

    深夜,姜昊躺在床上難以入眠。剛下定決心闖一闖這山海世界,卻又為氣海穴的問題犯了難。

    “到底該不該跟他說呢?要是說了他會不會因為我沒法修煉直接把我拍死?要是不說,等他回來發現我修為寸步未進還是會把我拍死。”

    “為什么橫豎都是死啊!?”

    “次奧,我太難了。”想到這里姜昊直接用被褥將自己腦袋蒙住,發出一聲無能哀嘆。

    “誒,有了。”姜昊猛地掀開被子,“可以去宗門修煉呀,山高皇帝遠,天高任鳥飛,嘿呀,我他娘的真是個天才。”

    未做細想,姜昊立即下了床開始收拾起來,一邊收拾一邊哼著自己原來世界最愛的歌曲:“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哪會怕有一天會跌倒,哦嘍哦……”

    那心情,別提有多開心了。

    ……

    “咚咚咚”

    “少爺,少爺,該用膳啦!”

    翌日早晨,王三和往常一樣按時來到姜昊門前呼喚。見屋內久久無人應答,便推開了房門。

    “咦?少爺?”

    王三在屋子里四處張望,發現桌上擺放著一封書信,打開一看卻發現只有四個丑陋大字:已走,勿念。

    昨夜姜昊原本寫了很長一封信,后來想起自己那個世界的文字和山海世界的大不相同。情急之下山海界的很多文字又都想不起來,只能想出這四個與山海界書寫一樣的文字。

    “夫人不好啦!夫人不好啦!”

    碧兒見王三大叫著跑了出來,呵斥道:“王三你一大早瞎說什么呢,我家夫人好得很。”

    王三并未理會碧兒,轉頭對涂山玉焦急地說道:“夫人,少爺離家出走了。”

    “啊。”涂山玉驚呼:“什么時候的事?”

    “小的不知,小的剛才去少爺房間只發現了這封信。”王三說著便將書信呈上。

    涂山玉看過書信,連忙吩咐道:“昊兒此時應該還沒有走遠,趕快派下人去找,這孩子身上還有傷吶。”

    “是!”王三立即轉身朝屋外跑去。

    “不用找了。”就在這時姜震從屋里走了出來。

    見三人一臉不解地看向自己,姜震走到涂山玉身前神色平靜地說道:“昨夜昊兒選擇去姜家,怕見了你又舍不得離開,才想出了這個辦法,我已安排李穆他們持信物將他送往明珠城,玉兒放心吧。”

    “可是老爺……”

    “嗯!?”姜震見王三欲開口當即轉頭怒視,嚇得其立刻低頭閉嘴。

    涂山玉黛眉微皺:“你不是說過不把他送回去嗎?”

    姜震望著湛藍天空意味深長地說道:“有些事總得面對,我不想家父死后仍背負罵名。”

    涂山玉呆呆地看著姜震背影,恍惚間似感覺到當年縱橫三界所向披靡的霸氣身影又回來了。

    此時的姜昊正被李穆三人圍著坐在一只青色玄鳥(靈獸)后背,穿梭于云層中。四人被一個元氣罩包裹,并未感受外界的沖擊。

    看姜昊拉著個臉便知道其心中一定郁悶無比。也難怪,這小子做夢也沒想到,早上剛出鳳鳴城沒多遠便被李穆三人捉住了。說什么奉姜震之命送自己去明珠城。

    “哎,老子真的是太難了。”姜昊內心悲嘆。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一行人便來到了明珠城。

    明珠城由長州人族之主神農氏與太陰圣母瑤姬協力建成。此城不設城墻,一半在陸上,一半在海中,瑰麗夢幻,頗具浪漫氣息。又因其靠海,遂成了著名的港口城,乃是長州,甚至整個大荒與海外往來商貿的最大據點。

    因氣候適宜,海風陣陣,建筑風格具有海濱風情,被稱為“夏之城”和“南國之珠”,同時也因神農與瑤姬之間傳奇的愛情而被稱為“愛情之城”。

    “少爺,我們到了。”李穆渾厚的嗓音聽起來格外舒服。

    姜昊下了鳥背,欣賞著明珠城迷人美景,感受著微涼海風,竟然將此前的煩惱拋到了九霄云外。

    “嘿呀,原來是送我到這兒來度假啊,你們為什么不早說?三個死鬼害我擔驚受怕。”姜昊一臉賤笑。

    李穆三人相互對視一眼,皆看出了彼此眼中的無奈,不由得搖頭苦笑。

    “咱們現在去哪兒?”

    見姜昊發問,楊凡笑道:“少爺若不著急,咱們可以先帶您熟悉一下明珠城的環境。”

    “嘿,你笑起來很好看的嘛,你們仨要跟著我多長時間?”

    李穆:“生命不息,守護不止。”

    姜昊聞言身體忍不住往后一縮:“哇次奧,狗皮膏藥?”

    “那你們仨以后是不是什么事都聽我的?”

    三人齊齊點頭。

    “除了離開少爺,其它的事情只要不違背師父囑托,我三人都竭力照辦。”

    一直沉默不語的楊霸突然開口,姜昊沒想到體型如洪荒猛獸的楊霸嗓音竟格外溫柔。

    “什么!你們仨竟然是我爹的徒弟?”姜昊有些不敢相信,“我爹有那么厲害么?”

    見三人閉口不語,姜昊摸了摸肚子說道:“那咱們先去吃飯吧,餓死我了,最近食量越來越大,哎。”

    “這明珠城哪家餐館最貴,你們就帶我去哪家,咱們好好吃一頓。”

    “餐館?”三人聞言皆一頭霧水。

    “哦,是客棧?酒樓?嗯……”姜昊有些不耐煩,“哎,反正就是吃飯的地方,三個傻貨。”

    楊凡率先反應過來:“少爺這么說我們就明白了,這明珠城最有名氣的還屬醉仙樓,能在醉仙樓赴宴的皆是城中非富即貴之人,只是……”

    姜昊:“只是什么?”

    “只是師父曾說過,錢財皆身外之物,唯有提高自身修為才是正道,遂,遂屬下囊中有些羞澀。”楊凡有些難為情地說道。

    姜昊聞言大笑:“啊哈哈哈,這有啥不好意思的,跟著我,怎么可能讓你們買單,哦不,付賬。”

    隨后便從懷中掏出一枚儲物袋在手里拋了拋,神色得意地說道:“我早有準備,走吧。”

    “是。”三人點頭,轉身帶路。

    姜昊跟在后面搖了搖頭:“哎,真不知道你們仨平日里怎么生活的。”

    四人順著寬敞街道走了大概半柱香時間。在繞過一排精致的紅頂平房后,一座巍峨霸氣的建筑出現在姜昊眼前。建筑高約三百六十丈(一丈約3.33米),寬約七百二十丈,分九層,皆采用長洲萬年‘尋木’(神樹的一種)建造,每一層都刻滿了神態各異的上古靈獸,在第五層中央掛著一幅巨大牌匾,其上刻著三個矯若驚龍的大字:醉仙樓。

    遠遠看去,暗沉古樸的醉仙樓如同一座巨型寶塔,聳立于海陸中央。在色彩繽紛的明珠城內顯得異常突兀。

    “哇次奧!真的牛批。”姜昊被眼前景象深深震撼。在原來的世界可從沒見過這么夸張的單體建筑。

    楊凡三人此刻神情也有些激動,只因在明珠城生活了二十余年,從未想過有一天能到醉仙樓吃飯。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