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山海一念 > 第十一章 天癸
    “三兒,走。”

    “少爺,您這是要去哪兒。”

    王三見姜昊一大早便乘上姜家公用坐騎--仙鶴,有些好奇地說道。

    “我試試這府上的坐騎,順便在附近兜兜風。”

    王三看了眼屋里堆積如山的寶貝,撇了撇嘴:“昨日他們送的東西還沒理完吶,小的就不去了吧?”

    姜昊佯怒:“趕緊給老子上來,回來再弄。”

    “是。”王三一臉不情愿地站了上去。

    “不知道這玩意兒和我家那250比起來怎么樣?”想到這兒姜昊莫名有些興奮,“坐好了啊。”

    嘴里冒出一連串摩托車發動機的聲音,姜昊拍了拍仙鶴胸脯,大喊一聲:“駕!”

    平日里溫順的仙鶴竟然拔地而起直竄云端。

    “我芽~你的溫柔。”強大的后坐力嚇得姜昊一把抱住仙鶴脖子,轉頭一看,竟已不見王三身影。

    “三兒!?”

    “少爺,少爺,我在這兒吶,您快拉我上去。”王三帶著哭腔叫喊。

    “哎呀,臥槽!”姜昊低頭一看,發現王三此刻正緊閉雙眼,抓著一條鶴腿在空中蕩起了秋千。

    姜昊趕緊掐住仙鶴脖子來回晃動,撇嘴瞪眼:“給老子慢點。”

    “呃、呃、呃…”原本悅耳動聽的鶴鳴,硬是被其掐成了鵝叫。

    世人眼里身份尊貴的仙鶴估計這輩子也沒想到會遇上姜昊這樣的傻子,簡直就是:真-窒息的操作。趕緊放緩速度,等待姜昊將王三拉上背。

    “呼……呼……”王三大口喘息,眼神帶著埋怨:“少爺,哪有您這樣騎仙鶴的。”

    “嘿嘿,操作失誤,操作失誤。”姜昊自知理虧,撓了撓后腦勺,開始正常駕駛。

    仙鶴載著二人一會兒遨游在云端,一會兒又穿梭于天空之城,在清晨霧海、一米陽光的襯托下反倒成了別人眼中的美麗風景。

    姜伯凌此刻正負手立于屋頂,凝望著云中身影。臉上始終帶著慈祥的笑容。

    叔凌島的姜雨柔臉上浮現一絲感慨:“真羨慕五弟能活的這么輕松。”

    身旁的趙夢玥聞言立即嘟起小嘴,看起來極為可愛:“姐姐這有啥好羨慕的,你要是在這里住的不開心,過幾日我們就一起回流光城,那兒的風景雖比不上這里,但一定比這兒好玩。”

    姜雨柔玉顏淺笑,摸了摸趙夢玥小腦袋:“玥兒乖,姐姐自幼無父無母,幸得爺爺當初將姐姐撿了回來,外面的世界無論多么美好,姐姐也不會離開姜家半步。”

    “為什么啊?”趙夢玥一臉天真地問道。

    姜雨柔望著遠方,眼中似有無盡迷茫,沉默片刻,神情透著一股淡淡的哀傷:

    “能扔掉親身骨肉的世界,再美,又能美到哪里去呢?”

    ……

    “呼……舒服。”

    姜昊下了鶴背徑直來到大廳坐下,看起來似乎意猶未盡。

    “紅中,倒茶。”

    紅中是姜昊為了省事兒,按照自己原來世界的麻將給府上下人取的小名。

    王三見其回了屋,立刻喚來下人繼續整理大廳里的寶貝。

    “吞吧吞吧,老子看你能吞多少。”

    盤腿坐在床上的姜昊往嘴里扔了一枚引氣丹,閉目修煉起來。

    不一會兒,見內體游動的元氣再次被氣海穴吸走,姜昊直接將剩下的八枚全都倒進了嘴里。

    含糊不清地說道:“老子給你來個莽的!”

    “嗯?”感受著緩緩涌入筋脈的元氣,姜昊有些納悶:“這八枚和一枚的效果為啥差不多啊?”

    不過令姜昊值得高興的是,在元氣被吸走之后并沒有出現之前的乏力感。

    “是不是快吃飽了?”姜昊覺得自己想的有些道理,趕緊出門乘上仙鶴飛向叔凌島。

    “三姐!三姐!”

    屋外的趙夢玥見姜昊隔著老遠就開始大叫,立刻轉身回屋將房門關上。

    朝正在煉丹的姜雨柔悄聲吶喊:“姐姐,登徒子姜昊來啦!”

    “嘭。”

    姜雨柔身前的丹鼎突然炸裂,原本精致的小臉頓時覆蓋上了一層灰。整個屋子都充斥著濃濃的刺鼻草藥味。

    “玥兒。”姜雨柔轉頭看向趙夢玥,眼中透著無奈。

    趙夢玥捂著小臉:“哈哈,姐姐,不能怪我,要怪就怪屋外的色狼!”

    “咚咚咚”

    “三姐開下門,我有事找你。”

    姜雨柔連忙裝出一副虛弱的嗓音:“五弟,我身體有些不適,你明日再來吧。”

    “嗯?身體不適?”姜昊納悶,沉思片刻突然猥瑣地笑了起來:“嘿嘿。”

    “那好,我明日再來,三姐記得多喝熱水。”說著便乘上仙鶴返回季凌島。

    “多喝熱水?”姜雨柔有些懵圈,一時間難以理解姜昊話語的涵義。

    ……

    “三兒。”姜昊剛下了鶴背便開始呼喚王三。

    “少爺。”王三一臉淡定的跑了出來,似已對大廳里的寶貝產生了麻木的感覺。

    “咱們這兒的女孩子來那個吃什么好啊?”

    “哪個?”王三滿臉疑問。

    姜昊怒道:“格老子,女孩子來那個還能是哪個!?”

    這話問得從小到大連女孩兒手都沒牽過的王三直接蒙逼。

    委屈著說道:“少爺,您能不能稍微說清楚一點,小的真的不明白。”

    “少爺說的可是天癸?”這時大廳里的‘二條’跑了出來,小臉微微泛紅。

    姜昊雖不知道天癸的含義,但見同為女子的二條害羞模樣,便知道其定是理解了自己的意思。

    “二條姐既然明白,那這件事就交給你來辦吧,先看看族人送的東西里頭有沒有合適的,我好給三姐送過去。”

    “是。”二條立即轉身回到大廳仔細查找起來。

    傍晚,叔凌島

    “三姐。”

    正在屋外整理藥草的姜雨柔聞言抬頭,笑容親切:“五弟。”

    “給,族里人送的東西實在太多,還請三姐幫我分擔一點。”姜昊說著便拿出準備好的儲物袋遞給姜雨柔。

    “五弟不用了,我這兒……”

    “你就收下吧,咱們既然是一家人還分什么你我。”姜昊直接抓著姜雨柔手腕將儲物袋放到其手掌。

    姜雨柔沉默片刻,微笑著點了點頭。

    “三姐,你這兒怎么才三個下人啊?”

    姜雨柔:“這叔凌島原本就我一個人住,玥兒來了便給她安排了三個下人伺候。”

    “原來三姐喜歡清靜。”

    姜雨柔:“對了,今早你來找我,可是引氣丹奏效了?”

    姜昊聞言拍了拍額頭:“你不說我都忘了,你給我的引氣丹用完了,嘿嘿,能不能再來點。”

    “嗯。”姜雨柔輕聲應道,“明日我煉制好了,派人給你送過來。”

    “多謝三姐。”

    夜里,躺在床上的姜昊為自己修煉的事情想起了辦法。

    “若一時半會兒解決不了練氣的問題,倒不如先煉體,可這肉體的淬煉也需要用到自身元氣啊,次奧。”

    “誒。”似想到了什么,姜昊突然從床上蹦了起來:“既然我體內元氣只要出現便會被其吸走,等那三個傻子回來,直接往我體內輸送元氣不就行了嗎,嘿呀,我他娘的真是個天才。”

    雖然這樣想,但在第二天姜雨柔派人送來引氣丹時,姜昊還是忍不住嘗試了一番,結果并沒有什么變化,體內元氣被氣海穴吸得一絲不剩。

    半月后,李穆三人終于回到了季凌島。還沒來得及坐下喝口茶水,便被其叫到了自己房間。

    在聽到姜昊要自己往其體內輸送元氣時,李穆當即嚴詞拒絕:“少爺簡直胡鬧!”

    “元氣雖看似無害,但不同人體內的元氣若是相互碰撞,輕可令人筋脈寸斷,重則當場爆體而亡,豈能胡亂嘗試!”

    “切。”姜昊撇嘴:“怕什么,我爹往我體內送過都沒事,難不成你們比他還厲害?”

    “再說了,我體內本就沒有一絲元氣,大不了你們分開來。”

    見三人默不作聲,姜昊猛地一拍桌子:“不干就給老子滾!若是無法修煉,我活在這世上有什么用!?”

    “你們能保護我一輩子?”

    李穆似覺得自己剛才言語過激,朝姜昊頷首抱拳:“少爺,屬下有錯,但此事確實不能操之過急,你讓我們再考慮考慮。”

    姜昊一臉冷漠:“何時給我答復?”

    李穆沉思片刻:“明早。”

    “行吧,我也不差這一天。”

    打發走三人,姜昊突然跳起來甩起了右手,臉早已憋得通紅:“嘶,我芽你的溫柔。”

    “少爺你怎么了?”門口王三一臉關切。

    “怎么了,你看不出來嗎?體內沒有元氣老子拍個桌子都能把自己手弄折了。”

    “次奧!晚飯別叫我!”說著便扭頭回了房間,將門‘砰’地一聲關上。

    “大師兄,若少爺所言屬實,我倒覺得不妨一試。”坐在別院石凳上的楊霸往嘴里灌了一口烈酒率先開口。

    見李穆眉頭緊皺沉默不語,一旁楊凡若有所思地說道:“少爺的情況咱們確實聞所未聞。”

    “師父臨行前并未對我們交待過此事,咱們還是別貿然嘗試。”

    許久之后,李穆站起身來朝二人沉聲道:“事已至此,明日一試便知。”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