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山海一念 > 第十二章 五行道劫
    金鰲島碧游宮,一中年女子端坐于大殿之上。女子身著淡金色長裙,儀態高雅從容,眉眼之間更是鳳翥龍翔。她便是通天教主弟子,如今的截教教主:金靈圣母。封號:斗姆元君。

    “師尊,明珠城姜城主到訪。”一弟子走進大殿神色恭敬地說道。

    “快請。”

    “是。”

    片刻之后,姜伯凌神色焦急地大步走了進來,朝金靈圣母拱手說道:“元君。”

    見姜伯凌如此,金靈圣母有些詫異,連忙起身相迎:“伯凌,可是組建鎮魂盟一事受阻?”

    姜伯凌擺了擺手,沉聲道:“昨日幽云宗樊印告知,其宗門數十名弟子被天殺閣所刺,定是偽圣天誅又將破除封印。”

    “什么!?”圣母玉顏大變。

    姜伯凌:“此前一戰三界皆受重創,人族存于地界的金仙已不足一手之數,而今天殺閣再次現世,各州修士皆心神惶恐。”

    “我欲親自率領闡教余下三萬弟子前往南靈荒,特來請元君助我一臂之力。”

    見金靈圣母陷入沉思,姜伯凌言語急切:“元君,你我皆身負守護人族之重任,此事萬不可拖延吶。”

    “倘若偽圣天誅破除封印,地界將再無寧日。”

    圣母:“伯凌勿急,此事關系重大,需從長計議。”

    “天行至尊隕落,青帝靈感仰重傷垂死,在他族面臨修羅族皆求自保之際,我們更不可貿然行事。”

    “至于存世的人族大能,自然不是你我二人能猜透,武道悠遠長河中定不乏隱士高人,或許他們比我們看得更透徹吧。”

    ……

    就在二人交談之際,長洲明珠城突然間狂風四起。海面上出現了數道極其罕見的水龍卷。

    “轟隆隆隆隆……”,隨著滾滾雷聲襲來,前一秒還是烈日當空的明珠城,轉眼間已被黑云籠罩。滿大街都是人們慌忙奔跑的身影。

    “啊……”

    “少爺!”

    “少爺!”

    姜昊房內,李穆等人正滿臉焦急地朝倒在地上翻滾慘叫的姜昊呼喚。

    早上三人為姜昊傳送元氣時,發現這小子身體竟如無底洞一般怎么也填不滿。在三人將姜家族人送來的元晶快耗盡時,其體內又突然涌出一股強大力道將其三人震開。隨后便出現了現在的畫面。

    姜昊雙眼赤紅,面目猙獰,臉上細小血管清晰可見。只感覺渾身灼熱難耐,似有無數只螞蟻在撕咬著每一寸肌膚。白袍早已被其體內滲出的鮮血浸透。

    “少爺!”

    見姜昊如此難受,李穆欲上前將其抱起,可還沒走到其跟前便被一股狂暴力量再次震退,根本無法近身。

    “啊!”

    隨著兩行血淚從其眼中流出,姜昊感覺此刻體內血肉正被一股強大力量在極短的時間內撕裂、愈合了無數次。

    “少爺。”

    “別過去!”見王三欲上前,李穆趕緊將其攔下。

    “哐!”

    突然,陰暗天空劈下一道巨型赤色閃電將整個房屋瞬間摧毀。李穆趕緊帶著下人遠離。

    眾人只見姜昊身體被一道金色光芒包裹著緩緩飄上半空。

    “哐!”

    閃電正中姜昊天靈蓋,被金色光罩阻擋。

    光罩內,姜昊只覺體內似鉆進了無數只細小蟲子,在里面瘋狂啃噬著自己的血肉,鉆心的疼痛令其出現痙攣,于半空不停抽搐。

    “啊……”

    “轟隆隆……”沙啞的慘叫聲很快便被滾滾雷聲壓下。

    突然出現的異象,引來了一大群姜家族人,皆滿臉震驚地望著空中身影。

    姜孟羽內心詫異:“看來那件事是真的,報應降臨在他身上了。”

    一旁的姜翡心里正為姜仲羽和姬霓打抱不平:“哼,叛徒的后代就當如此,二哥和娘親倒是有些冤枉。”

    “姐姐你看,這登徒子也不知做了多少壞事,連老天爺都要懲罰他。”

    “玥兒不許胡說!”姜雨柔滿臉擔憂地望著姜昊,心里默默為其祈禱。

    這半個月的相處,姜雨柔眼里的姜昊與旁人大有不同,表面上看起來姜昊雖吊兒郎當不學無術,但卻從未做過出格的事情。對修煉一事更是癡迷不已,單是引氣丹姜雨柔就為其煉制了不下八十枚。

    待姜昊周身光芒隱匿,烏云緩緩退散,天色逐漸恢復晴朗。

    就在眾人以為事情已經結束時,天空突然降下一道陣法將姜昊籠罩在內。陣法內五道顏色各異的光柱圍繞著姜昊快速旋轉,看起來極為詭異。

    “啊,這是,五行道劫!?”李穆驚呼。其直到此刻才明白,原來姜昊一直在渡劫。

    雷罰包含在道劫之內,又存在于道誓之中。在山海世界,唯有一些超出天地規則的存在出現才會引來道劫將其擊殺。

    隨著五行道劫運轉,姜昊渾身上下如同有上萬根針在來回刺扎,又如同正在被千刀萬剮,想要嘶聲叫喊,卻發現連張開嘴在此刻都成了一種奢求。

    在其即將昏過去時,刺骨的寒冷猛然襲來,姜昊感到神魂被凍得發顫,連呼吸也變得極其微弱。

    眼中剛出現幻象,立刻又仿佛置身火海,身體每一絲血肉都如同被焚燒殆盡,強烈的灼燒感令其恨不得親手將自己身體撕裂。

    烈焰之后,姜昊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血肉如失去養分的花草,逐漸凋零枯萎,直到只剩下一層皮貼在骨頭上。

    身體承受的痛苦,內心出現的煎熬與驚恐,姜昊早已感到生不如死。其寧愿自裁也不愿遭受這般折磨。

    “老子來到這個世界是為了什么!?”姜昊心中怒吼。

    圍觀之人無不動容,即便如姜孟羽、姜翡之輩,內心深處也對此時的姜昊生出了一絲憐憫。

    “少爺啊,嗚嗚嗚……”王三早已跪在地上哭得稀里嘩啦,恨不得沖上去替姜昊承擔這份來自山海世界規則的懲罰。

    李穆三人不忍心看下去,默默轉身低下了頭,神情無比自責。在場除了玄沖,只有他們知道,這五行道劫的后果。即便是強如山海世界金字塔頂端的金仙修士面對此劫,稍有不慎亦將身死道消,灰飛煙滅。

    姜雨柔眼中滿是擔憂,其如今似覺得與姜昊此刻遭遇相比,自己被父母拋棄的痛苦,變得不值一提。身旁的趙夢玥早已被嚇得躲在了其衣裙之后,在其父趙淵的精心呵護下,平日里何曾見過如此瘆人的場景。

    陣法中,早晨姜昊氣海穴內出現的金色珠子開始自行旋轉,磅礴的元氣噴涌而出,其殘破的身軀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修復。

    姜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五行道劫和金色珠子把自己的身體當做戰場,兩股神秘力量在自己體內橫沖直撞,五臟六腑時刻于爆裂邊緣徘徊。

    整個五行道劫持續了足足一個時辰。

    待陣法消失,李穆飛身接住墜落下來已形如骷髏的姜昊,從儲物袋拿出一件袍子將其裹住。

    見李穆欲帶著姜昊離開,玄沖快速沖到其身前攔住去路,沉聲道:“少爺乃姜家至親,宗……”

    “滾!”李穆皺眉怒喝。看了看懷里早已昏死過去的姜昊,眼中滿是悲痛。

    “李穆!”

    就在這時,剛從金鰲島歸來的姜伯凌直接來到李穆身前,聲音冰冷:“還我昊兒。”

    見李穆朝自己瞪眼怒視,姜伯凌金仙中期的強大氣場立刻從其體內爆發,手中幻化出闡教至寶陰陽鏡,白眉倒豎,再次冷聲開口:“還我昊兒,否則,死!”

    在如此近的距離,李穆知道姜伯凌若想殺掉自己不過是抬手之間。但仍咬牙威脅:“你若是救不了,明珠城定將永無寧日。”

    姜伯凌一把搶過李穆懷中的姜昊,轉身朝云霄殿疾馳。

    “隨我來。”

    三人聞言對視一眼,急忙跟上。

    將姜昊平躺在床上,姜伯凌拿出一枚赤紅色丹藥放入其口中。沉聲道:“念在你三人護主心切,這次便饒了你們,昊兒是姜家子孫,沒有人能從我這里把他搶走。”

    “說吧,為何會在他身上出現五行道劫?”

    待楊凡講述事情經過,姜伯凌頓時勃然大怒:“虧你們還是空冥境修士,連武道常識都不懂嗎?”

    “是少爺說師父曾……”

    “師弟!”李穆低喝一聲,打斷了楊霸話語。

    姜伯凌聞言突然想起來前些日子姜昊曾對自己說過,姜震往其體內輸送元氣一事。當時本以為是句玩笑話,此刻回想起卻令其心神一震。連忙坐到床沿查驗姜昊脈象。見其脈象極為微弱,一時間又不敢貿然往其體內輸送元氣。

    “五行道劫極為罕見,乃是金仙成圣之象,昊兒尚未步入武道,怎會將此劫引來?”

    “以昊兒的身體,一開始的雷劫便可令其粉身碎骨,又為何連五行道劫也無法將其擊殺?”說到這兒,姜伯凌突然猛地轉頭看向楊凡:“你剛才說昊兒體內曾出現過金色光罩?”

    “嗯。”

    姜伯凌聞言陷入沉思,腦中快速回想著三界中能散發金光又能硬抗五行道劫的至寶。

    片刻后,突然心神一震,手中快速結著指印,使出闡教秘法‘天眼通’定眼看向姜昊氣海穴。

    “果然!”姜伯凌欣喜若狂,見李穆三人疑惑地看向自己,激動地說道:“昊兒乃昆侖山守護神轉世!”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