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山海一念 > 第十三章 海上升明月
    “什么!?”三人聞言皆目瞪口呆,面面相覷之后,心中震驚如同翻江倒海。

    昆侖山有著人族守護神一事三界皆知。當年伏羲和女媧坐鎮封天印(即后來的昆侖山),守護著三氣之平衡。

    伏羲吸收天地精氣煉化出五行靈氣,又在虛空之境邊緣十二個方位以五行之氣煉化成十二顆玄靈珠守護在虛空邊緣,鎮守住陰陽動蕩之力,后來逐漸實體化成為世間生物的樣貌。后人稱為十二圣守護者--駐守封天印氣力最弱的虛空邊緣,鎮壓住日益動蕩的陰陽之氣。

    每一代守護神轉入輪回的時候,都會保留自己的靈魂轉托給下一代守護神。而承載靈魂之物便是其本體玄靈珠。

    姜伯凌來到桌前為李穆三人滿上靈茶,臉上洋溢著笑容:“沒想到你三人無意間令昊兒覺醒了體內玄靈珠,那五行道劫定是因其出現方才突然降臨。”

    李穆:“那少爺的傷?”

    “宗主莫非忘了我姜家先祖是何人?”

    “誒!”聽聞此言,李穆突然用力拍了拍腦門,朝姜伯凌抱拳單膝跪下,言辭誠懇:“晚輩方才魯莽,請前輩責罰。”

    姜伯凌:“宗主無須如此,三位皆人中豪杰,有你們陪在昊兒身旁,老夫可安心前往南靈荒。”

    “南靈荒?”

    “嗯。”姜伯凌點了點頭:“南靈荒日月無法照射,靈氣最為稀薄,乃是天下戾氣血煞匯聚之地。”

    “如今,天殺閣現世,偽圣天誅即將破除封印,我與金靈圣母商議決定,由我和幽云宗樊印率領各宗修士先行前往南靈荒,元君與炎箭宗紀海留守長洲。”

    李穆:“前輩可曾定好日程?”

    姜伯凌深吸口氣,淡然道:“原本打算三日后啟程,如今看來,此事需再議。”

    李穆聞言掏出宗門令牌,轉身對楊凡囑咐:“師弟,你速回宗門率弟子們到明珠城聽候前輩調遣。”

    “嗯。”楊凡點頭,接過令牌后朝三人抱拳辭別。

    “老夫代長洲修士多謝宗主。”

    見姜伯凌堂堂金仙大能竟然朝自己作揖感謝,李穆受寵若驚,趕緊將其托住:“心系天下乃修士之本,前輩如此豈不折煞我也,晚輩愧不敢當,愧不敢當。”

    心系天下是姜家祖訓里的一句話。此時見李穆竟脫口而出,姜伯凌忍不住連連點頭,眼中滿是贊賞。

    轉頭看著昏迷的姜昊,悵然道:“這孩子小小年紀肩上便扛著這般重擔,也是苦了他了。”

    待李穆和楊霸離去,姜伯凌派人跟隨前往季凌島修繕損毀房屋,獨自守在屋內注視著姜昊身體變化。

    昏迷中的姜昊來到了一個極其古怪的世界。四周大地干裂,寸草不生,泛黃的天空看不到一絲云彩。

    “這是哪兒?我又死了?”姜昊環顧空曠大地,張望著自語。

    “喂!有沒有人啊?”

    “喂!有沒有人啊……”答應自己的只有一道道回聲。

    就在其心中開始焦慮不安時,天空突然滴起了雨點。隨著時間流逝,雨越下越大,干裂的大地漸漸變得濕潤起來。

    看著雨水直接從自己身體穿過,姜昊被嚇了一跳,滿臉疑惑:“這尼瑪是什么情況?”

    無情的大雨放肆沖刷,連姜昊自己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腳下的大地已經變成了一個湖泊。自己的身體如小船一般被緩慢上升的水位抬了起來。

    天邊不知何時出現了無數條細小支脈,全都朝著身下這片湖泊匯聚。

    隨著時間流逝,姜昊越來越納悶,在這個地方不會感到饑餓,也不會感到冷熱、困乏,仿佛置身于一個永恒的國度。

    當大地變成湖泊,再由湖泊匯成大海。雨,終于停了。

    許久之后,海平面上竟出現了魚肚白。

    盯著蕩漾在碧海上的柔和月光,姜昊原本焦躁的心情緩緩平復下來。待其定眼朝皎月望去,發現其上竟有著無數細小繁復銘文在歡快跳動,柔和的月光便是由那些銘文散發出來。

    似過了一月,又似過了一年,姜昊終于忍受不住枯燥難熬的日子,開始盤腿坐在海面,嘗試著運行大荒經。

    隨著其功法運轉,神奇的一幕出現了:姜昊身下大海如同被其功法牽引,無邊海水瞬間沸騰起來,天空一直沒有落下的明月開始快速轉動,柔和的月光漸漸轉換成金色,隨后竟如同烈日一般讓人無法直視。

    姜昊對這氣息再熟悉不過,瞇著眼望著天空金燦燦的明珠,神情異常激動:“這是我的氣海穴!”

    隨著這世界從未出現過的困意悄悄襲來,姜昊緩緩閉上了雙眼。

    原本躺在姜伯凌床上的干癟身軀在其沉睡中煥發出勃勃生機。那貼在其身上的皺皮被新長出的血肉撐破,光滑潔白的小臉如同羊脂玉一般。烏黑濃密的長發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瘋狂生長。

    若要用一個詞來形容此刻的姜昊,那便是:破繭重生!

    一直守候在屋內的姜伯凌見此更是激動無比,立即喚來玄沖。

    “師尊。”

    “沖兒,你速去一趟流光城請趙城主來此,就說有要事商議。”

    “是。”玄沖領命后,滿臉興奮地乘著仙鶴朝諸沃之野疾馳。腦海中仍回蕩著‘沖兒’兩字。只因跟隨姜伯凌修行數十年從未見其如此親切地稱呼自己。

    一晃半月時間匆匆而過。深夜時分,姜昊從沉睡中醒了過來。

    看著屋內閉目安坐,面龐消瘦的姜伯凌,姜昊知道在自己昏迷的時間里,這位并不是特別熟悉的慈祥老者,定是為自己耗費了不少心血。

    “大爺爺。”

    “昊兒。”聽見姜昊呼喚自己,姜伯凌猛地睜開雙眼來到床沿。

    “嘶。”姜昊坐起身來,只覺得眼前一陣眩暈。

    姜伯凌連忙起身攙扶,柔聲道:“昊兒慢慢來,一定是昏迷的時間太長了。”

    “大爺爺,我昏迷了多久?”

    “快三個月了。”

    姜昊驚呼:“啊,這么久!?”

    姜伯凌微笑點頭,眼中滿是寵溺:“醒來就好,明日大爺爺為你在醉仙樓大辦一場,慶祝咱們姜家小少爺渡劫成功。”

    “渡劫?”姜昊不解地問道:“大爺爺是說我那天在渡劫?”

    “嗯。”姜伯凌為姜昊倒了一杯青丘靈茶,緩緩開口:“道劫,由天地規則自行生成,每當山海世界出現超出其內規則所能控制的事物,便會引來道劫滅殺。”

    “道劫有很多種,當年上古三英之一的力牧為了斬殺異族大妖棺木異和大風,舍生成為陰陽長生體時,曾引發了紫霄雷劫,雷池之下數萬生靈頃刻間化為灰燼。”

    見姜昊聽的專注,姜伯凌繼續說道:“而五行道劫唯有修士金仙成圣之時才會出現,是所有道劫中唯一只針對修士本人的道劫。”

    “此劫可謂九死一生,從武道出現開始,葬身在五行道劫下的金仙圓滿修士多達百余人,這也是為何三界鮮有人成圣的原因。”

    聽到這里,姜昊突然顯得有些激動:“大爺爺的意思是,我如今有了圣人修為?”

    看著姜伯凌搖頭,姜昊頓時如同泄了氣的皮球,頹然道:“那您還說唯有金仙成圣才出現。”

    “傻孩子。”姜伯凌輕撫著姜昊小腦袋,笑道:“你和他們可不一樣,那些大能可都是經過漫長艱苦的修煉歲月達到的金仙修為。”

    “大爺爺數日前以秘法看過,昊兒如今算得上半個圣人。”

    “半個?”姜昊越聽越糊涂:“圣人還有半個的說法?”

    姜伯凌:“沒錯,你如今雖已肉身成圣,但修為卻處在靈虛境圓滿。”

    “靈虛境圓滿!?”令姜伯凌意外的是,姜昊聽到這兒臉上一掃頹然之色,露出了欣喜的笑容。見此,姜伯凌毫不吝嗇眼中贊賞。

    “可是大爺爺,為何我的修為只在靈虛境圓滿?”

    姜伯凌耐心解釋:“修士單純依靠元氣修行的極限便是靈虛境,若想達到空冥境或以上修為,則需要修士本人對天地萬物的感知提高到一個新的高度。”

    “至于肉身成圣,還得多謝那五行道劫和你體內的玄靈珠幫忙。”

    姜昊聞言身體往后一縮:“那玩意兒差點就把我弄死了,您居然還讓我感激它?”

    “昊兒。”姜伯凌轉身注視姜昊:“正所謂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此話你今后須牢記。”

    “世間萬物皆不可一面而視。”

    仔細想了想,姜昊覺得姜伯凌所言的確有些道理,遂欣然點頭。

    “大爺爺,肉身成圣厲害嗎?”

    姜伯凌啞然失笑:“當然,圣境之下的修士與你交戰,除非動用先天至寶,否則極難將你擊殺。”

    “真的!?”姜昊一臉難以置信:“那我豈不是可以在這世界橫著走了?”

    姜伯凌佯怒:“大爺爺剛教給你的道理這么快就忘了!?”

    “狂妄自傲乃武道大忌,即便是修羅族早已登臨圣境的冥河老祖也不敢說世間再無敵手,更何況你修為不過靈虛境圓滿,根本無法發揮出圣體的真實力量。”

    第一次見姜伯凌如此嚴肅,姜昊低下腦袋輕聲回應:“昊兒知道了。”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