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山海一念 > 第十五章 再臨醉仙樓
    姜伯凌:“這是震兒的孩子,姜昊。”

    “昊兒,這位是明珠城李家家主李胤,你可稱李叔叔。”

    “李叔叔。”姜昊還未來得及彎腰,已是紅光滿面的李胤便連忙將其托住,笑容親切:“都是自家人,不必拘禮,嘿嘿。”

    姜伯凌:“這是李敖,年紀稍長你兩歲,你們二人往后可以兄弟相稱。”

    姜昊看了一眼低頭的李敖,臉上笑容有些古怪:“敖哥。”

    被姜昊這么一叫,李敖連額頭的冷汗都來不及差,趕緊抬頭尷尬笑道:“昊弟。”

    “敖哥很熱么?”

    “啊?啊不是,干爺爺難得來一次,我有些激動,嘿嘿。”李敖慌忙答道。

    當李穆三人走來,李胤父子臉上的笑容瞬間變得更僵硬。好在有姜伯凌在場,雙方走了個場面。

    寒暄了幾句,李敖突然飛向半空,朝著巍峨雄壯的醉仙樓快速結著指印,指尖出現點點紫色微光,口中大喝:“開!”

    眾人前方那數百丈的醉仙樓竟自行層層分開,首尾連接,一半延伸至大海之上,組成了一座花瓣模樣的巨型廣場。

    “哇。”趙夢玥捂著小臉驚呼。其身旁的姜昊也沒想到,這醉仙樓竟然還可以鋪展開來。算是開了眼界。

    “這李家真是別出心裁。”趙淵點頭稱贊。

    李胤彎腰伸出左手恭敬地說道:“義父,請。”

    “諸位,請。”

    姜伯凌:“元德,今日客人不少,又要辛苦你了。”

    “義父說哪里話,這些都是胤兒該做的。”李胤恭敬應答,朝身后族人吩咐了幾句便站到門口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長洲各族客人。

    李敖見狀連忙跟了上去,心中如劫后重生:“虧得羽哥當初告知這姜昊身份,否則,哎……”

    不一會兒,姜家族人在玄沖和幾位身著藍色道袍的闡教老者帶領下,乘著各種法器、靈獸浩浩蕩蕩地來到醉仙樓。

    沙灘上、街道內,成千上萬的圍觀群眾見此皆心神一震,不得不感嘆姜家底蘊。

    李家族人前腳剛領著玄沖等人進去,又有一幫人趕了過來。

    李敖二叔李庭接過請帖,嗓音異常高亢:“牛金城城主王凌飛,到!”

    “哈哈哈,凌飛兄,快里面請。”李胤上前招呼,立刻有下人領著王凌飛一幫人走了進去。

    姜伯凌安排姜昊與一眾后輩坐在一起,見王凌飛抱著其五歲大的兒子王銘大步走來,姜伯凌大笑著迎了上去:“哈哈哈,凌飛啊,數月不見別來無恙。”

    “拜見真人。”王凌飛躬身行禮,其身旁乖巧的兒子見狀立刻朝姜伯凌跪拜,稚嫩嗓音聽起來極為可愛:“小子王銘,給爺爺請安。”

    “誒~,哈哈,好孩子。”姜伯凌臉上洋溢著慈祥笑容。掌中幻化出一枚金色鈴鐺系在王銘手腕上。

    其父王凌飛見此,眼中難掩激動之色:“還不快跪下謝恩。”

    “哈哈哈,不必了,不必了。”姜伯凌抱起王銘,口中贊道:“這孩子根骨上佳,頭腦聰慧,將來定是武道奇才,老夫不過是提前送上賀禮罷了,哈哈。”

    王凌飛頷首抱拳:“多謝真人,愿犬子能借真人吉言。”

    “心月城皓鑭宗宗主柳長卿,到!”

    “尾火城攬云宗宗主呂易,到!”

    “軫水城青木宗宗主田野,到!”

    “……”

    看著長洲各大宗門內的人物陸續進場與姜伯凌會面,姜昊心中嘀咕:“光是吃個飯就這么麻煩,這姜家家主也真夠辛苦的。”

    在其身后,楊凡被李穆安排為姜昊介紹各家族族長和宗門宗主的修為及勢力,剛開始這小子倒還聽得專注,時間一長,便與坐在其身旁的姜雨柔聊了起來。

    期間李家端菜的兩百多名下人來回穿梭,忙得熱火朝天。

    突然,姜昊發現了一道熟悉身影。竟是當初失手將小姜昊打死的柳相。其此刻正與柳然跟隨李家下人入場就坐。父子二人身后還跟了八位筑基境修士。

    昨夜姜伯凌曾告訴姜昊,武道中若修為高出對方一個大境界,可一眼看出其修為,還有一種辦法是動用秘法。所有修士印堂穴中都有一道神魂之焰,由筑基到金仙分別會呈現出:青、藍、紫、橙、赤,五種顏色。每提升一小境界便會多出一道神魂之焰。

    (不過也有不少修士為了不引人注意,又或是想扮豬吃老虎,會壓制自身修為。當然,姜昊他爹應該不是后者。)

    “嗯……當初的事還真不能全怪在這小子身上,不過要是什么都不做,那孩子豈不死得冤枉了點。”姜昊內心琢磨。

    直到正午時分,李胤方才來到姜伯凌跟前:“義父,收到請帖的家族、宗門皆已到場,另外還慕名來了不少義士,胤兒清點了一下,共計五百三十三人。”

    “好!元德辦事向來穩妥。”姜伯凌眼中贊道,指了指自己身旁的位置,親切地說道:“來。”

    “多謝義父。”李胤大喜,也不推遲。其深知這座位的講究,原本按照其修為與地位即便能與姜伯凌同桌,也只能坐在邊角位置,萬萬沒想到姜伯凌會特意安排。

    “諸位。”姜伯凌起身舉杯環視一圈,口中擴散出一道道元氣波紋,柔和嗓音清晰覆蓋整座廣場。

    周圍近三萬長洲筑基境中期以上的修士聞言立刻舉杯面向姜伯凌。

    “諸位遠道而來,咱們宴席過后再談要事。”

    “來,老夫先敬諸位一杯。”說罷,將杯中美酒一飲而盡。

    “敬真人!”

    “敬真人!”

    “……”

    眾人高呼聲此起彼伏,痛飲杯中美酒,在姜伯凌示意后方才坐下。

    嘗著李家精心準備的美食,吹著徐徐海風,各桌修士的談笑聲陸續傳來。原本不是特別熟悉或是彼此有著嫌隙的修士,在今日的酒桌上一掃之前的不快,舉杯暢飲。

    唯獨姜昊這桌成了另類。這小子根本不理會同桌各大家族的少爺小姐,只管著埋頭胡吃海喝,如同餓狼一般。身旁姜雨柔掩嘴偷笑,不停為其夾菜。

    “噗嗤,姐姐讓我來。”坐在姜雨柔旁邊的趙夢玥看得興起,與姜雨柔換了位置,坐到姜昊旁邊為其忙活起來。

    “五弟,你這讓外人看了還以為咱們姜家平日里虐待你呢。”姜翡調侃道。

    姜昊這才回過神來,笑容有些尷尬。原本自己到達靈虛境的后完全可以吸收天地元氣補充體內能量,可不知為何,一聞到菜肴撲面而來的香氣便如同丟了魂。

    “咦,快吃呀。”趙夢玥嬌聲催促。

    姜孟羽瞟了姜昊一眼,微笑著舉杯對眾人說道:“在下姜孟羽,初次與各位共聚,我敬你們一杯。”

    姜孟羽的名字在長洲年輕一輩早已是人盡皆知,甚至有人將其當做心中偶像或武道標桿,此刻見到其本人向自己敬酒,同桌的繼承者們皆眼神熾熱,躬身舉杯。一名穿著淡藍色長裙的少女酒還未喝下,臉上便已泛起了紅暈,雙目早已被崇拜占據。

    隔壁桌的人也陸續來向姜孟羽敬酒攀談。眾星捧月的感覺令其笑容漸盛,心中格外舒坦。

    看著與眾人暢談的姜孟羽,李胤舉杯贊道:“義父,孟羽一表人才,天資出眾,又是姜家長孫,果然到哪兒都是焦點吶,哈哈。”

    淺嘗杯中佳釀,姜伯凌神色淡然:“如今的年輕一輩都缺乏磨練,單是待在宗門或家族修行,難成氣候。”

    李胤:“義父的意思是?”

    姜伯凌笑道:“元德莫急,咱們一會兒再談。”說罷,舉杯與同桌的長洲各族族長和宗門宗主共飲。

    停下來的姜昊見幾乎所有年輕一輩的修士都圍著姜孟羽。舉杯朗聲道:“大哥、二哥、三姐、四哥,咱們也是頭一次坐一起,我敬你們。”說著便將杯中美酒一口悶掉。

    就在這時,一旁趙夢玥突然用力拍了拍姜昊胳膊,撅著小嘴:“登徒子,你咋不敬我呀,虧我剛才還為你夾了那~么多菜呢。”

    此言一出,頓時逗得一群人忍俊不禁。

    姜昊揉了揉趙夢玥小腦袋,瞟了一眼不遠處坐在姜伯凌身旁的趙淵:“小屁孩兒還喝酒呢,我怕你爹一會兒揍我。”

    “你要是不敬我,我現在就去找我爹。”

    “好啊,快去。”

    “你!哼,去就去。”趙夢玥說著便轉身朝趙淵跑去。

    “喲,這小妖女來真的啊。”姜昊驚呼。

    姜雨柔微笑著搖了搖頭,飲下美酒。姜翡兄弟二人猶豫片刻,也將美酒飲下。

    誰料姜孟羽卻突然放下酒杯,晃了晃腦袋,朝姜昊笑道:“五弟,大哥酒量淺,方才與諸位喝了不少,已不勝酒力,咱們改日再喝吧。”

    都說大家族族人關系最為復雜,只是這小小舉動,便令這姜孟羽周圍少年心里深深記住了姜昊,更有甚者已升起了遠離這姜家小少爺的念頭。

    “你在裝尼瑪呢?”姜昊內心暗罵,臉上卻并未表現出絲毫不快,爽朗地笑道:“哈哈,你看我這記性,怎么把這事兒給忘了。”

    可越是如此,現場氣氛卻顯得越是尷尬。

    就在這時,一道熟悉的嗓音在姜昊耳旁響起:“姜少爺,鳳鳴城柳相前來賠罪,望您能不計前嫌。”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