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山海一念 > 第十七章 離別前的狂歡
    當繁星鋪滿天空,皓月更加明亮,醉仙樓也隨之變得熱鬧了不少。在姜伯凌的示意下,各宗門家族輪番派人為大家表演才藝助興:

    一襲白衣的皓鑭宗宗主柳長卿率先出場。月光下,其飄逸的身法配合凌厲的招式。以劍氣護體,時而潛入水中,時而躍上天際,在大海上劃出層層巨浪,引來眾人接二連三的歡呼贊嘆。

    “驚鴻劍法飄逸靈動,白衣劍仙果然名不虛傳。”姜伯凌稱贊之余,贈予柳長卿一枚靈寂境修士夢寐以求的‘九轉淬體丹’。此舉令本就躍躍欲試的長洲修士們心神為之一振,皆爭先恐后地搶著出場。

    為了一飽眼福,明珠城的居民拖家帶口擠滿了沙灘。可依稀看見不少三四歲的小娃娃騎在大人肩上,興奮地拍著手掌。少年們眼中則滿是激動與狂熱,幻想著自己有一天能像眼前修士一樣,上天入地無所不能。

    “真人,諸位,攬云宗呂易獻丑了。”一身材健碩的灰袍中年男子朝眾人抱拳致意,剛毅的臉上帶著幾分孤傲。

    不少修士見此人出場,開始議論起來:

    “聽聞這呂宗主已將攬云宗鎮宗之寶‘御劍訣’修煉得出神入化,今日正好開開眼界。”

    “御劍訣變化萬千,虛實相濟,讓人防不勝防。”

    “此人當年憑借御劍訣,以空冥境初期修為在中州戰靈榜越級戰勝了空冥境中期的九指刀尊,如今其已是靈寂境大能,實力可想而知。”

    在人們交談中,呂易已開始了自己的表演。只見其持劍于半空負手而立,周身覆蓋了一層銀色元氣罩,灰袍黑發無風自動,霸氣之中帶著一絲狂野。

    呂易將長劍浮于身前,口中輕喝:“開!”

    三尺長劍立刻分化出十一道虛影,形成了一道劍鋒朝前的圓形劍陣擋在其身前。陣中元氣流轉,隱約間可以看見一道元氣屏障。

    姜昊此刻的表情同沙灘上圍觀的人們一樣,聚精會神地望著半空身影。

    劍陣快速轉動,在呂易大手一揮之后,十二柄長劍陸續朝著大海爆射而出。

    “嘭、嘭、嘭……”一連串水柱在轟鳴聲中沖天而起。

    “好!”眾人無不鼓掌喝彩。

    飛劍折回,停在呂易身前,連同十一道虛影也散發出陣陣熒光。

    “凝!”呂易皺眉悶喝,虛影與長劍快速重疊,當最后一道虛影融入劍身之時,原本寒光隱現的長劍立刻爆發出奪目光芒。

    在眾人期待的眼神中,呂易大喝一聲:“破!”

    “轟!”

    姜昊只看見一道銀色光柱朝著大海激射,帶著一連串音爆在前方海域翻起滔天巨浪,隨之而來的便是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

    現場出現了短暫的安靜,沙灘上的人們皆目瞪口呆,依稀間傳來了一兩道小孩被嚇哭的聲音。

    “諸位。”回到醉仙樓的呂易朝眾人抱拳致意,神色間自是意氣風發。

    “好!”姜伯凌拿出早已準備好的九轉淬體丹,“子玉不愧為長洲劍道翹楚,這御劍訣攻守兼備,威力驚人,已你如今的修為足以與靈寂境圓滿修士一較高下。”

    “謝真人!”呂易眼中閃過一絲竊喜,雙手接過丹藥,在眾人羨慕與崇拜的眼神中恭敬退下。

    “諸位道友,王凌飛獻丑了。”

    王凌飛剛一出場,便有修士驚呼:

    “混元刀尊王凌飛!”

    “這就是當年刀氣移山的牛金城城主?”

    “……”

    姜昊聽著眾人議論,心中自語:“這可比電視上精彩多了。”

    王凌飛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中來到大海之上。沒有絲毫前綴動作,手中大刀在爆發出一輪刺眼金光后立即朝著海面劈下。

    “嘭!”

    遮天簾幕應聲而起,其爆發出的刀氣竟然將海水分割開來,久久無法合攏。

    姜昊再也忍不住心中震撼,粗鄙之語脫口而出:“我次奧,牛批啊!”

    圍觀之人同樣震驚無比。皆癡癡地望著空中那道相貌平凡卻令人敬佩崇拜的身影。

    “大傻!”姜昊讓朝李穆三人招手。

    “少爺。”

    “你們不去露一手?”

    誰知李穆臉色瞬間嚴肅起來:“武技應用在戰場,怎可供人玩樂?”

    姜昊白了李穆一眼,撇嘴道:“真是個呆子,能不能,哎,算了,我跟你是已經無發可說。”

    見姜昊看向自己,楊霸和楊凡立刻轉過腦袋。

    亥時將盡,各宗門家族領軍人物方才展示完畢。期間,李家下人的身影穿梭于人群中,懷抱美酒,眼神忍不住望向大海上空。

    相比于長洲修士和那群少年,受益最多的還要數姜昊。無論是飄逸靈動的身法,還是狂霸凌厲的武技,又或者是令人眼花繚亂的各種法寶,都徹底地打開了姜昊對于山海世界武道認知的大門。

    “我雖然是大爺爺口中的圣體,但似乎除了使用蠻力,啥都不會。”姜昊此時倒是對自己有了正確的認識。心中對于修煉的渴望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沙灘上此時還站著一群不愿離去的青年男女,眼神中仍帶著期盼。他們大多都是因為資質原因而尚未步入武道。原本打算就這么平凡的過一輩子,沒想到今夜所見,將他們心中封存的執念再次點燃。就算資質不足,也難以阻擋他們追求心中的夢想。

    姜伯凌難得沒有動用元氣化解酒勁,此刻已面色微醺。

    其身旁的趙淵也不知喝了多少,眼神竟有些迷醉,長笑一聲對姜伯凌說道:“素聞長洲英雄輩出,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真人,難得與諸位相聚,長風想加點彩頭。”

    “哦?”姜伯凌笑道:“長風請直言。”

    “諸位,多年前我曾在流波島比武大會中受到一位高人指點,并贈送了我一柄寶劍。”

    說到這兒,趙淵手中突然幻化出一柄三尺長劍。此劍沒有劍鞘,劍身布滿了墨色魚鱗紋,通體散發著青色微光。

    不知是何原因,不少修士只是盯著此劍看了幾眼,便感到頭暈目眩,內心莫名慌亂。少年們更是早早轉過了腦袋,不愿直視。

    “他為何沒有絲毫反應!?”見姜昊若無其事地盯著長劍看了半天,姜孟羽心中震驚。

    轉頭看了看沙灘上的圍觀人群,臉上立刻浮現出一抹笑容:“被爺爺騙了,原來這小子仍未步入武道。”

    想到這兒,姜孟羽突然可憐起姜昊來:“白天的做法倒是有些小氣了,既然不是對手,讓爺爺對他多一點關懷也無妨。”

    人群中的姜翡兄弟二人早已注意到姜孟羽細微的表情。果不其然,二人與姜孟羽想到一塊兒去了。但姜仲羽心中仍然對姜昊心存芥蒂。只因其爺爺姜仲凌在其年幼曾多次在其面前說姜昊爺爺因為與修羅族勾結被逐出姜家。

    趙淵左手在長劍上隨意一抹,青光頓時內斂。

    “此劍名為‘龍影’,非空冥境以上修士不可使用,劍中器靈是一條青龍之魂。”

    “諸位中若有人能得到此劍器靈的認可,我便將其贈予有緣人。”

    見趙淵似帶著些許醉意,姜伯凌提醒:“長風,此劍乃是鑄劍大師歐冶子鍛造,你可想好?”

    “無妨。”趙淵擺了擺手:“諸位皆是長洲熱血男兒,我們北狄族族人崇尚武道,更敬佩為了守護族人而奔赴戰場熱血拼殺的勇士。”

    “此劍包含著北狄族全體族人對諸位的祝福,龍影相隨,愿諸位凱旋而歸!”

    “說得好!”姜伯凌拍手稱贊:“此劍價值連城,意義更是深重,來,咱們同敬長風一杯!”

    眾人雙手舉杯豪飲。

    望著一雙雙灼熱目光,姜伯凌笑道:“既如此,老夫決定,能得到其器靈認可之人,老夫可破例為其煉制一枚‘陰陽還魂丹’!”

    “嘶……”眾人聞言皆倒吸口冷氣,面面相覷,神情激動。

    傳言這陰陽還魂丹可起死人而肉白骨,乃是頂級輔助丹藥,價值難以估量。即便是姜伯凌作為三界首屈一指的煉丹大師也需要耗費不少心血才能煉制一枚,且未必能成功。

    好在此時是在明珠城,若這兩樣東西有一樣出現在無主的秘境中,定會引來一群狂徒拼命搶奪。

    “現在時候不早了,諸位先回去休息,明日辰時咱們準時在圣主廣場匯合。”

    “是!”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