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山海一念 > 第十九章 出發
    季凌島,楓葉林

    “砰!”

    “哎喲!嘶。”姜昊一臉委屈地揉著被撞得通紅的額頭。

    一夜沒睡,這小子到現在精神還好得很。此時正在楓葉林練習《五藏山經》里的鬼影步。

    一開始姜昊曾嘗試著練習《大荒經》里的氣術,發現身體和外界根本沒有絲毫反應。見識過長洲武道大能的功法,姜昊自然不會認為里面的記載有假。歸根結底還是自己實力不足的原因。

    于是便選了《五藏山經》里的身法:鬼影步。這道功法門檻或許是最低的,只要是步入武道的修士皆可修煉。

    話雖如此,但真修煉起來卻別沒有那么容易。

    此功法需要神魂和身體完美配合,以心念驅使身體快速移動。練至大成可做到來無影去無蹤。心念一動,便可瞬移而出,當真是神鬼莫測。

    原本以為自己已經是靈虛境強者,修煉區區入門身法自然是手到擒來。可正當姜昊按照玉簡內的要求運行體內元氣才發現根本沒那么簡單。

    這鬼影步如同有機制一般。剛開始身體完全沒法應,好不容易觸發機制卻發現身體根本停不下來。幸虧有楓樹抵擋才止住了姜昊身形。

    如今已是皮糙肉厚的姜昊除了感到一絲疼痛,倒也沒有受傷。肉身成圣的好處立刻顯現出來。

    看了看周圍那十幾棵被自己撞裂的楓樹,姜昊臉上呈現出一絲苦笑:“這鬼影步也不算太難,只不過缺少正確方法,若是有人指點,應該能很快上手。”

    “誒,我怎么把他給忘了。”姜昊猛地一拍額頭,腦中回想起當初楊凡在醉仙樓曾展現出的瞬移功法。

    回到府上,李穆三人已在大廳坐下。

    發現姜昊帶著滿臉青泥回來,楊霸當即起身一臉關切地問道:“少爺,可是被人欺負了?”

    “嗯?”姜昊納悶:“沒有啊,老二你沒事吧,這里可是姜府。”

    姜昊大步走到桌前,抱起桌上茶壺便往嘴里猛灌。

    “咕嚕咕嚕咕嚕……”

    “呃,爽。”

    明明喝的是茶,這小子硬是喝出了碳酸飲料的感覺。

    癱坐在椅子上對一臉茫然的李穆三人說道:“有件事想問你們,你們仨既然是我爹的徒弟,那給我說說你們修煉的都是什么功法。”

    李穆:“少爺為何突然問起此事?”

    “嘿,你怎么和王三一個德行,我問什么,你就只管回答什么,這么大的人了,老是頂嘴有意思嗎?”

    “是。”李穆連忙點頭,“屬下修煉的是‘無雙劍訣’。”

    “還有呢?”

    李穆搖頭:“師父曾說過,武道修行不可對功法武技心存貪念,應從一而終。”

    “這不會是我爹給自己摳門兒找的借口吧?”

    “少爺怎能對師父出言不遜!”李穆神情嚴肅,心中似容不得半點對姜震不敬的話語。

    姜昊深知自己老爹早已被三人如神靈一般供奉起來,平日里和自己對話也總是左一句師父曾說,右一句師父曾說。早就習以為常。

    “你們呢?”

    楊霸:“屬下修煉天罡訣和五藏山經。”

    楊凡:“屬下修煉地煞訣和五藏山經。”

    待楊凡說出,姜昊臉上閃過一絲嘲諷:“嗯?你們倆為何不從一而終呢?”

    楊凡:“師父曾說過,武道修行要取長補短,不同的功法可相互配合,發揮出更加強大的力量。”

    “我裂開了,怎么什么話都是我爹說的。”姜昊給了三人一個白眼。

    在得知姜昊修煉鬼影步后,三人跟隨其來到楓葉林。

    楊凡率先做起了示范:“少爺,鬼影步需凝神屏氣,讓身體時刻處于緊繃狀態,以心念控制,聚周身元氣,于‘太沖穴’發力,達到快速移動。”

    “太沖穴在哪兒?”

    “砰!”

    “哎喲!”

    此話一出,剛動身的楊凡來不及收身,撞在了楓樹上。

    起身后一臉詫異地看向姜昊:“少爺不知道太沖穴的位置,那之前是如何修煉的?”

    姜昊想了想:“我只是隨便嘗試了一下下。”

    三人聞言皆皺起了眉頭。

    李穆:“少爺,這功法怎能胡亂修煉,還好你修煉的是鬼影步,若是換做武技,那可是要出人命啊!”

    “哦。”姜昊臉上雖平淡,心中卻升起一股后怕。

    為了盡早能修煉玉簡上的功法,姜昊只得讓李穆三人從修煉最基礎的東西開始教自己。

    回屋后,楊凡獨自去了趟明珠城。晌午時分又趕了回來。

    如今的姜昊已經完全可以靠吸收天地元氣來維持自己體內所需能量。便吩咐王三以后不用再讓下人給自己做飯。

    看著楊凡放在桌上的二十余本厚厚的書籍,姜昊愣了愣,沒想到修煉需要用到的知識竟如此廣泛。

    “這小子當初怎么就不好好修煉呢,讓我這門外漢做起了接盤俠,哎。”姜昊心里有些無奈。

    楊凡:“少爺,這些便是武道修煉最基本的常識,你可以先看一看。”

    姜昊隨意拿起一本書籍翻了翻,發現書里對于人體每一道穴位的位置和作用都有詳細記載。

    光是關于描寫人體的穴位和奇經八脈的書籍就足足有十本,其中還夾雜著一些醫用常識,其它的書籍則多是人族大賢留下的傳世經典。

    “這么多,我什么時候才能看完啊?”

    見姜昊一臉絕望,李穆緩緩開口:“少爺,武道修煉切忌心浮氣躁,更不可好高騖遠。”

    “所謂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層之臺,始于累土,武道路上沒有人可以一步登天。”

    “你現在雖然是圣體,但……”

    “啊,好了好了好了,我學,我學,你怎么像唐僧一樣?”姜昊出言打斷了滔滔不絕的李穆,起身抱起書籍朝房間走去。

    李穆愕然:“我,說錯了么?”

    楊霸和楊凡無奈攤了攤手。

    對于人體的穴位,姜昊從記憶里也知道不少,但并不全面。

    人體周身約有七百二十個穴位。有一百零八個要害穴,其中又有三十六個死穴。不同的功法需要用到的穴位自然各不相同。

    而所謂的奇經八脈便是修士練功時元氣游走的空間。奇經是人體十二經脈:手足三陰三陽,共計十二條。八脈則主要指:任脈、督脈、沖脈、帶脈、陰蹺脈、陽蹺脈、陰維脈、陽維脈。

    打通任督二脈,修士方才步入筑基境。此后每開一條主脈,修為便會提升一個小境界。當八脈齊開,則靈虛圓滿。突破后,修士肉身和神魂將進入一個新的階段,邁入空冥境。

    修士們在初入武道時,便會將人體經脈穴位牢記于心。以便于日后修行所用。姜昊如今盡管有著靈虛境圓滿的修為,但在李穆三人眼里不過是一張白紙。

    傍晚,姜昊跟隨玄沖來到了姜伯凌住處。

    爺孫二人暢談許久。有李穆三人保護,倒也解決姜伯凌后顧之憂。

    兩日后的早晨,修士大軍來到明珠城的港口集合。數十艘巨型帆船整齊排列。

    岸邊早已擠滿了前來相送的修士親友。

    “出發!”

    姜伯凌一聲令下,修士們陸續登船,同岸邊相送的親友們揮手告別。

    “爹,嗚嗚……”

    “等我回來!”

    “韞之,珍重!”

    “……”

    小孩的哭聲和各種道別聲相互交織,離別的哀傷彌漫著整座港口。

    一青年修士對著岸上佳人失聲吶喊:“尹柔,我若兩年未歸,你就不要等我了!”

    女子拼命地搖頭,眼淚被順勢甩出,鼓起勇氣朝已開動的帆船哭喊:“你必須活著回來!”

    “我等你!”

    只是不知道青年是否還能聽見。隨著帆船漸行漸遠,女子呆呆地在人群中站了許久,呆呆地看著手中白玉吊墜,如同失了魂。

    姜昊坐在玄鳥背上,望著下方場景,感觸良多。

    似不愿再看下去,轉頭對李穆說道:“走吧。”

    “是。”

    數十艘帆船浩浩蕩蕩地朝南靈荒駛去,船上修士們心中更是五味陳雜。就連牛金城城主王凌飛這等靈寂境界的大能也不禁濕了眼眶。

    正因為自己身后便是至親之人,才讓修士們將滿腹情感化作撼天戰意。勢要一舉滅掉天殺閣,助姜伯凌等大能封印偽圣天誅,還長洲百姓安寧。

    就在眾人沉默之際,船上一須發皆白的老者唱起了一首古老的歌謠,悠揚的歌聲彌漫在大海之上,飄進了修士們心底: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探虎穴兮入蛟宮,仰天呼氣兮成白虹。”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