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山海一念 > 第二十一章 決戰天誅殿
    待水晶球里的畫面消失,雅馨對殿中一魂侍吩咐道:“夜瞳,你派人前往陰山通知戈千諾。”

    “是!”魂侍領命后立即出了大殿。此刻方才發現其瞳孔內竟跳動著幽藍色的火焰

    “長合,你派人去一趟北邙山通知冥帝。”

    “是!”

    ……

    深夜,雅馨站在院中望著身前一女子雕像,眼中盡是迷茫。

    若有旁人在此可一眼看出其樣貌竟與雕像有七分相似。

    自雅馨出生起,便一直待在斷魂山,由十二魂侍撫養長大。

    其武道成長速度可謂驚人,用了一百多年時間便已達到金仙中期。不過和偽圣天誅一樣,雅馨只具備金仙修為,沒有金仙的境界。

    與姜伯凌這等真正意義上的金仙相比,最明顯差距的就是無法運用山海世界的規則之力。

    翌日午時,角木城已開啟了護城陣法。整座城池完全被淡金色元氣罩包裹,四周城墻上的修士們皆手持利器,謹慎地觀察著周圍動靜。

    姜伯凌和金靈圣母等大能已來到天誅殿后院,偽圣天誅便被封印在院內一口直徑九丈的巨井內。

    井深百丈,井內封印共計三十六層。為了防止有人從外部釋放天誅,當年的長洲二十四金仙曾在井口合力布下十絕陣。

    此陣由截教通天教主所創:“天絕”、“地烈”、“風吼”、“寒冰”、“金光”、“化血”、“烈焰”、“落魂”、“紅水”、“紅砂”十陣相輔相成,變幻莫測,威力無窮。即便是金仙大能擅自闖入也難以在里面支撐半柱香時間。

    在十絕陣的陣眼中漂浮著一道太極圖。南靈荒匯聚的戾氣被其吸收轉換成了供陣法運轉所用的元氣。

    當年布陣的金仙有的參與了之前的曠世大戰,有的不知所蹤。到如今還能被世人所見的只剩下了金靈圣母一人。

    至于同為金仙的姜伯凌,則可以算作后起之秀。其師尊乃是元始天尊門下弟子--赤精子,當年的十二金仙之一。

    姜伯凌當日在李穆面前幻化出的陰陽鏡便是赤精子為其留下的后天至寶。

    “砰!砰!砰!……”

    “吼!!!”

    深井內一團暗紅色的霧氣正瘋狂地撞擊封印,試圖破印而出。每一次撞擊,天誅都會受到封印帶來的反噬。可越是如此,其越是狂躁,發出一聲聲惡龍般的咆哮。

    漫長的歲月吸收南靈荒戾氣,偽圣天誅的修為已恢復到了金仙圓滿。那三十六道封印在數月時間被其強行撞開了十六道。

    “伯凌。”

    在金靈圣母的示意下,姜伯凌來到陣前,往里面撒出數十枚金色豆子,閉眼掐訣。

    “衍!”

    隨著其口中低喝,那數十枚金豆竟然化成了人形,在十絕陣中以詭異精妙的五行八卦步法向陣眼靠近。

    看似輕巧的舉動實則暗藏玄機,稍有不慎便會觸發陣法機制。這也是天殺閣遲遲無法得逞的原因之一。

    “這是撒豆成兵!?”王凌飛虎軀一震,環顧四周,發現諸位大能眼中無不透著狂熱與震驚。

    小金人取出太極圖后,化作原形被姜伯凌收入掌中。十絕陣沒有了元氣則自行瓦解。

    金靈圣母收起十絕陣陣圖后對眾人喊道:“眾將,結印。”

    “是!”

    十六位長洲靈寂境修士立刻飛向半空,皆咬破中指,以鮮血凝符。

    姜伯凌懸浮于井上正中,將十六道血符咒收于身前,拿出一張金色符紙。

    白眉倒豎,凝神掐訣,口中默念:“天地含象,日月貞明,寫規萬物,洞鑒百靈!”

    “封!”

    隨著其大手一揮,那血符咒立刻融入金符,穿過井下層層封印,在被天誅破壞的第十九層結出了一道新的印記。

    “嗷!!!”

    井下傳來天誅不甘地咆哮。剛才其被一股強大的地道撞飛,眼睜睜地看著此前被自己破除的封印又重新凝結。

    “聞霄、余化、范臣、嚴虛,布陣!”

    “是!”

    姜伯凌等人落地,金靈圣母帶著門下四名弟子飛至半空開始準備布陣。

    龍虎玉如意被金靈圣母祭出,準備作為陣眼所用。

    此時,數千名身穿黑色鎧甲的天殺閣修士正朝著角木城趕來。

    雅馨與十二魂侍已出現在角木城上空。手中血色長劍妖光四溢,連續朝著護城陣法揮出數道劍氣。其身旁的十二魂侍也各自使出修煉的功法武技,對著角木城狂轟亂炸。

    “轟!轟!轟!……”數道巨響突然傳來,整個角木城都在劇烈搖晃。城墻上的修士們這才注意到上空的血羅剎等人。

    “玄沖,按計劃行事。”姜伯凌朝玄沖傳音。

    “是!”

    玄沖領命后直奔城池上空,佯作驚恐,朝著修士們吶喊:“所有人等,全速撤退!”

    金色元氣罩順勢消散。

    “閣主,謹防有詐!”見雅馨欲提劍追趕,其身旁一魂侍出言提醒。

    “哼,不過是一群鼠輩罷了,那金靈圣母定是抽不開身,爾等隨我殺進去。”

    說罷,也不顧魂侍勸阻,直奔天誅殿而去。趕來的天殺閣修士們喊叫著沖入城中。

    此時姜伯凌已帶領靈寂境修士來到天誅殿外。

    陰陽鏡幻化于掌心,口中默念:“龜自卜,鏡自照,吉可募,光不曜。”

    “誅邪!”

    其手中的陰陽鏡立刻自行飛出,朝著修士大軍激射出數十道金光。

    被金光包裹的修士連慘叫都沒發出便化為一灘血水,從其體內涌出一縷縷黑霧。

    “啊!”修士們大驚失色,嚇得往后快步倒退。原來這些修士是天殺閣臥底。

    咒語是闡教修士行法演道的核心手段。配合符、印、罡、訣、法器,可發出超強的力量。

    “列陣!”

    隨著姜伯凌發號施令,各宗門家族的修士快而不亂,或三五十人一組,或八九十人一組,陸續在天誅殿外的廣場上結起防御陣法。萬人大陣環環相扣,首尾相連,一輪水藍色的元氣罩立刻將眾人包裹。結陣者多為筑基境和靈虛境。

    姜伯凌更是將手中拂塵祭出。那拂塵立即在空中顯出原形,竟是闡教首任教主元始天尊法器‘三寶玉如意’!

    這玉如意是三十六品凈世青蓮之蓮花所化。

    首端呈慶云狀,其內鑲嵌了青、碧、赤三枚無極寶珠;

    手柄處有九條神態各異,穿行于云中的五爪金龍,每條金龍鱗片、龍須等絲毫畢現,須目怒張肘毛如劍,端的是勢不可擋;

    尾端呈靈芝狀,有五福圖紋,每道圖紋雖形體不同,卻精髓神似。其氣遒勁渾厚,其勁蒼猛有力,其勢更是筆走龍蛇,飛動流暢。

    當年元始天尊體悟天道時,三寶玉如意便化作拂塵,只有在其斗法時才會顯露本相。

    隨著玉如意光華流轉,水藍色的元氣罩上立刻鋪上了一層金光。

    “哼,貪生怕死之輩也敢阻擋我天殺閣大軍。”

    “給我殺!”

    雅馨一聲令下,天殺閣數千修士當即咆哮著沖向廣場。

    “玄沖!”姜伯凌大袖一揮,玄沖立刻帶著身后百余名空冥境修士飛身迎敵。

    大戰正式爆發!

    姜伯凌帶著柳長卿、王凌飛和呂易等靈寂境大能直接對上了雅馨和其身后的魂侍。

    沒有絲毫言語,姜伯凌出手便是陰陽鏡。

    眼看鏡中金光照來,雅馨手中血劍立刻爆發出滔天紅芒,形成一堵血墻以作抵擋。

    那血墻雖擋住了金光,自身也化作煙霧飄散。

    見陰陽鏡難以奏效,姜伯凌立刻祭出一張符紙,掐訣念咒。

    雅馨自然見狀大喜,趁姜伯凌施法的短暫間隙,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提劍刺來。

    “定!”

    血劍在離姜伯凌不足三寸的距離停了下來,雅馨額頭此時已被姜伯凌祭出的定神符蓋住。身體朝著下方墜落。

    “閣主!”夜瞳與長合見雅馨不敵,立刻抽身轉移戰場,沖上前來與姜伯凌交手。

    那剩下的十名魂侍與長洲二十余名靈寂大能交手竟絲毫不落下風。

    說來也奇怪,修士們的武技似難以對這些魂侍造成太大的傷害。

    直到王凌飛刀氣將敵對魂侍黑袍摧毀,方才發現,這些魂侍根本不是人!

    那黑袍罩住的竟是一團幽藍色的火焰。

    “夜魔!?”

    此言一出,即便是姜伯凌也心神一震。連他也沒有想到,這天殺閣的魂侍竟然是夜魔。

    夜魔族誕生于山海世界之外的遙遠星域,一個光與暗交織,虛無和混沌交界的地方。

    其并無實體,無形無相,永遠籠罩在一團藍色煙霧之中。只有當他們披上戰甲的時候,才能勉強維持人形。

    夜魔等級越高、能量越大,顏色就越深。低等級夜魔是能見度高的冰藍色,而高等級夜魔則是能見度低的幽藍色。

    高級夜魔達到一定的實力等級,可以模擬陰陽二氣,化形為人族模樣。

    夜魔皆修煉混沌之氣。從先天上就已經比單純依靠元氣修行的山海世界種族強大了太多。

    對于夜魔而言,無論處于何地,皆可修煉。

    同等境界,夜魔會比其他種族強上不少。這也是人族至尊風天行選擇自爆元神重傷夜冥的主要原因。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