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山海一念 > 第二十三章 九龍焚天
    不識此術的合隆越戰越是心驚,握著長槍的雙手被姜伯凌使出的剛猛力道震得發麻。

    “夜魔,神葬!”

    為了盡快結束戰斗,合隆使出了最強一擊。

    其手中長槍突然消失,只聽上空傳來一聲震天巨響,一道水桶粗的銀色閃電朝著姜伯凌當頭劈下。空間在閃電降臨的一霎,竟出現了一絲扭曲。

    毋庸置疑,若姜伯凌被這道閃電擊中,必當場神形俱滅。

    “哞!!!”

    在這危急關頭,三寶玉如意中的五彩神牛自行現身護主。五色神光瞬間將姜伯凌籠罩。

    “轟!”隨著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傳出,光罩于頃刻間崩裂。

    神牛傳出一聲哀吼,口鼻噴血,身體朝下方快速墜落。

    “噗!”姜伯凌吐出一口鮮血,身體倒飛而出,神色出現萎靡。

    “世間竟有如此忠心的戰寵!”合隆心中驚嘆之余,提槍朝姜伯凌沖去。

    “嗷!!!”

    就在這時,從天誅殿內傳來一聲凄厲哀嚎。

    陣法已成,金靈圣母率坐下四弟子殺來。

    大弟子聞霄手持截教至寶誅仙劍于第一時間沖向合隆。三位師弟緊隨其后。

    陣中弟子定眼一看,發現三人手中竟是誅仙四劍中的另外三柄神劍:戮仙、陷仙、絕仙。

    這四柄神劍乃截教通天教主手下第一利器,在山海世界諸多浩劫中斬仙無數,威力足以令鬼神驚顫。

    武道修士間曾有一首歌謠廣為流傳:

    非銅非鐵亦非鋼,伴隨通天戰四荒。

    不用陰陽顛倒煉,豈無水火淬鋒芒。

    誅仙利,戮仙亡,陷仙天地起紅光。

    絕仙變化無窮妙,四劍齊出圣者殤。

    “列陣!”

    金靈圣母一聲令下,四人立刻形成掎角之勢對合隆展開圍攻。

    仙劍揮出,伴隨著陣陣嗚咽之聲。戰場上空一時間電閃雷鳴。

    處于靈寂境的聞霄四人竟與金仙中期的合隆戰得難解難分。

    金靈圣母來到姜伯凌身前,以秘法為其療傷。

    隨著其掐指念出晦澀難懂的口訣,一縷縷赤色煙霧緩緩融入姜伯凌印堂穴。

    “啊!!!”

    在炎箭宗紀海和另外兩位修士的秘法控制下,數名魂侍被長洲大能聯手擊殺。

    空冥境和靈虛境修士雖死傷慘重,但也滅殺了大半天殺閣狂徒,此時已開始對其殘余力量進行圍剿。

    城中鮮血流淌,斷肢殘臂隨處可見,空氣中彌漫著的刺鼻血腥味令人聞之作嘔。

    觸目驚心這四個字在此時已顯得有些蒼白。

    看著眼前不顧生死奮力拼殺的前輩們,陣中修士眼角早已流下了熱淚。

    若不是姜伯凌有令在先,他們定會沖出陣法與狂徒同歸于盡。

    這些大能眼中長洲的‘未來’直到此刻才明白:原來修道不止是為了那虛無縹緲的長生,其更是一種責任。一種為了執念,為了信仰,為了身后千千萬萬同胞能歲月靜好的責任。

    “啊!……”嚴虛被合隆一槍洞穿腹部,慘叫一身倒飛而出。

    “噗……”劍陣被破,聞霄三人遭受反噬,鮮血狂吐不止。

    夜魔合隆竟恐怖如斯!

    “伯凌,往后長洲就交給你了。”金靈圣母言語輕柔,第一次在姜伯凌面前展露笑顏。只是這笑容深處帶著一絲決絕。

    “元君!”

    姜伯凌似意識到了什么,剛要開口阻止,卻已見金靈圣母出現在天空戰場。

    “天罡眾神,法定乾坤。上朝金闕,下覆昆侖……”金靈圣母鳳目含霜,使出截教禁忌秘術《九龍焚天訣》。

    此秘法的威力曾一度令三界大能聞之膽顫,但代價同樣不小,可謂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若非萬不得已,金靈圣母也不會將其施展。

    “師尊!”聞霄捂著胸口嘶聲吶喊。

    作為金靈圣母如今的大弟子,其深知這秘法的代價。

    “滅!”

    隨著金靈圣母一聲低喝,原本黑云滾滾的天空突然降下一道金色光柱將合隆籠罩。

    光柱四周的戾氣正快速消散。

    九條赤龍從天而降!或纏繞,或吞噬,或以烈焰焚燒。

    “啊!!!”

    合隆發出一聲聲凄厲慘叫。那能抵擋闡教至寶陰陽鏡的鎧甲,竟然在三息之內被烈焰焚燒殆盡。

    片刻時間,合隆由人形化作一團幽藍色煙霧,隨后又化作了一顆黑色珠子。

    珠子快速旋轉,里面傳來了合隆不甘地怒吼:“今日之辱,將來本王定萬倍奉還!”

    說罷,那黑色珠子竟強行沖出光柱,化作一道幽光朝西方逃竄。

    “噗!”金靈圣母噴出一口鮮血,容顏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老。

    青絲化白發,朱顏添新痕。

    “師尊!”聞霄悲呼,神色間盡是不忍。

    “哎……”姜伯凌長嘆一口氣,望著半空的金靈圣母,神情有些復雜。

    合隆一逃,負隅頑抗的天殺閣修士頓時潰不成軍。

    當最后一名天殺閣狂徒被擊殺,慘烈的大戰終于結束。

    戰場中,一修士環顧周圍倒在血泊中的長洲各路英雄,忍不住放聲大哭。

    能體會其此刻心情的,恐怕只有這群與之并肩作戰的修士們。

    近十萬的長洲大軍,如今只剩下不到四萬。當中不乏一些重傷、殘廢的修士。

    戰爭,沒有真正的勝者,卻有真正的英雄!

    ……

    明珠城,圣主廣場

    神農雕像手中的丹爐上放此時正放映著南靈荒的畫面。

    數以萬計的百姓們抬頭望向丹爐,不少人早已涕泗橫流。一女子見自己丈夫被天殺閣狂徒所害,當場暈厥。

    姜昊此時也在人群中。其眉頭緊皺,眼角濕潤,指甲縫里竟有絲絲血跡。

    與旁人一樣,其提著的心久久無法放下。

    這一切都是姜伯凌安排。

    而傳回畫面所用的法器,正是一開始被其祭出的三寶玉如意。

    在廣場周圍的一座亭臺內,兩名修士正滿臉愧疚地望著丹爐上投映的慘烈大戰。

    當初不少修士與這二人一樣,寧愿被逐出宗門也不愿前往南靈荒對戰天殺閣。而此時卻心生悔意。

    “我們若是去了,張師兄或許就不會死!”一藍衫中年男子哭著說道。

    “誒!”

    “王兄!”見男子竟欲自裁,一旁劉姓修士趕緊將其攔下。

    男子滿臉悲痛:“我們都是長洲的罪人,茍活于世,愧對祖宗!”

    劉某勸道:“咱們就算是死,也要死在戰場上,你死在這里又有何價值?”

    “宗主曾言,鎮魂盟每五年便會派人駐守角木城,咱們不如去乞求真人,常年鎮守于此,也算為長洲出了一份力。”

    王姓男子沉默片刻,重重地點了點頭:“好,那咱們這就出發!”

    劉某將其拉住:“誒,王兄不急,這明珠城如今定有不少人與你我一樣,咱們倒不如在城中貼出告示,若有人愿意,可結伴而行,也算做了件好事。”

    王某:“嗯,聽劉兄的。”

    ……

    收回玉如意,姜伯凌命筑基境修士清理戰場。

    “嘔……”

    陣法剛一撤回,不少聞到血腥味的少年立刻吐了起來。但面對前輩們的遺體卻并沒有感到害怕,內心反而升起一股敬意。

    三日后,戰場已大致被清理了一遍。

    此戰共殲滅天殺閣狂徒七千六百四十九人,其中夜魔族九十六人,余下皆出自人族。

    而長洲修士則犧牲了七萬多人,比天殺閣多了近十倍!若單算夜魔族和人族比例,則光是數據就足以讓人感到驚懼。

    靈虛境修士們在多位空冥境修士的帶領下開始著手修繕角木城。

    姜伯凌和金靈圣母開始閉關療傷。

    筑基境的修士被分成了十八組,由大戰生還的十八位靈寂境大能帶著去往南靈荒各地獵殺兇獸。

    至于姜伯凌曾許諾的龍影劍。因在統計殺敵人數時,修士們皆閉口不談,最后靈寂境大能們聯合申請:回到長洲時將此劍放入鎮魂宗以激勵后人。

    雖然代價慘烈,但結果已證明了修士們的付出并沒有白費。

    金靈圣母與聞霄四人布下的‘噬靈陣’可持續消耗偽圣天誅戾氣,令其難以再破開封印。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