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獨步九天(重生之都市修仙) > 第1990章 絕命谷
    風揚見到這廝飛走去幫自己尋找妻子,這個時候心里踏實了很多,希望妻子能夠被盡快找到,這是風揚最大的心愿。

    當時秘境之中究竟是發生了什么?

    為何會打通這個空間隧道呢?

    “小友!”

    正當這個時候齊天又轉身飛了回來。

    “道友還有什么事情么?”

    風揚不明白齊天星主為何返還了回來。

    “我還是擔心我兒子的安危,不如先讓我把孩子救活如何?

    用不了多長時間!”

    齊天看著地上被打的眼斜嘴歪的兒子一陣心痛。

    “好!”

    在這個問題上風揚不能太過強勢,齊遼雖然辦事有些操蛋,可他畢竟是齊天星主的兒子,后續自己還要仰仗齊天找人。

    “多謝小友!”

    有了風揚的話齊天迅速的將兒子抱了起來,然后小心的讓其盤膝打坐,緊跟著齊天的身上就泛起了一陣淡淡的光芒,雙手落在了兒子的后心之處。

    這個時候一股股真氣開始順著兒子的后心進入了體內,在這一瞬間齊遼的小臉就變的紅潤起來。

    “咳咳咳!……咳咳!”

    齊遼連續咳嗽咳幾聲,這個時候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兒啊!你怎么樣了?”

    齊天見到兒子醒了趕忙問道。

    “爹,我有些頭疼,身上的骨頭也斷了很多根……爹!快幫我殺了這個人,就是他把我弄成了這個樣子!”

    齊遼在說話的時候忽然看到了風揚,頓時大喊起來。

    “閉嘴!再敢胡說八道小心我收拾你,先療傷。”

    齊天知道兒子肯定憤怒,趕忙恐嚇兒子。

    “爹!不能放過這個人,他之前自己解開了身上的定身穴,他身上肯定有大秘密!”

    齊遼見到父親不以為然,趕忙說道。

    “閉嘴!難道你沒有聽懂我的話么?”

    齊天大聲喝道,這個時候帶著一股怒火。

    聽到風揚自己解開封印這件事情確實有些離譜,不過當想到那幾只神獸之后齊天就完全明白過來,肯定是神獸幫助風揚解開了經絡的封印。

    “爹,你怎么就不聽我的話呢?

    難道……”“閉嘴!”

    啪!見到兒子還想說話,齊天伸手就是一巴掌,這一巴掌雖然打的很輕,但是也落在了臉上,瞬間齊遼就長大嘴巴愣住。

    見到這種情況風揚當然不可能再添油加醋,轉身到了一旁,畢竟后續自己還需要星主幫自己尋找星月,這是最關鍵的事情。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出現了一名修士,恭恭敬敬的跪在了殿外。

    “屬下求見少主大人,有事稟報!”

    這位乃是齊遼的護法,知道星主在里面,所以不敢直接進入。

    齊遼聽到這個人的聲音趕忙看向了父親,也怕父親繼續收拾自己。

    “爹!之前我的妾室被人陷害了,我正在抓兇手。”

    齊遼不敢說自己搶來的女人飛了,改變了說法。

    “嗯!讓他在外面說吧!你現在的樣子有什么臉見人?”

    齊天星主淡淡的說道。

    聽到父親的話齊遼十分高興,等于是父親并不管自己的私事。

    “有什么事情就在外面說吧!”

    齊遼朗聲說道。

    “回稟少主,之前逃走的兩名女子我們找到蹤跡了,并且鎖定了一個位置,請少主定奪!”

    男子趕忙說道。

    “直接給我抓回來不就行了么?

    難道忘了之前我的命令了嗎?”

    齊遼很不高興的說道。

    “回稟少主,那兩名女子進入了,進入了……絕……絕命谷。”

    男子瞬間變的膽怯起來。

    “什么?”

    當聽到絕命谷幾個字頓時齊遼就瞪大了眼睛,心說完了,全完了!“廢物,進入絕命谷不就等于死翹翹了嗎?

    要你們何用?”

    齊遼這個時候真想蹦出去收拾這個該死的廢物。

    “是,是屬下辦事不利,如此我們就撤回來么?”

    男子趕忙說道。

    “撤個屁,找不到那兩名女子你們也別回來了,廢物!滾!”

    齊遼大聲說道。

    “遵命!”

    外面的修士趕忙跪著告退。

    “慢著!”

    這個時候齊天星主開口說了一句。

    “星主大人!”

    聽到星主的話男子趕忙規規矩矩的跪好。

    “這幾天宗門的人要去絕命谷辦事,到時候我和幾大長老都去,屆時自會幫助你們找人,所以不用擔心什么。”

    星主淡淡的說道。

    按照之前的發現青鸞之光就在絕命谷附近,所以可以順便去幫忙找人。

    “多謝星主大人,屬下明白!”

    聽到星主的話男子趕忙拜謝。

    “下去吧!”

    “遵命!”

    這個時候外面的修士才規規矩矩的退了下去。

    “爹!我這里有兩名女子的畫像,這件事情拜托您了。”

    齊遼也十分感激父親,這個時候伸手去拿戒指中的玉簡。

    不過當摸到手指的時候才發現戒指已經不在了,很顯然在風揚的手中。

    “爹,我的戒指被他拿走了,女子的畫像就在戒指中!”

    齊遼到現在也不知道風揚和父親之間發生了什么,試探著問道。

    “道友,你看?”

    齊天下意識的看向了風揚,心說你總不能連一個玉簡也要吧?

    “玉簡在什么位置?”

    風揚當然不可能窩藏一枚玉簡,淡淡的說道。

    “就在貨架的最頂端,一枚白色玉簡!”

    齊遼趕忙說道,方才通過父親和此人說話的態度齊遼感受到了不妙。

    看情況應該是父親對此人稍稍有些忌憚,只是不知道忌憚什么。

    風揚這個時候微微一笑,伸手就拿出了這枚玉簡,當風揚拿出來的瞬間神識就進入了玉簡之中,不是風揚想看看美女畫像,而是不想被人騙。

    因為風揚可不保證這枚戒指里就沒有什么神通絕學,萬一被這廝用低俗的騙術拿走自己豈不是很虧。

    這不看還好,當風揚看到里面的兩名女子之后頓時一愣,這身穿乞丐服的女子正是自己的妻子星月,而另一個人是自己的知己詩韻。

    我的天,這兩天人竟然是齊遼的追殺對象,還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個該死的東西竟然在集合整個宗門的力量追殺自己的女人。

    風揚看完之后臉色陰沉下來,隨手將玉簡丟到了齊天星主的手中。

    此刻齊天也看到了風揚的臉色變化,但是不明白發生了什么,拿過玉簡之后迅速觀看。

    當齊天看到畫像之中的乞丐后也感受到了一絲絲熟悉,很快就聯想到了風揚給自己的畫像,這不正是風揚的妻子么?

    我的個娘,這是什么情況?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