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當災 > 第七十五章 破陣
    ‘齊幻羽’的尸身慢慢變冷,張衛敏依舊沒有現身。

    他將冒充齊幻羽的魔宗妖人一擊斃命后再次隱于暗中,而他之所以能隱匿蹤跡,便是因為他之前根本沒被刺傷,身上的血也全部都用沐辰給他的獸血偽裝的。

    先前這幾人還背對背圍在一起時,沐辰和張衛敏快速制定了這樣一個計劃。

    兩人不論是誰被內奸偷襲,都會裝作重傷甚至昏迷。

    因此當沐辰和于斯年與魔宗惡徒打斗時,張衛敏便安靜地守在南潯身邊,等魔宗之人的注意力完全轉移,他便悄悄隱匿氣息,伺機待發。

    沐辰晃晃悠悠地站在竹劍上,重重喘息著,許久緩神,突然不由自主地笑起來。

    他深呼吸幾次,甩甩顫抖的右臂,這才幾乎從剛剛的驚險中走出來,耳邊又傳來咆哮。

    “沐辰,你究竟有沒有聽見我說話!”

    “我讓你以后不要再做這種事情,只要出現任何一點閃失,現在死的人就是你了!”

    于斯年死死抓住沐辰雙肩,幾乎貼上沐辰被血汗弄臟的臉拼命怒吼,就連他一貫的驕傲不屑都變成震怒,沐辰奇怪地看著他,不知道他為何會發這么大的火。

    “那個......”

    “于公子,你能不能輕點,我這肩上還有傷呢。”

    于斯年連忙松開雙手,充滿怒意地冷哼,別過頭去,繼續尋找情人淚所在。

    輕輕嘆了一口氣,沐辰耷拉著肩膀,一屁股坐在竹劍上,其實他早已疲憊不堪,若不是還被困在陣中,他真想此刻就這樣睡去。

    不過他還是耐心解釋。

    “我和衛敏師兄相識已有四年,對彼此的道行劍法極為熟悉,彼此也都非常信任。”

    “方才只是情人淚選擇偷襲衛敏師兄,我才成為誘餌,若情人淚選擇偷襲我的話,衛敏師兄也會毫不猶豫做餌,讓我隱藏起來。”

    “到了那時,就是衛敏師兄把性命放在我的手上。”

    “我絕對不會讓衛敏師兄死,所以我相信他也絕對不會讓我死掉。”

    于斯年背對著沐辰,又擺回他的臭臉,守在沐辰身邊,眼神在四周來回尋找,同時說出他的不滿。

    “那日在秋城你與我比試,你也沒退。”

    “若不是有人借承影古劍給你,你非死即傷。”

    黑暗中只閃爍著兩道光亮,冒充齊幻羽的人死后,連四周鬼哭聲都消失,情人淚也不見了蹤影,怕是被于斯年重傷后不敢再輕易現身。

    沐辰聽到于斯年的話卻連連搖頭,終于放開心弦,努力勾起笑面。

    “哈,于公子,此言差矣啊!”

    “就算沒人借出仙器,我也不會受到太多傷害,我不是不知輕重的人。”

    “此話怎講?”

    于斯年毫無感情地問道。

    沐辰撕開衣袖,只見先前給于斯年擋劍的左肩處有一條半尺余長的猙獰劍痕,一直從肩膀延伸直小臂中段,雖然已經用靈氣止血,依舊血淋淋一片。

    血腥味散開,于斯年斜眼看到這道疤痕,更皺起眉頭。

    沐辰咬緊牙關給自己左臂澆了清酒,服下丹藥,又用清水沖洗干凈,將深入骨髓的傷口包扎,想了許久才回道:

    “于公子,我不避開的原因你肯定不愛聽的,不過既然你問我了,我也覺得不該隱瞞。”

    “你我同為以劍入道的七十二宗修士,你懂我的劍法,我也懂你的劍法。”

    “我知道你的劍招凌厲,有乘龍破虛之、勢如破竹之霸氣,但你卻忽略了一點,就是那日你大喊著讓我閃開時,你持劍的心亂了。”

    “道心若不堅定,手中的劍連龐然大物都無法砍不中,道心若被擾亂,手中的劍連棉紙都無法斬斷。”

    “這是父親教我的,我一直牢記于心,莫敢遺忘。”

    說話間,沐辰的情緒慢慢低沉,他也知道自己說得多了,試著移開話題。

    “于公子,那情人淚好像不會再出現了,我們繼續等下去也不是辦法,你觀察力和記憶力超群,還記得剛才魔宗惡徒重啟陣法的位置嗎?”

    “我感覺時間好像過去許久,他們差不多該重置陣法了吧?”

    于斯年閉眼回憶片刻,在他腦中很快浮現出方才混亂中日光與靈光混雜交錯的畫面。

    忽有暗器飛來,帶著冰冷殺意,沐辰單手掐訣御清風之劍,有風墻聚之,在兩人身前擋住暗器。

    銀針嘩啦啦落地,暗器飛來的方向突然閃過一道微不可見的綠意,張衛敏一直躲在暗中,情人淚剛忍不住出手,他就潛過去了。

    “你師兄的確能沉住氣,隱匿氣息時也能做到幾乎完美。”

    于斯年聽到有落地聲響起,睜開雙眼,便看見張衛敏極速閃過的動作,由衷稱贊。

    沐辰點點頭,難得與他意見一致。

    “幸好剛剛情人淚偷襲的是衛敏師兄,若讓我潛伏在暗處,伺機待發,怕是很快就要露出馬腳,被人發現。”

    “不過這可能也和衛敏師兄從小的經歷有關吧,聽說他幼時就常常瞞著師父下山,最高境界是大白天的時候從師父眼皮子底下溜走,這才練就這一身本事。”

    “他也常常因為下山偷酒喝的事情被師父責罰,去后山抄書,一抄就是幾個月甚至大半年。”

    “同時衛敏師兄還要照顧一群嘰嘰喳喳的師弟們,所以他的耐心也是極好的。”

    “先不說這個,你想起重啟陣法時那些惡徒所在位置了嗎?”

    黑暗中的綠光晃晃悠悠,沐辰感覺自己歇了一會兒,靈力恢復一些,身上的汗也被清風劍帶來的徐徐清風吹去。

    他從竹劍上爬起來,轉頭便看見于斯年將靈光聚在指尖,在黑暗的半空中畫了一幅簡易地圖,說明了那幾名魔宗之人所在方位和距離。

    再瞅于斯年也冒出細汗的臉上,難得恢復了驕傲,他對自己的記憶力和觀察力向來很有信心。

    沐辰單手掐住下巴,看著他快速畫出歪歪扭扭的線條,卻皺緊眉頭。

    “于公子,我覺得你這幅畫畫得很草率啊。”

    “你難道在畫蜈蚣么?”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股票配资 接盘 新手理财最好选哪种 七乐彩中奖规则 福彩3d组六稳赚技巧 旺彩双色球恢复原版 上证指数年k线图 江西快三开奖直播 时时彩计划专业加强版 加拿大快乐8三位 上海快三计划论坛 东吴证券股票推荐 股票论坛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直播视频 股票推荐公众号可靠吗 内蒙古快3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