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琴深似淺 > 第659章 當然寶貝
    米宇峰為白雪蜜準備的臥房內,公主床上,躺著谷玉。

    章蕪強迫她這么做的,不準她下床,說需要安胎。

    本來她沒這么緊張,被章蕪說得也很害怕,生怕孩子沒了,不敢不聽。

    當凌晨在貴州高速上,救護車把她送到醫院之前,她自己嚇得要死,因為肚子很疼,可是一檢查,醫生說她只是急性胃炎,孩子沒問題,她放心了。

    醫生不敢給她開藥,只是給她食療。

    下午,白梨山派人用專用飛機先將她送回上海,米宇峰和白雪蜜親自去機場接,米夢樓也去了。

    谷玉著急見穆融恒,所以回的是農場。

    章雯姐妹接到電話,自己跑來農場見谷玉,要她躺在床上好好休息,親自給她熬養胃營養粥,忙乎了好一陣子,然后準備等穆融恒醒來,給他一個驚喜,結果他自己先猜出來了。

    “谷玉。”谷玉聽見穆融恒的聲音,臉上立即浮現笑容。

    接著門被輕輕推開,穆融恒探進頭來,看見谷玉并沒有睡,激動地走過來,張開雙臂正想擁抱她,忽然想起她肚子里有小孩,改為摸摸她的被子,然后仔細打量她。

    見她面色不好,眼圈也發黑,心里頭疼得慌,看看時間,正是吃晚飯的時候,說道:“你別起來,我去給你弄吃的。”

    “只能吃粥。”谷玉提醒。

    “知道了。”穆融恒大步走了出去。

    章蕪在院子里看著穆融恒忙進忙出,小聲對章雯說道:“我們兒子還是很寶貝谷玉的。”

    “那豈不是壞了你的規矩?”章雯故意逗她。

    “要定規矩也得孫子出來之后,這種時候,當然得寶貝。”章蕪解釋。

    “就怕那個時候,你帶孫子都來不及,哪還有時間來管他們小夫妻倆的事?”

    “你別再用孫子來饞我了,我牙縫都癢了。”

    她倆正說著,爺爺在廚房門口喊:“親家,吃飯了。”

    章蕪一臉懵:“白雪蜜的爺爺干嘛喊我們做親家?”

    “他喜歡米宇峰,把他當準孫女婿。我們沾了谷玉的光,屬于七大姑八大姨那種親家。”

    章蕪哦了一聲,熱情地回答爺爺:“親家,我們來了。”

    正說著,卻見門口有爭吵的聲音,接著一個五十多歲的微胖的老頭蠻橫地走了進來,他身后跟著的隨從將門衛推到一旁。

    “你不講道理!”門衛生氣地說著,接著大喊,“米少——米少——有人強行闖門。”

    米宇峰聞聲從廚房出來,看見是梁叔,似乎早有準備,沒當多大回事,說道:“歡迎貴客。”

    “白小姐在哪里?我們找她。”梁叔開門見山,就像是來抓人似的。

    “我怎么知道她去哪兒了,她不是任何人的私有物品,沒人能干涉她的自由。”米宇峰一語雙關地回答。

    “那我就在這里等。”

    “也行。不過,我這晚飯沒準備你們的,只能讓你們干看著了。”

    “你吃你的。”梁叔說完徑直進了堂屋坐下,他的隨從威嚴地站在他后面,一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樣子。

    章雯和章蕪很好奇,走到米宇峰面前問:“這些人好有派頭。誰呀?”

    “管他誰,我們吃我們的飯去。”米宇峰一手鉤住一位媽媽的胳膊,“走,嘗嘗你們老親家的手藝。他是一條龍服務,從種菜到炒菜,絕對是綠色食品。”

    “好啊,聽著就有胃口。”章雯笑道。

    “白小姐去哪兒了?”章蕪仍舊好奇。

    “給她爸開慶功宴去了,開心著呢。我們搞我們的歡聚會,阿貓阿狗就讓他們一旁流口水吧。”他說著不屑地看了堂屋一眼。

    --------------------------

    谷玉的床邊,穆融恒很有耐心地喂著谷玉,堅決不讓她親自動手。

    等她吃飽了,他把剩下的自己喝個精光。

    章雯過來叫他趕緊去吃一點,免得飯菜涼了,他說我不餓,其實是一刻也不想離開谷玉。

    “說說你的冒險故事。”穆融恒饒有興趣地說。

    谷玉便把整個經過跟他說了,尤其講了她是如何在車禍中保護肚子的。

    當時她看見車外都是貨車,就預感很有可能會撞車。

    “司機脾氣那么燥,撞車的可能性更高,所以我做好了準備,一手抓住車頂的扶手,一手撐著前椅背,靠手與腳的力量半懸空坐著,以避免車子猛烈震動時沖擊自己的腹部。”

    穆融恒豎起大拇指:“寶寶媽媽聰明!”

    谷玉驕傲地說:“后來果然撞車了,但是我還算好,沒傷著肚子。”

    “我們的幸運有你大大的功勞。”穆融恒激動地握住谷玉的手。

    “宋隊的功勞也很大,沒有他想這辦法攔住都凱,越到后面越麻煩,我們得好好謝謝他。”谷玉不知道現在刑警隊大隊長換成了白梨山,以為還是原來那個宋垐。

    “現在是白隊。就是白雪蜜的爸爸。”

    “他還活著?”谷玉十分驚喜,“太好了,那白雪蜜該多高興啊。”

    穆融恒聽著谷玉清脆而輕快的聲音,心情徹底放松,這說明她絲毫沒有綁架后遺癥。

    晚飯之后,穆融恒把谷玉和兩位媽媽帶了回去。

    谷玉走的時候,見堂屋坐著梁叔,神色不是很友好的樣子,對米宇峰說道:“弟,做任何事,一定要尊重白雪蜜的想法,不要強求她。”

    “我才沒強求呢,是她自己不想做嬴氏掌門人了。”米宇峰辯解。

    “注意說話的方式,別好事變成壞事。”

    “姐,你先養好我兩個外甥就行了,我等著做舅舅呢。別的事情,你不用去操心,我已經很成熟了。”

    “好,成熟的男子漢,一定要給你兩外甥做好榜樣啊。”

    “我肯定是做不了好榜樣,好榜樣由他們的爸爸去做,我只負責關鍵時刻保護他們。”米宇峰亮出自己的三角肌。

    “好,我相信你。”

    米宇峰把谷玉送上副駕駛座,親自給她系上安全帶,提醒道:“你以后千萬別坐這個位置,這里是最危險的。”

    “對啊,谷玉,要不,你坐后面吧,司機后面的位置最安全。”章雯立即想相讓。

    “沒關系,媽,是我開車,我會開慢點。”穆融恒覺得他們有些擔心過度。

    “那諸位,再見。”米宇峰明顯能感覺穆家人都很關愛谷玉,心里頭為她高興。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