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去小說網 > 空姐的神醫保鏢 > 第721章 一個比一個兇殘!
    如果只是抓一下肖敏的手臂,凌辰雖然不高興,但勉強還能忍,畢竟肖敏沒有真的受傷。

    可是,抓了肖敏還要剝她的衣服,凌辰就無法忍受了。

    但他對肖敏也有些不滿,辰哥來了,你不找辰哥給你撐腰,跑去跟步子默嗶嗶個什么?

    步子默這家伙瞻前顧后的,你找的要是辰哥,抓你的王八蛋雙手已經斷了!

    步子默也不是瞻前顧后,只是肖敏又不是他的女朋友,他看問題的角度,心里的容忍度,都跟凌辰不一樣。

    但聽肖敏說侯川要她衣服,步子默的容忍上限也被突破了。

    “真有這樣的事?”步子默沉聲問道。

    “難道我還會說謊?”

    肖敏有些不樂意了,“我還未成年,從沒有人脫過我的衣服,我會拿自己的清白來誣蔑他?”

    聽到這話,凌辰心說,小姑娘你這就是在說謊……當然,也不算說謊,在辰哥床上的時候,衣服是她自己脫的,辰哥沒脫過……

    “詩詩姐和姿姐都可以給我作證!”

    肖敏瞪著侯川,質問道:“你自己說,要是步大哥他們沒來,你是不是就脫我衣服了?”

    侯川不語,肖敏說的是事實。

    要是步子默他們晚來個一兩分鐘,他們看到的,就是沒穿衣服的肖敏,至于內衣穿沒穿,還要看尹宏民的命令。

    步子默不再問了,侯川的沉默,足以說明一切。

    “你可以反抗,也可以逃走。”步子默說著,探手抓向侯川。

    面對步子默,侯川哪有反抗的勇氣,不過,見步子默抓來,他還是本能的往旁邊閃躲了一下。

    可惜,侯川身手雖然不錯,但他終究不是武者,而他面對的,卻是實力已達丹勁境的步子默。

    侯川閃躲那一下,沒有任何作用,他的左手手臂,已被步子默抓住。

    侯川駭然,他雖然退役多年,但功夫并沒有落下,卻無法避開步子默隨手一抓……步家的步二少,絕對是高手,高手中的高手!

    “會有點痛,但這是你必須付出的代價。”

    步子默語氣冷靜,說完手腕用力,跟著就響起令人毛骨悚然的骨頭斷裂聲。

    侯川也硬氣,折骨的巨大痛苦,雖然讓他額頭見汗,但他硬是忍住沒哼出聲。

    葉姿祈詩詩她們眼中都露出懼意,雖說侯川手臂被折斷,她們一點都不同情,但步子默輕而易舉就折斷侯川的臂骨,太兇殘了!

    侯川也可怕,手臂骨被折斷,那得有多疼,可他居然連叫都沒叫一聲。

    不過,侯川裝硬漢,絕對是個錯誤的選擇。

    要是他慘嚎幾聲,肖敏心一軟,也許就放過他了,但侯川哼都不哼一聲,肯定不算很痛!

    “步大哥,你折斷他的這只手干嘛?”肖敏不解地問道。

    步子默一愣,不是你讓打斷的嗎?

    “這王八蛋抓我用的是這只手!”肖敏指著侯川的右手,“要扒我衣服的,也是這只手!”

    步子默呆住,真要斷了侯川的兩只手?

    他要扒你衣服,不還沒扒嗎?

    就在你手上抓出點痕跡,人家就付出了斷掉一只手的代價,這懲罰差不多了吧?

    步子默正猶豫著,有人突然推了他一把,將他推到一邊:“讓開!”

    敢推開步子默并喝斥他的,除了聶鑰還會有誰?

    聶鑰來到額頭直冒汗的侯川面前,笑瞇瞇的,還朝侯川拋了個媚眼,溫柔地道:“你很喜歡扒女人衣服嗎?”

    侯川渾身發抖,不是疼的,是給嚇的!

    和顏悅色的聶鑰,溫柔得像只小貓咪,但侯川知道,這是真正的笑面虎,聶鑰身上的暴龍氣息還在!

    別看聶大小姐笑容似蜜,侯川知道,這位姑奶奶出面,他的右手是保不住了。

    侯川的主要戰力在右手,左手被廢,他還能混口飯吃,但要是右手也被廢掉,基本上宣告他整個人都廢了。

    聶鑰的眼中,閃動著讓侯川心驚膽顫的媚意,聶大小姐解開了一顆上飛扣子,道:“喜歡扒女人衣服,那你扒我的!我的身材比肖敏的更好!”

    肖敏憋屈,戲弄侯川你就好好戲弄,扯上我干嘛?

    本姑娘的身材……不就是胸小點嗎?

    可本姑娘才剛過十六歲,再過兩年,不見得就比你小!

    再說了,小又怎么樣,還不是可以讓凌辰哥獸血沸騰……

    “怕什么,來啊,扒我衣服啊!”聶鑰抓住侯川的右手,拉向自己胸口。

    侯川滿臉驚恐,拼命往回抽手。

    真要是碰到了聶大小姐的胸部,那就不光是斷掉雙手那么簡單了,能不能活下去都要打個問號!

    “怎么,一個大男人,連扒女人衣服的膽量都沒有嗎?那你這手留著還有何用!”

    聶鑰的手腕彎曲,動作幾乎跟之前步子默的一樣,給侯川帶來的后果,也沒有差別。

    咔擦!

    令人心悸的骨骼斷裂聲響起。

    “嗷嗚!”

    這一回,侯川沒法再扮演硬漢了,之前忍著左手臂骨折斷的痛苦不吭聲,已經耗光了他的意志。

    祈詩詩葉姿黃英三人,眼中的恐懼更深,這些大家族出來的子弟,一個比一個兇殘!

    聶鑰摸出濕巾,擦了擦手,含笑看著肖敏,問道:“小妹妹,可以了嗎?”

    肖敏心里又不樂意了,妹妹就妹妹唄,干嘛要加個小字?先前自夸身材比我好,現在又刻意加個小字,什么意思?

    然而,她臉上一點都沒表現出來,純真無邪地道:“多謝聶姐姐!不過,兩只手都給人折斷了,會不會下手重了些?”

    聶鑰愕然,剛才步子默折斷左手,你嫌輕了,現在本小姐把那王八蛋的右手也折斷,你又說重了,到底是輕了還是重了?

    小丫頭年紀輕輕,卻不是省油的燈啊!

    “其實,”肖敏一臉憐憫的看著臉孔因痛苦而扭曲的侯川,同情地道:“雖然,抓我的是他,差點扒我衣服的也是他,但他只不過是奉命行事,真正的罪魁禍首,并不是他,打斷他的雙手,這懲罰好像有些重了……”

    雙臂折斷痛苦得說不出話來的侯川,聽了肖敏的話,心里狂罵,麻痹的,你既然知道,早點怎么不說?

    現在老子雙手廢了,你再說有個鳥用?

    “真正的罪魁禍首,是這王八蛋!”肖敏指著癱在地上的尹宏民,眼中的同情和憐憫,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捕鱼达人千炮版360版 中特十二码资料大全 广西11选5彩票在线购买 山西快乐十分软件 湖北快3形态走势图一定牛 期货走势图怎么看 加拿大快乐8分 福彩快乐12开奖查询 股票是什么 北京pk赛车开奖历史 飞鱼游戏中心 福彩22选5选号秘籍 内蒙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腾讯分分彩杀一码公式 下载急速赛车 上海快三形态走势一定有 股票在线开户ra品牌富成配资a